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9章 疯狂暴风雨
    由于眼睛被刺瞎,那狼狗奔出院门,落入外面的一个大粪坑中。在粪坑中挣扎了几下后,再也不动了。

    村民们看到狗仗人势的狼狗死了,抑制不住喜悦,掌声雷动,扬眉吐气,大快人心。

    禽兽牛大壮看到赵铁柱如此利落地把凶残的狼狗给收拾了,脸色大变,连忙要夺路而逃,但赵铁柱哪里肯放过他。

    奶奶的,要是自己来晚一步,嫂子就会被他活活糟蹋。此时不狠爆,没有天理。

    赵铁柱爆发了,比昨天在嫂子家院子里的过肩摔还要威猛。

    赵铁柱跨前一步,一把抓住禽兽牛大壮的皮带,将他提起来。二三百斤重的大肥猪,对于不断修炼神农玄功的赵铁柱来说,是一件手到擒来的事情。

    赵铁柱一声怒吼,身体涌动着一股无穷能量,然后整个地把这头大肥猪从大院内扔了出去。

    “啊——”杀猪般的嚎叫传来,接着又是“咔咔咔”的喘气声。

    有村民惊呼:“有人掉粪坑里了!”

    接下来,有许多人来看热闹,村民都很欢喜。这个粪坑又大又深,里面奇臭无比,而且还有癞蛤蟆、水蛇在里面游来游去。

    “啊!蛇!啊!癞蛤蟆!妈呀!救命啊!”牛大壮不论怎么呼救,村民佯装没听见,都暗地里拍掌称快。

    狗牛大壮吃喝屎尿粪,看你还嚣张霸道,为所欲为。这一次牛大壮诱导在村东南六里沟拥有土地的村民签字,其实是霸占这些土地,霸占之后,就打算高价租给外地商人经营,他就赚取差价。

    这个牛大壮,没有给村民一分钱的租地款不说,他还借着沈水仙替村民讨公道,使用卑鄙手段霸占最美村妇沈水仙,可谓色心病狂。

    赵铁柱进入牛大壮的大卧房,看到嫂子沈水仙躺在床上,心里对牛大壮的禽兽行为依旧愤懑不已。当时觉得抛出去还算轻了,此时真恨不得杀了他,为民除害。

    赵铁柱好不容易把仇恨的情绪平静下来,看着嫂子此时已经昏迷了过去,开始担心起来。

    赵铁柱连忙摇晃着沈水仙的身体,喊着:“嫂子,醒醒!醒醒啊!没事了!跟我回家吧!”

    赵铁柱一连喊了三声,终于嫂子的眼睛缓缓睁开。但奇怪的是,她看赵铁柱的眼神有着火辣辣的光芒,满眼饱含无限春光。嫂子仿佛不认识赵铁柱,只用一种歇斯底里和有些浑浊的声音说:“给我,快给我!”

    “嫂子,你要什么?”赵铁柱却没有意识到嫂子的异常变化。

    嫂子不说话,直接扑了过来。双手扣住赵铁柱的脖子,将她的上半身紧紧地贴在了赵铁柱的身上,赵铁柱如触电一般舒爽。

    “快给我!”嫂子吐气如兰,把赵铁柱的耳朵撩得痒痒的。立时,赵铁柱浑身的血液加速流动,耳朵仿佛听到了血液奔腾呼啸的声音。燥热无比,身体不受控制。

    “我能么?”赵铁柱纠结了,嫂子怎么这样啊?难道是禽兽牛大壮……

    赵铁柱猛然回头一瞥,发现床头柜上有一个药瓶。细看,竟然是苍蝇水。

    王八蛋牛大壮,竟然给我嫂子用这种东西。苍蝇水,只需要一两滴就可以激发人的**。可这个牛大壮,为了彻底占有嫂子,竟然把这一整瓶给嫂子服了,而且还是用一个饮料瓶递给嫂子的呢!

    “嫂子,我给你解毒!”赵铁柱极力克制自己的原始**,他必须迅速给嫂子解毒。

    但情况并不按照赵铁柱的意愿发展,此时苍蝇水的药效已经发挥到极致。不等赵铁柱配制药方来解毒,沈水仙就主动吻起了赵铁柱。

    赵铁柱突然感觉到嫂子湿滑像果冻一般的香唇与自己亲密接触,是那般的美好。

    平时嫂子在自己眼中,是秀外慧中,或者是一种良家淑女形象。但这会儿成了火辣辣的迷人**,淑女变**,这样的巨大反差让赵铁柱不能自已。

    赵铁柱面对欲火攻心难以自拔的嫂子,感到身体蠢蠢欲动,甚至能感知到某物在迅速膨胀,就连里面毛细血管充血时血液奔腾的声音也似乎能够听到。

    赵铁柱情不自禁地吻起了嫂子,而嫂子也火热地迎合着。

    和嫂子疯狂拥吻之后,赵铁柱的理智已经被**所压制,两个人都被**笼罩。

    这个时候,突然屋外狂风大作,很快天昏地暗,暴雨倾盆而下,这鬼天气突然像人一样疯狂起来。

    几乎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因为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而禽兽牛大壮却仍然呆在粪坑中,饱受水蛇和癞蛤蟆的袭击,没有人来救他。只因他丧尽天良,村民都恨他。

    秦月娥这个时候跑来了,手里拿着一把雨伞。她担心沈水仙,独自一人悄悄进了大院,准备喊一声,却突然从一间卧房窗户上看到了让她脸红心跳的事情。

    天哪!赵铁柱和他嫂子滚在一起……

    沈水仙因为苍蝇水的药效主动与赵铁柱纠缠,撩拨的赵铁柱有些不能自已。

    嫂子勾魂的声音简直让赵铁柱抓狂。

    我要?我不要?

    这两种声音一起问着赵铁柱,赵铁柱挣扎在**的漩涡中。

    “不能,绝对不能。”经过一番痛苦挣扎,赵铁柱用理智强力压制自己的**,果断地对自己说。

    怎么办?这种苍蝇水药效强劲,如果不安慰嫂子,嫂子也会欲火焚身而亡。只能用《神农百草经》里的中医按摩术。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用双手进行中医极品按摩。

    一阵接一阵的按摩,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源源不断渗入嫂子的身体里,嫂子舒服得闷哼起来。

    外面风雨交加,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仿佛整个天地都跟沈水仙和赵铁柱一样疯狂。

    大卧房窗外的秦月娥看着看着,不知怎的,没有被男人碰过的她春情难拘,手中的雨伞掉了也忘了。雨水把她全身浇湿,也全然不顾。

    秦月娥随着赵铁柱一阵接一阵的内力按摩,开始幻想着被赵铁柱征服,也跟着闷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