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0章 天塌了我帮你顶
    这怪不得秦月娥,她其实身边也没有男人,跟沈水仙一样守活寡。这种痛苦的滋味只有她自己清楚,因为这一点,所以和死了男人的沈水仙同病相怜,走在一起,成为忘年之交。

    《神农百草经》里的极品按摩术,随着修炼神农玄功越来越精湛,变得大有奇效。特别是赵铁柱轻重缓急拿捏的很到位,采用中医按摩穴位促进嫂子体内阴阳平衡,水火相济,让嫂子感到无比舒爽。

    嫂子由闷哼声开始浅吟低唱,秦月娥看到这里,不知怎的,自己也幻想着被赵铁柱按摩,也开始浅吟低唱起来。

    赵铁柱给嫂子按完摩,奇怪的是,风停了,雨住了,仿佛老天也跟赵铁柱和沈水仙一样合拍,停止了刚才的狂躁和疯狂。

    秦月娥看完戏,雨伞忘了拿,匆忙跑回家,闭着房门,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而这个时候,嫂子的苍蝇水药效渐渐退去了。当她眼皮子翕动了两下,却没有睁开。原来她感觉到上半身有些酸胀,稍稍摸一摸就疼。

    怎么会这样?我这是怎么啦?沈水仙努力地睁开了眼睛,仔细看到自己大片的雪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再看看旁边的赵铁柱。

    “铁柱,我不想活了,撞墙死了算了!”沈水仙突然情绪失控,直接朝着床边的石墙撞去。

    赵铁柱眼疾手快,一把从后面紧紧抱住嫂子。不经意间,双手正好扣在了嫂子两团白花花的柔软上,一阵电麻感觉传遍赵铁柱全身。

    嫂子情绪激动,拼命挣扎,但哪有赵铁柱的力气大,自然挣扎无效。嫂子一急之下,就对着赵铁柱的臂膀狠狠地咬。

    赵铁柱没有运功抵御,在嫂子这里,他是不设防的。

    赵铁柱只感觉到自己的臂膀像刀子狠狠地剜了一下,揪心的疼啊!嫂子从来都没有这么下重手对自己的,赵铁柱没有丝毫防备,也不设防。但是他没有哼一声,反而让嫂子痛快地咬。

    能够被嫂子咬也是一种快乐!如果换做别的女人,可能赵铁柱不会这么想。

    嫂子咬得很累,咬得赵铁柱血迹斑斑,那深深的牙印就像烙铁一般烙在赵铁柱的心里。

    嫂子下口真狠,不过赵铁柱愿意承受!

    赵铁柱坦诚地说:“嫂子,你尽情地咬吧!”

    沈水仙这才停止了撕咬,好半天缓缓从疯狂中冷静下来,突然她发现了床头柜上那个药瓶。一看,天哪,这不是那个牛大壮做的卑鄙事吗?

    沈水仙记起来了,自己今天来评理的,牛大壮说别消气,喝一瓶饮料就给解决。不想自己也的确口渴,就喝了,然后遇到牛大壮非礼。叫了几声后就昏迷,什么都不知道了。

    沈水仙再细看自己穿着的小内裤,没有动过,只是感觉到上半身酸胀得厉害,原来是赵铁柱给自己按摩解毒。即使如此,一想到雪白肌肤上有十个淡青色的手指印,沈水仙秀脸臊得通红。

    “你带我回家吧!我很累!”沈水仙的确很累,被赵铁柱疯狂按摩,感觉到整个娇躯软得像面团,一点力气都没有。何况这里是牛大壮家,风停了,雨住了,太阳也出来了。要是有人闯进来,那还不羞死。

    赵铁柱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帮忙嫂子穿好衣服。赵铁柱背起嫂子,出了牛大壮家,发现有一把雨伞,也没多想,捡起来给嫂子,说:“嫂子,拿着!”

    嫂子这个时候伏在赵铁柱的背上,拿起伞,不经意地发现这是秦月娥用过的伞。沈水仙联想到秦月娥肯定来过这里了,不由得脸臊得通红。

    一想到秦月娥看到自己被铁柱疯狂按摩的那一幕,沈水仙羞得就要钻地缝。不过和秦月娥同病相怜,关系非同一般,没什么不好沟通的,沈水仙心里稍稍释然了些。

    赵铁柱背着嫂子往村部外面走,路过大粪坑边缘。由于刚下了一场暴雨,路滑土松,踩下去一块砖头,正好砸在了还在粪坑中的牛大壮,一阵惨叫传来。

    这声音惊动了嫂子,嫂子问赵铁柱:“铁柱,谁在粪坑中乱叫啊?快去救上来吧!”

    “是一条到处咬人的疯狗掉粪坑了!”赵铁柱嬉笑道。

    而粪坑中的牛大壮听到了,气得咬牙切齿,对着赵铁柱背着沈水仙远去的背影发狠话:“混球,老子总有一天让你死得很惨!老子让你滚出仙女村!”

    赵铁柱将嫂子背回了嫂子家,一幕让两人都震惊的事情出现了。

    但见栖身的砖瓦房已经成为废墟,原来刚才狂风暴雨,引起山体滑坡,泥石流将整个砖瓦房夷为一片平地。

    砖瓦房倒塌,对沈水仙来说,又是一个巨大变故。这接二连三的变故,无疑这一次更是雪上加霜。

    村民们都纷纷地过来了,为沈水仙的遭遇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只有刚刚从粪坑中爬出来的牛大壮幸灾乐祸,狗嘴里吐出两个字“活该!”

    赵铁柱静静地看着这片废墟很久很久,没有说话,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这种痛苦。

    看着嫂子经历过这样的阵痛,赵铁柱心房如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地沉重。

    而嫂子则控制不住她的情绪,天灾**,雪上加霜,犹如天塌下来了一般。

    “老天,造孽啊!是你对我的惩罚吗?我不活了!呜呜呜!”嫂子一时情绪失控,朝着一棵老槐树撞过去。

    在场的村民来不及拦阻,惊得目瞪口呆。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个箭步冲过去,从后面抱住嫂子。手无意中触到了嫂子的两团柔软,两个人如过电一般酥麻。

    嫂子回过神,羞红脸,更是拼命挣扎着要寻短见,但赵铁柱坚决不让,一个劲劝慰嫂子:“嫂子,想开些!”

    可嫂子很绝望,看着废墟失神,喃喃地说:“天塌下来了!一切都完了!彻底完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嫂子,天塌了我帮你顶!”赵铁柱坚定果敢地说:“房子倒了可以重建嘛!我可以出钱给你盖房子!从明天开始,我雇人给你建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