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1章 贴心小农民
    钱对自己来说,不是问题,此时必须帮助嫂子重建家园。

    可是嫂子却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铁柱,嫂子不想给你添麻烦。嫂子家的玉米地虽然没有收成,但还有开荒的七亩瓜地。过十来天瓜一熟就卖出去,如果顺利的话,就用卖出的钱再建一间砖瓦房。”

    赵铁柱知道嫂子是一个自强的人,如果自己直接给钱嫂子重建家园,她肯定不会接受。

    看来,我得帮助嫂子看瓜地,把瓜卖出去,赵铁柱在心里想。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安慰嫂子说:“嫂子,不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我会一直支持你,陪着你共度难关!”

    “铁柱,谢谢你陪着嫂子。嫂子好累,让嫂子在你的肩膀靠一靠!”嫂子听到赵铁柱的话,从绝望中走出来,重新恢复继续生活的信心。她靠在赵铁柱宽厚的肩膀上,流出了幸福的眼泪。

    而赵铁柱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般抚摸着嫂子的秀发,不停地安慰着嫂子说:“嫂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铁柱,谢谢你帮嫂子打气!”嫂子感激地说着话,同时趁着赵铁柱不注意,踮起脚尖,对着赵铁柱“啵”地一声打赏了一个香吻。

    嫂子这一次不是亲脸,而是对着赵铁柱的嘴唇香了一口,这就像接吻的感觉那般爽!

    嫂子的吻就像灌了蜜一般,暖暖的,滑滑的,很香,很甜。

    赵铁柱感受着嫂子意外的赏吻,浮想联翩。所有的困难都不算什么,只要拥有嫂子一个甜蜜的香吻就足矣!

    嫂子香了赵铁柱之后,就羞涩地闪到一边。

    秦月娥来了,她同情沈水仙的悲惨遭遇,更为赵铁柱和沈水仙同患难共风雨,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感动。这会儿她把水仙嫂拉去她家歇息去了,就剩下了赵铁柱一人了。

    乡亲们陆续离开,赵铁柱去嫂子家在村外的七亩瓜地。

    这瓜地种的全是西瓜,长势还不错。

    赵铁柱在这里搭了一个简易木棚,一人在这里过夜。

    四壁透风,晚上阵阵寒意把自己弄醒,跟睡在露天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时候,赵铁柱的手机响了。一接听,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董亦欣打来的。

    “铁柱,什么时候回来呀?”

    “十来天吧!”赵铁柱说。

    “铁柱,快回来吧!我在咱们的空中花园别墅的游泳池里,等着你回来给我泡中药澡按摩呢!”董亦欣的话让赵铁柱联想到自己在梦天酒店顶层的“家”,和董亦欣在一起的日子。

    “铁柱,想我吗?”董亦欣用很柔和的声音说着话。赵铁柱可以想象到,董亦欣需要自己。

    “想!”赵铁柱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却浮现出沈水仙的样子。赵铁柱知道,董亦欣和沈水仙,同样是少妇,甚至董亦欣比沈水仙更有品味。可是不知怎的,赵铁柱还是喜欢沈水仙。

    “啵”董亦欣电话赏吻,然后挂了电话,赵铁柱却幻想是沈水仙赏吻。

    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水仙嫂,这种喜欢变得越来越强烈。自己可以忽视董亦欣,满脑子都是沈水仙的影子。

    为了沈水仙,我愿意在荒郊野外过夜。可以放弃城市的奢华生活,可以为一个喜欢的人受苦,赵铁柱在心里说。

    这个不眠之夜,赵铁柱睡不着,想起升级练功。坚持不懈修炼脑海中的《神农百草经》,医武双修不懈怠。

    天刚亮的时候,沈水仙嫂子过来了,给赵铁柱带来了七个馒头,这让修炼一整晚消耗极大体力的赵铁柱很是宽慰。

    赵铁柱吃着馒头,就留了两个让嫂子吃,但嫂子坚持说吃过了。她非要赵铁柱吃完,说吃完了才有力气干活哩!

    赵铁柱吃完馒头之后,就感觉到一阵阵热流从丹田处涌起。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噼里啪啦直响,浑身充满力量。

    这是一片西瓜地,需要修剪西瓜藤、施肥、挖水沟。赵铁柱全部揽下了粗活重活,而把轻活细活给嫂子。

    赵铁柱吃了馒头,加之一整晚练功升级,气力饱满,越干越起劲,活干得又好又快,让沈水仙暗暗称奇:铁柱今天咋啦?怎么干起活来像小老虎似的。

    不经意地瞄到赵铁柱裆下,沈水仙脸红心跳,连忙去另一边剪西瓜藤。边剪边七想八想起来:我这是怎么啦?为什么看到铁柱卖力干活,心就怦怦直跳。和赵铁柱不在一起的日子,每天晚上都梦到赵铁柱。

    瓜地里,赵铁柱干活很快,不一会儿把粗活重活都干完了,可依然有使不完的劲儿。

    而再看看嫂子,半蹲在地上修剪西瓜藤,看到嫂子怔在那里不动,以为是累着了,其实哪里知道是嫂子浮想联翩呢!赵铁柱过来抢着帮忙,哪知嫂子回过神后,脸微微一红,怎么也不肯赵铁柱来帮忙。

    “铁柱,这种细致活儿让嫂子干!快歇一边去!木棚里有嫂子给你带的米汤,别渴着!啊!”嫂子关切的声音让赵铁柱一阵暖流涌上心头。

    “嫂子,我干完了,我不歇,要歇嫂子歇会!”赵铁柱的话让嫂子大吃一惊,连忙不可思议地说:“你那么多粗活重活,怎么干得这么快啊?”

    “我想让嫂子少干点!不想让嫂子累着!”赵铁柱看着娇俏如花的嫂子,她额上渗满了细密的汗珠,有些心疼地说。

    “铁柱,以后等你娶了媳妇,就要好好疼媳妇,可别这样对嫂子!”沈水仙抬起头,用手捋了捋垂下来的秀发,这种不经意间捋秀发的动作让赵铁柱惊艳了。

    还有更让赵铁柱惊艳的是,嫂子由于是半蹲着干活,那上衣往上扯,自然腰部的一截露出来。那白皙的皮肤很让赵铁柱遐想一番,还有那挺翘浑圆的臀部,更让赵铁柱有些躁动不安。

    还有一点更致命,赵铁柱忽然间发现嫂子今天没有穿红肚兜,想必是昨天淋雨没有换洗的缘故。

    嫂子干活时,那衣领口都张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