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0章 嘴巴花花啦!
    a ,最快更新农民小神医最新章节!

    赵铁柱尝到了白松露的美味,不由得夸赞起来:“绿蒂,这白松露的确味道好得很,比在松林外还要好。看来咱们生产松露红酒和松露药酒,品质会得到大幅提升。”

    绿蒂听了,点头肯定:“铁柱,是的,咱们还是集中力量,采集高品质白松露吧!”

    赵铁柱觉得时间紧迫,必须发动兄弟们参入进来,于是说:“绿蒂,我打个电话,让老刘等兄弟们来到这里。”

    随后,赵铁柱拨打电话,很快电话接通了,赵铁柱说出了大致方位,但刘勇平却还是很迷糊,难以搞清楚密林位置。赵铁柱想到了微信定位,于是对着刘勇平说:“老刘,我给你发个微信定位,你可以根据导航来到这里。”

    “好的,谢谢老大。”刘勇平高兴地致谢。

    随后,刘勇平带着兄弟们往密林深处进发,戴丽娜却独自留下来了。原来刘勇平等兄弟挖了不少白松露,需要戴丽娜收集。

    因为有微信定位导航,刘勇平等兄弟们很快找到了密林深处,来到了赵铁柱这里。

    当刘勇平发现赵铁柱这里能挖出上好的白松露时,不由得又惊又喜,兄弟们个个竖起拇指夸赞老大能干,是寻找白松露的高手。

    被兄弟们夸赞着,赵铁柱并没有飘飘然,而是想起时间紧迫,必须抓紧时间采集白松露。

    赵铁柱振臂一呼,对着兄弟们发起动员令:“兄弟们,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将这里的白松露全部采集,咱们打一场大胜仗。”

    赵铁柱极有号召力,兄弟们一呼百应,摩拳擦掌。

    立时,一场热火朝天的采集白松露的战斗打响了。

    赵铁柱亲自带头挖白松露,绿蒂捡白松露,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赵铁柱挖松露,绿蒂捡松露。两个人面对面,绿蒂弯腰捡松露时,赵铁柱挖松露的空隙歇会儿,不经意地看到绿蒂衣领口微微张开,那雪白的两团赫然映入眼帘。好大好白好圆,赵铁柱看得眼睛差点瞎了。

    赵铁柱就像中了邪似的,挖白松露心不在焉,挖铲差点伤着脚了。倒是绿蒂的声音传来:“铁柱,你咋啦?怎么越挖越没力气了,是不是累了?”

    赵铁柱被绿蒂这么问,脸一红,回过神来说:“绿蒂,没累,我就是有点饿。”

    “不是吃了松露么?吃了松露特别有精神呢!”绿蒂瞪了赵铁柱一眼,意外发现赵铁柱一双不安分的眼神看着自己傲人的前面看,立时知道自己走光了。

    “你个坏胚子,尽瞎看,再看我就不理你了!”绿蒂娇嗔着。

    赵铁柱也有点尴尬,这个绿蒂,前面就是大,自己对她的身体特别感兴趣。

    像绿蒂这样的绝色法国美女,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拥有无可阻挡的吸引力。赵铁柱也不例外,很轻易地被绿蒂诱人的身子所吸引。

    “绿蒂,还不是你长得太诱人了,我这挖松露的力气都用在看你上了。”赵铁柱这会儿索性在绿蒂面前展现坦诚的一面。

    绿蒂发现赵铁柱喜欢看自己,还夸自己诱人,立时转变了态度,有些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得意地问:“铁柱,你身边那么多女人,是不是对所有美女都这么夸啊?”

    赵铁柱灵机一动,说:“我哪有啊?美女毕竟是少数。”

    绿蒂却问了一个刁钻的问题:“铁柱,我和丽娜,哪个美?”

    赵铁柱却毫不犹豫地回答:“你和丽娜,各有各的特色,两个都美。”

    “就知道你这么回答,不行,你必须做出选择,只选一个。”绿蒂不依不饶,要赵铁柱说出真话。

    赵铁柱扫了绿蒂诱人的身子,说开了:“如果真的让我选一个,那我选你。”

    绿蒂听了,高兴的两眼弯成了新月,说:“铁柱,你真的喜欢我吗?比丽娜还喜欢我?”

    赵铁柱点点头说:“你是丽娜的闺蜜,是特殊人才,神农药酒厂没你不行,我当然更重视你啊!”

    “嘴巴花花啦!”绿蒂高兴的心里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这会儿,赵铁柱挖白松露,绿蒂弯腰捡白松露,一条大蜈蚣从地里爬出来,顺着白松露爬到了绿蒂的手臂上。

    绿蒂看到大蜈蚣,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喊赵铁柱帮忙。

    赵铁柱眼睛毒,一眼就认出这是有毒的大蜈蚣,必须捉出来。

    可这会儿,那大蜈蚣看到有人要捉拿它,快速往绿蒂身上爬,顺着衣领口爬到了绿蒂傲人之处。

    绿蒂吓得尖叫起来,赵铁柱二话不说,伸出右手,从绿蒂的衣领口进去了。

    感受到无比的柔软和弹性,赵铁柱差点大呼要命,这个绿蒂,不仅身子诱人,而且手感很好。

    赵铁柱的双手游走在绿蒂傲人的山峦,绿蒂浑身如触电一般酥麻。

    不过绿蒂很明显感到大蜈蚣在爬动,吓得连忙催促:“铁柱,你快点捉蜈蚣呀!”

    赵铁柱这才回过神来,右手在绿蒂柔软上不停地游动,他很快感到了蜈蚣爬到了两座峰峦之间。赵铁柱赶紧上下其手,很快将蜈蚣捉住了。

    意外的事儿出现了,这个蜈蚣也不是吃素的,被赵铁柱捉住,这蜈蚣就猛咬赵铁柱一口。

    赵铁柱只感到手上像被针刺一般疼痛难忍,赵铁柱快速将手从绿蒂的衣领口伸出来。

    绿蒂化险为夷,但她看到赵铁柱的手被蜈蚣咬得流血,很快手背肌肉红肿起来。这红肿不断蔓延,很快整个右手就红肿无比,看起来惨不忍睹。

    “铁柱,中毒了,咋办?”绿蒂这会儿担心起来。

    赵铁柱连忙提醒:“绿蒂,快帮忙,用一个布片将我的手腕勒住,不让毒性蔓延到手臂。”

    “好的。”绿蒂点点头,赶紧从衣兜中掏出一条手绢,然后绑在赵铁柱手腕上,绑紧了。

    被绿蒂绑紧了,赵铁柱的蜈蚣之毒就没有往手臂蔓延。

    赵铁柱感受到这蜈蚣之毒毒性之强,这蜈蚣还是活的,赵铁柱赶紧将这只蜈蚣放在一个喝光水的水壶里。

    他打算将这只蜈蚣泡药酒,一旦回到了神农药酒厂,赵铁柱就会泡蜈蚣药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