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魂归相府嫡女身
    “吴小姐,请您务必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吴桐揉揉太阳穴,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抱歉,暂时没有跳槽的打算。”

    “吴小姐,以您的年纪在中医界的成就,值得你得到更好的待遇,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与你无关。”吴桐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起身欲走。

    “听说叶大少爷要与杨家小姐订婚了,吴小姐这么多年为叶家累死累活,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吴桐身子僵住,又想起了昨日看到的报纸头条。她是叶家养女,叶家用了多年培养出她这一个医学天才。当然,叶家因为她得到的名气也是不同凡响。按道理,她不该再奢望从叶家得到什么,可叶家大少爷,那个口口声声说会娶她的男人,终究不过是奢望罢了。

    回到家,吴桐接了个电话。

    “喂,阿姨。”

    “吴桐,我们叶家对你不薄吧?”

    “……阿姨你有话可以直说。”

    “叶询与杨家的订婚势在必得,阿姨希望你能看在叶家培养你一场的份上,离叶询远一点。”

    “……好。”千言万语,全部化作了一个好字。吴桐把自己陷进沙发,突然觉得很疲惫。这一辈子,她一直都为别人而活。三岁之前,为了得到孤儿院奶奶的喜爱,她乖巧,懂事,不淘气。三岁之后被叶家收养,为了得到叶家的肯定,她拼了命学中医药理。十三岁之后,爱上叶询,为了让叶询开心,她拼了命为叶家挣得名声。如今,为了还叶家恩情,她愿意主动离开。

    好想有来世,她可以好好为自己活一次……

    “死丫头,你在干嘛,还不快来帮忙?”

    “这……五姐……要是被爹爹知道了……”

    “你要是不来帮忙,我就告诉爹爹,是你推了三姐,才让她撞上假山的!”

    “不!不是我,爹爹会打死我的!”

    “那你还不快点来帮忙!”

    这一觉睡得很沉,沉得吴桐都不想醒过来。可旁边两个丫头在那叽叽喳喳吵得她无法安眠,她想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格外沉重。身子被人推着走,最后碰到了冰冷的水。

    吴桐一愣,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就被动的沉入了水中。

    听到脚步声跑远,吴桐才开始挣扎着爬上岸,这一看呆住了,这是哪里?她不是在自己家沙发上睡觉吗?突然脑袋一痛,一股陌生的记忆如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炸开,让她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鼻尖是悠悠的檀香,缓缓睁开双眸,看着头顶粉红色的帐顶,吴桐叹了一口气。她也不是与电子设备脱节的人,那些穿越电视小说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但她怎么都想不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是她在沙发上睡了一觉之后。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身体原主名为梧月桐,丞相府三小姐,今年十五岁。生母早逝,她却被继母养得很好。琴棋书画不会,诗词歌赋不通,平生最大爱好就是吃。只要她要的,一句话继母就会去给她弄来,只要是她不要的,继母一句重话都不会说,也再不会逼她学。在身体原主看来,这是继母疼爱她的表现,但作为一个旁观者,吴桐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捧杀!

    抬起手看着自己圆溜溜的手腕,吴桐叹气,这身体起码一百八十斤。

    “小姐,你终于醒啦!”

    一个穿姜黄色马甲的丫鬟放下手中的吃食走了过来,一脸欣喜:“谢天谢地,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夫人也一直惦记着呢。”

    这个丫头叫迎梅,是梧月桐贴身丫鬟之一,对继夫人极为忠心。在原主面前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夫人怎么怎么样,对她怎样担心怎样好之类的。就是有这样的队友,原主才会对继夫人深信不疑。不过她现在,并不想配合她们演戏。

    所以梧月桐冷漠的看着她:“你是谁?”

    “……小姐,奴婢迎梅啊!你怎么了?”

    梧月桐将屋子扫了一圈,心里恶寒了一下原主的品味,这满屋子花花绿绿金光闪闪,实在是太俗不可耐了。

    “你走开!这是什么地方!你到底是谁啊,不对,我是谁啊?你告诉我我是谁啊!”

    梧月桐握住迎梅肩膀用力摇晃着,之前说过梧月桐是很胖的,所以她力气也特别大,摇晃得迎梅午饭要吐出来了。

    “……小姐……别摇了……奴婢……”

    因为梧月桐弄的这一出,屋子里很快就站满了人。一位留着胡子的大夫细心帮梧月桐查看着,一旁站着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梧月桐就盯着他看,他就是当朝丞相梧自南,这具身体的父亲。他对身体原主也是极好的,只是耐不住继夫人太会做戏,所以忽略了女儿的成长。

    “秦大夫,如何?”

    秦大夫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道:“令媛这是伤到了脑袋,造成记忆有损,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

    “那能恢复吗?”继夫人佟氏红着眼睛上前询问,像极了一个担心女儿的母亲。

    “这个不好说,可能伤好了就恢复,也有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

    梧自南上前摸了梧月桐脑袋一下,对身后道:“管家,送秦大夫出去。”

    “是。”

    待大夫走了,梧自南走到床边坐下,道:“桐儿,我是父亲。”

    “父亲?”梧月桐呆呆的看着他。

    “对,这是你母亲。”梧自南指着佟氏,佟氏忙上前一步,一脸心疼,“桐儿……”

    梧月桐狐疑的看着佟氏,道:“可是我和她长得一点都不像!”

    佟氏笑容一僵,这丫头……

    “桐儿真聪明,她是你继母。”

    “那我母亲呢?”

    梧自南眸中一痛:“你母亲,生下你就去了。”

    佟氏忙开口道:“老爷,您公务繁忙,桐儿这边就交给妾身吧。”

    身为丞相,自然是公务繁忙的。梧自南点点头,嘱咐了几句,便情绪不太高的离开了。佟氏则坐到梧月桐旁边,笑着道:“桐儿乖,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和母亲说。”

    “你不过是我继母,我凭什么称呼你为母亲?”

    一直站在一旁的少女看不下去了,指着梧月桐骂道:“梧月桐你别太过分,我母亲那么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你竟然不领情!”

    “槿儿!”佟氏出声制止她,“这是你三姐,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

    梧月槿满腹委屈,一跺脚哭着跑出去了。还有一个瘦小的身影想了想,也跟着跑出去了。梧月桐看着她们,如果没记错,就是她们与原主起了争执,最后还想把原主推入池塘装成溺水而亡的假象。小小年纪就如此恶毒,要不是吴桐正好穿越过来,原主现在只剩一具尸体了吧。

    “桐儿啊,槿儿不懂事,待会儿我就去骂她,你做姐姐的别和她一般见识哈。”

    “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梧月桐垂眸,有些事,过犹不及。她刚醒,还是先收敛一点,把伤养好再说。

    丞相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老夫人方氏身体不好,长年礼佛,小辈们每逢初一十五,过节之类才会去寿安堂打扰。梧自南是丞相,公务繁忙,丞相府家务事全部都由继夫人佟氏打理。丞相府有六个孩子,大少爷是原配所出,也就是梧月桐亲哥哥。原配夫人去世的时候,大少爷已经记事了。佟氏怎么养都不与她亲近,所以她也没怎么管大少爷。大少爷梧归杨也争气,十八岁便中了两榜进士,如今在户部实习,前途一片光明。去年娶了大理寺卿之女,如今膝下有一女。成亲之后他就搬出了丞相府,如今在外面居住。因为佟氏的从中作梗,梧月桐与这个亲哥哥关系并不好。

    二小姐梧月榕乃是姨娘雪氏所出,如今与工部侍郎嫡次子定亲,婚期在三个月之后。

    四少爷梧瑾权和五小姐梧月槿乃是龙凤胎,佟氏所出。

    六小姐梧月樱纪姨娘所出,梧月槿的狗腿子。

    再说佟氏带着梧月槿和梧月樱回了自己院子。

    “跪下。”

    “娘?”梧月槿一脸不敢置信。

    梧月樱怯怯的看了梧月槿一眼,正准备跪下。佟氏缓和语气道:“樱儿先回去,这几天都不用来找你五姐了。”

    “是。”

    梧月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梧月槿一脸倔强的站在那里,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我究竟是不是您亲生的?您对一个庶女都比对我好!”

    佟氏的贴身丫鬟胭脂闻言抬头,将屋里的丫鬟全部都叫了出去,确保没人能听到母女二人的对话。

    佟氏转身,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她娇俏的脸上挂满泪痕,一阵心疼。

    “槿儿,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娘的心思?你觉得娘对那些庶女比对你好是吗?但你看看,府上四个丫头,谁能比得过你?”

    梧月槿一愣,的确,世人皆知丞相有四个女儿。长女蠢笨如猪,提起就是笑话。二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十三岁就已经有很多人等着她及笄了,至于其余两位庶女要不是因为丞相之女的名头,普通得根本没人注意。

    佟氏揉揉梧月槿脑袋,道:“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怎会不疼爱你。我家槿儿,是要做天上的凤凰的,其余人都是你的垫脚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