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蠢笨土肥是自身
    一觉睡到自然醒,梧月桐醒来的时候觉得脑袋上的疼痛好了不少。毕竟是丞相之女,用的药自然都是上品,还不会留疤的那种。

    每次一醒来,梧月桐都要被头顶粉红色的帐子晃一下眼,得赶紧想办法把这一屋子的摆设换掉才行。起床穿鞋,看着眼前这双胖乎乎的小脚丫,梧月桐叹气,她得用食疗抓紧减肥了。

    迎梅听到动静进来了,笑道:“小姐醒啦,一定饿坏了吧,奴婢这就让人将早膳端进来。辞旧,还不快将小姐的早膳端进来!”

    辞旧?梧月桐想起来了,她本来有两个贴身丫鬟。一个辞旧,一个迎梅。因为辞旧有一次说小姐吃太多了不太好,迎梅又在一旁添油加醋,梧月桐就将辞旧贬为二等丫头了。

    简单洗漱了一下,梧月桐坐到桌子面前,一盘盘景致的菜肴端了上来。肉松饼、五花肉、酱肘子、肉包子……一大早上吃这么油腻,梧月桐是还小,这到了年纪大了不得得高血压啊,不肥才怪了。

    迎梅将唯一一小碗小米粥推到角落里,将肉松饼和酱肘子放到梧月桐面前,道:“小姐,这是你最爱吃的。”

    梧月桐二话不说将东西推开,捂住嘴巴做出呕吐状。辞旧忙拿东西接着,一脸焦急:“小姐快吐出来,吐出来好受点。”

    “没事,就是闻到油腥味想吐,把这些都撤了吧,小米粥留下。”

    “是。”辞旧本来准备将东西收下去,梧月桐道:“你留下来吧,以后贴身伺候。”

    迎梅忍不住了:“小姐,之前是辞旧惹您不高兴,您才把她贬为二等丫头的。”

    “那我现在气消了,让她回来你有意见吗?”

    迎梅咬咬唇:“奴婢不敢。”

    喝了一碗小米粥,梧月桐感觉跟没吃东西一样。这是身体原主之前大吃特吃把胃给撑大了的原因,不过没关系,减肥也不是一日之功。

    待到头上纱布撤去之后,梧月桐坐不住了。特别是每次照镜子看到自己三个下巴就一阵不忍直视,拉着辞旧就出门了。

    她穿越过来半个月,这还是第一次出门。这里不像那些书上写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门蒙个面纱就可以了。而且佟氏是不会管她的,巴不得她天天往外面跑呢。

    丞相府坐落在三松巷,转过街角就是一条繁华的街道。所以梧月桐没有坐马车,步行上街。

    不过梧月桐高估了这具身体的承受能力,走了一条街就气喘吁吁了,不得不停下来扶着墙休息一会儿。

    辞旧站在一旁犹豫了一下:“小姐,要不我们去前面茶馆休息一下吧?”

    “不用,我们走慢点就行。”梧月桐深吸一口气,缓慢的向前走着。

    这条街因为靠近三松巷,又因三松巷是达官贵人住的地方,所以这条街很有秩序,人来人往也能留下马车走的地方。耳边传来的吆喝声,还有空气中食物的香味,显得充满人气。前世梧月桐就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或者办公室里,这一世她倒是想多接触一下人群了。

    终于走到了济世堂,梧月桐带着辞旧走了进去。辞旧最令人满意的地方就是她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不该问的也不会开口,这样的丫鬟能省事很多。

    一走进屋内,扑面而来的药味令梧月桐很有亲切感。

    济世堂有三位坐诊大夫,每位大夫后面都排满了长队。梧月桐乖乖的过去排队,突然听到一句疑惑的声音。

    “梧小姐?”一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梧小姐想看诊是不用排队的,秦大夫就在内室。”

    梧月桐没说话,辞旧凑近低声道:“小姐,秦大夫是梧府高价聘请的大夫,只要梧家需要,他得随传随到的。”

    梧月桐这才想起来,之前给自己看脑袋的也是所谓的秦大夫。这就是有钱人的特权了,她也不矫情,带着辞旧就跟在中年人身后进了内室。

    虽说梧府高价聘请了秦大夫,但也是允许秦大夫在济世堂坐诊的。毕竟秦大夫医术不凡,好多人都等着秦大夫妙手回春呢,只要不耽误梧府的事就行。

    秦大夫给梧月桐把脉之后点头:“身体恢复得不错,不知三小姐何处不适?”

    “我想请您给我开一些减肥的药。”

    秦大夫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提笔开始写药单:“除了吃药,三小姐也要控制吃食才是。多吃点清淡的东西,效果会更好。”

    “有劳秦大夫了。”梧月桐接过药单,随意看了几眼便起身离开了。直到走出济世堂,辞旧才疑惑:“小姐,我们不直接抓药吗?”

    “先回去再说。”

    秦大夫的药单是好的,但见效太慢,梧月桐准备回家添几笔,她实在受不了这具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的身体了。

    梧月桐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到了一道目光,不由得抬头朝上面望去。对面街道的二楼窗户是开的,但没有人。梧月桐没多想,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走了。

    而此时酒楼二楼内,有一个少年忍俊不禁。

    “萧御!你太过分了吧,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呢,你心不在焉也就算了,你还在那一边笑。”

    被唤萧御的少年止住笑:“抱歉抱歉,实在是刚刚看到了一幕情难自禁,对了,你刚刚说到哪了?”

    “太子殿下您看他!”之前发火的少年委屈巴巴的朝一旁的人告状。

    萧御用折扇敲了少年脑袋一下,道:“不就是你祖父要你去国子监进学吗,别什么事都麻烦殿下。”

    宋子庸趴在桌上,有气无力:“我爹已经被我祖父培养成书呆子了,我不想成为下一个书呆子。”

    “那你就用点功,争取十五岁之前考上进士,看你祖父还用什么理由逼你学习。”

    “你以为我是你啊,看一遍什么都会,我看到那些字都头疼。”

    宋子庸说完头上多了一只手,揉了揉他脑袋,声音温和:“子庸十四岁在文学造诣上,已非常人所比,你祖父要求太高了。”

    “嘻嘻,还是殿下最疼我了。”

    凰止衍看向一旁悠哉的萧御,道:“刚刚在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丞相府那位三小姐,蒙着面纱出门,走几步路就得停下来休息。其实她戴不戴面纱都无所谓,反正京中除了她,还没哪个姑娘有她的体型哈哈。”

    “丞相府三小姐?”宋子庸心有余悸的点头,“她手臂比我还粗呢,上次宴会见到她她还一直在吃,梧丞相那样的美男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不过她妹妹倒是不错,较弱得跟朵花似得。等她妹妹及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踏破丞相府门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