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强势清院众人惊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那位三小姐好像及笄了吧,也不知道谁有那样的艳福啊哈哈哈。”

    “那一定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哈哈哈。”

    宋子庸和萧御笑成了一堆,凰止衍却一直沉默的看着他们。直到萧御察觉到了凰止衍的情绪,不由得尴尬的收了笑声:“咳,殿下?”殿下似乎不太高兴?

    “有什么好嘲笑的,你们又怎知,她日后不会有所改变呢?”凰止衍目光投向街道,刚刚他也看到了梧月桐。明明累得气喘吁吁也不让丫鬟搀扶,眸中的坚定似乎是以往没有的。

    此处的插曲梧月桐自然不会知道,她回到自己院子就直奔书房。可原主看到字就头疼,书房有是有,里面放的却不是什么笔墨纸砚,而是各种花花绿绿的饰品。

    “给我找一只笔出来。”

    “是。”辞旧忙动手翻找,迎梅闻声而来,惊讶道:“小姐,您这是干嘛呀。书房那么脏,奴婢让人打扫一下,您先回房间休息吧?”

    “你来的正好,我的衣服箱笼是谁打理的?”

    “是奴婢。”

    “把东西都拿到院子里来,将所有人全部聚集起来,辞旧就在这整理我的书房。”

    “是。”

    迎梅虽疑惑,但也不敢当面不听梧月桐命令的。很快,欣桐院里的所有丫鬟婆子都聚集起来了,梧月桐所有衣服首饰也全都拿出来了。金光闪闪的摆了一院子,没错,一点都不夸张,就是金光闪闪。好好一个姑娘,审美被培养成这个样子,梧月桐也是很佩服佟氏。

    梧月桐是嫡小姐,还是受丞相宠爱,继夫人“更宠爱”的嫡小姐,服侍的人不要太多。一等丫鬟本来四个,但梧月桐嫌弃她们没有迎梅会哄她开心,所以都把她们贬为二等丫鬟了。二等丫鬟八个,三等丫鬟十六个。婆子四个,做杂物的丫鬟婆子若干。梧月桐院子里还有自己的小厨房,专门有做饭的婆子。

    首先,清理掉自己院子里的人,不用太多,但要绝对忠心。梧月桐随手指了几个,道:“刚刚我指的留下来,其余人去找夫人另寻去处吧。”

    “小姐,是奴婢们做错了什么吗?”

    “小姐不要啊,奴婢伺候您这么久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小姐您留下来的都是做粗活的丫头,她们怎么能伺候小姐呢。”

    “小姐……”

    院子里一片鬼哭狼嚎,吵得梧月桐头疼:“都给我闭嘴,我现在落下一个头疼的毛病,需要清净,不要这么多人伺候。你们就按实和夫人说就好了,又不是要赶你们出府。自己收拾东西去,一盏茶时间内全部离开!”

    见梧月桐心意已决,丫鬟婆子们只好起身去收拾东西,准备去求夫人去。院子很快就空了一大半,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不敢开口。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梧月桐皱眉看着迎梅。

    迎梅一愣:“小姐,您要赶奴婢走?”

    梧月桐看着她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迎梅就哭了:“小姐,奴婢从小就伺候您了,您不能随便赶奴婢走。是奴婢做错了什么吗,是……是辞旧对不对,一定是辞旧这丫头趁您记忆有损所以在您面前说了奴婢坏话对不对?”

    梧月桐看着她哭,心里一阵厌恶,你也知道你从小伺候,和原主一起长大,你却丝毫不念主仆之情,结果让原主丢了性命,不赶你走赶谁走?

    “你说的对,你从小伺候我,不能随便再让你去伺候别人。这样吧,我待会儿去和夫人说,给你点银子,送你出府吧?”

    迎梅听前半句还以为梧月桐不赶她走了,没想到后面更惨直接赶出府了。

    “小姐!”

    “你,还有你,去把她的东西收拾一下,把她赶出去。”

    梧月桐随手指了两个人,那两人犹豫了一会儿,立马去了迎梅房间。迎梅不哭了,她房间里还有好多东西呢,忙追了上去。

    梧月桐看着剩下的人,指着地上的衣物首饰道:“将浅色的挑出来,其余的……”梧月桐本来想说扔掉,但觉得扔了也太浪费了,就让众人收了起来。首饰也挑些低调精致的,那些一看就是暴发户气质的首饰全部收起来,以后没钱用了可以拿出来换钱。

    院子里忙活起来,辞旧也将书房收拾好了,多余的东西也拿出来一起收拾。梧月桐进书房重新写了一份药方,吩咐辞旧亲自去抓药。辞旧看着药方惊讶不已,小姐是学过几年书,但字是绝不可能写这么好的……

    梧月桐淡淡的看着她:“我信任你,你也别辜负我的信任。”

    “是。”辞旧垂眸收起药方,不管小姐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但她只要知道眼前这人是自己从小伺候到大的小姐就行了,她只需要忠心,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知道。

    很快,之前被梧月桐安排去收拾迎梅房间的两人出来了,手上还拿着好多首饰。迎梅瘫坐下地上,一脸惨白。

    梧月桐笑了:“偷盗主子首饰,是什么罪?”

    一个丫鬟上前道:“小姐,按夫人定的府规,偷盗,那是要乱棍打死的啊。”

    迎梅忙跪着上前拉住梧月桐裙角:“小姐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

    梧月桐有很多首饰,迎梅又是管着她首饰衣物的,再加上梧月桐信任她,时间长了她就开始拿一些小首饰,见梧月桐没有发现,就开始拿大首饰了。反正她首饰那么多,丢了一两件也没什么。谁知道此事会被爆出来,还是在小姐失忆性情大变的时候。

    “看在你我主仆一场的份上,自己收拾东西离开梧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是。”

    迎梅将几件衣服捡起来,拿着包袱脚步艰难的离开了。

    梧月桐用手扇了扇风,立马有眼色的丫头搬了一个藤椅过来,还拿了一把扇子给她扇风。梧月桐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叫什么名字?”

    “奴婢挽眉。”

    “以后就贴身伺候吧。”

    “是!”

    其他丫鬟羡慕嫉妒恨,自己怎么就没有她机灵呢,一下子就从三等丫鬟变成了一等丫鬟。

    梧月桐看着剩下的丫鬟婆子,淡淡道:“从现在开始,若无必要,我们院子不会再添人手。辞旧是你们之首,所有事都得向她请示。辞旧不在,就请示挽眉,听清楚了?”

    “是,奴婢们听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