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庶女出阁艳四座
    唐若颜想了想,拿起酒杯起身走过来:“我也觉得五妹妹夺得魁首是当之无愧,作为嫂子的我也脸上有光呢。”

    佟氏笑容收敛了几分。

    几位夫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位开口:“不知这位是?”

    另一夫人回答:“你刚来不久,不知道这位是梧府的大少夫人。”

    “原来是少夫人啊,失礼了。”开口询问的夫人热情了几分。本来嘛,大少爷才是梧府嫡少爷,虽说佟氏是继室,她的儿子也是嫡少爷。但哪有原配的儿子身份高啊,再说了,梧归杨的外祖父乃是镇国大将军之一,强有力的外家哪里是佟氏能比得上的。

    “哪有,是我唐突了。”唐若颜笑着抬头,随后眼睛一亮,“桐儿,快来这里。”

    桐儿?梧府能叫这个名的不就是那位“人尽皆知”的三小姐吗?众人目光齐齐看了过去,皆惊呆了,这,梧府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这样的美人儿?

    梧月桐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走过来,朝佟氏行礼:“母亲,嫂子。”

    唐若颜笑容满面的拉着梧月桐转身,面向各位夫人,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梧府的三小姐。三个月以前出了一些事故,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改变,各位夫人们可别认错了才是。”

    最后耍了一个小幽默,有几位夫人忍不住笑了,气氛也活跃开了。虽说梧月桐以前闹了很多笑话,但就凭她这外表,也比以前容易嫁出去得多啊。

    最惊讶的莫过于佟氏和梧月槿,特别是看到唐若颜拉着梧月桐一个一个的介绍给各位夫人,佟氏的人脉全部为他人做了嫁衣之后,梧月槿差点没忍住暴走:“娘!”

    佟氏紧紧拉着她:“别说话!”佟氏心里是最翻江倒海的,瘦下来的梧月桐太像她娘了,若是老爷看到了……佟氏紧紧咬唇,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梧月桐突然改变那么大?改变得令她措手不及!不过,就算梧月桐变漂亮了又如何,这十五年来她什么都没学会,虚有其表的花瓶罢了,怎么都比不过自己女儿的。

    心里有了这些安慰,佟氏表情自然了许多,安抚梧月槿让她先回房间,之后上前继续招待贵夫人们。梧月桐皆看在眼睛,不得不佩服佟氏的心理承受能力啊。

    梧自南今天很高兴,大女儿出阁了,长子愿意回家住了,最惊喜的是最疼爱的女儿瘦下来了。他刚看到的时候真的像回到了年轻时,对梧月桐母亲一见钟情的时候。

    “大家都说,我现在很像我娘。爹爹,我娘长什么样子啊?”

    梧自南摸摸梧月桐脑袋,柔声道:“你跟爹爹来书房。”

    梧自南的书房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梧归杨进去过,现在梧月桐成了第二个。书房很大,一个很大的书架将书房隔成两个空间,里面屏风挡住的地方有一个休息的地方,前面就是书桌。书架上满满都是书,虽然都是繁体字,但梧月桐都看得懂。

    梧自南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画卷,缓缓展开。画卷中的女子容颜比花娇,一袭桃红长裙在树下翩翩起舞,回眸一笑百媚生。梧月桐看过镜中自己的容貌,她觉得不及花中的女子。

    “好漂亮。”

    “你娘曾经是诛凰第一美人。”

    梧月桐现在所在的国家就叫诛凰国。

    诛凰国三位镇国大将军,梧月桐外祖父齐骆就是其一。齐骆膝下有两子一女,长子齐谦,跟随父亲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世人皆知,齐家上阵父子兵,齐家军更是有着赫赫威名。次子齐曳,人称七爷。商业鬼才,齐家军一半粮草都是齐曳供应。女儿齐烟,诛凰第一美人。还未及笄求亲之人差点踏破齐家门槛,最后芳心被梧自南夺去。那个时候梧自南还不是丞相,只是翰林院一个初露锋芒的年轻人。

    “你若真的那么爱我娘,为何在娘死后一年你就娶了佟氏?”梧月桐面无表情,只觉得男人真是满嘴谎言。

    梧自南静静的看着她:“你娘去后一年,皇上有意将三公主许配给我。”

    梧月桐很是惊讶,梧自南一个死了老婆带着两孩子的男人,皇上竟然还想把公主嫁给他,他是有多得皇上器重?

    “若我娶了公主,你和你哥哥怎么办?”

    公主毕竟养尊处优,当人家继室肯定会心有不甘,那她对原配留下的两个孩子还会好吗?肯定不会。所以梧自南只能谎称自己有看重的人,亲自挑选一个小官员的女儿,只为了两个孩子。但他低估了女人的虚荣心,佟氏也不是什么好人。

    “爹爹娶佟氏,是得了舅舅首肯书的。”梧归杨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突然开口。他是在提醒,佟氏有多会演戏,甚至骗过了外祖父和舅舅。也或许佟氏一开始是真的想好好做个继母,但最后被权势和繁华迷乱了眼,忘了初心。舅舅和外祖父大概也有这样的顾虑,宁愿梧自南娶一个小官员的女儿好好照顾梧归杨兄妹,也不愿他娶养尊处优的公主吧?

    “爹爹还以为你因为此事一直记恨爹爹呢。”梧自南看着梧归杨,很是感慨。他突然续弦,梧月桐还小没什么,梧归杨可是记事了的。

    梧归杨没说话,他气的是佟氏阴奉阳违,将小妹给养成那样的性子。但好在小妹及时清醒了,一切都还有转机。

    梧月桐看到了梧自南鬓边的白头发,梧自南才四十多一点吧?他看齐烟画像的眼神不似作伪,或许齐烟死后,这么多年,他也过得很不容易。

    见梧自南又看着画像出神了,梧月桐和梧归杨退了出来。

    “爹爹提起佟氏的时候只有欣慰,他一直觉得佟氏做得很不错。”

    “除非让佟氏自己在父亲面前露出真面目,否则他不会相信。”就像一年前,梧自南觉得他不懂事,因为出言诋毁继母打了他一巴掌。

    人都是有弱点的,佟氏的弱点就是两个孩子,只要从她两个孩子下手,就不怕她不露出马脚。况且梧月槿和梧月樱害死了原主,她总得替原主讨回一些公道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