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山林竹屋有狼嚎
    八月十五过中秋,中秋迎来千秋宴。

    千秋宴乃是诛凰国独有的节目,由公主举行,邀请十二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女子于皇家别院中举行。举行一日将会选出魁首,魁首的画像则会挂在清雅阁三日。连续三年挂上画像的则会得到第一才女之名,皇后就会亲自召见这位第一才女。若有幸得皇后娘娘垂青,那对女子来说可是天大的造化。

    千秋宴举行的那一天,只要是符合条件的女子都去了皇家别院,大街上的人都少了好多。

    梧月桐却趁机出门,离开了京城。

    她让辞旧买下了一片山林,今日正好去查看一番。

    主仆二人一身轻便的出门,雇了快马很快便来到了那处山头。

    这是一处荒山,山上杂草丛生,如果要种什么东西打理起来很费劲。山的主人急需用钱,所以卖得很干脆。

    “小姐,买下这片山林之后奴婢便让人重新做了标记,按您说的将它围了起来。还在山林深处建了一处竹屋,这是地图。”

    辞旧说完拿出一份地图,因为杂草丛生很容易迷路,进去建房子的人就画了一份地图。

    梧月桐表示很满意,这要是在现代哪那么容易能买下一块荒山啊。主仆二人循着路上山,走了好久才看到竹屋。这一路走来,梧月桐已经看到好几种珍惜药材了。

    竹屋不大不大,三间围在一起。一间卧室,一间厨房,还有一间药房。买下这里梧月桐就是为了在这里捡起自己的职业,她是中医,至少在这样一个时代有防身的手段。屋子里用的东西都很齐全,这是辞旧连续跑了好几趟的成果。

    梧月桐挽起袖子,拿起一旁的小锄头,道:“来,现在我们一起把竹屋旁边的地开垦出来。”

    “小姐让奴婢来吧!”辞旧惊得不轻,小姐让她买下这片山是为了种地吗?

    “没事,一起,需要开很多呢。”

    种药材可是细致活,土壤什么的都很重要,不亲自动手梧月桐不放心。其他药材药店里能买得到,梧月桐要种的是珍惜药材。

    主仆二人一直忙到下午才歇下来,因为要天黑之前赶回京城所以两人没有多待。只种了十几株药材的梧月桐表示意犹未尽,要是能长久住在这里就好了。

    “明日我自己来,你就留在府里,我过几日再回去。”

    辞旧下意识的想反驳,但接触到梧月桐眼神她就把反驳的话憋回去了。小姐说过,她做好决定不喜欢人家反驳她。

    两人回到京城,铺天盖地的都是丞相府五小姐夺得千秋宴魁首的消息。辞旧担忧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发现梧月桐根本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梧月桐表示自己还真不在意,前世在中医界夺得那么多成就的结果呢?还不是什么都没得到。况且身体原主可是琴棋书画不会诗词歌赋不通的废材,这个时候她要是去一鸣惊人,那是嫌活得不耐烦了。性格大变可以说是失忆所致,但琴棋书画呢,一个不小心她就要被当成妖精给烧死。

    回到家之后梧月桐就把自己泡在浴桶里,前世那么忙她都没时间享受泡澡的乐趣,这一世可不得好好享受享受啊。泡着花瓣澡,看着水里的皮肤吹弹可破,胎记栩栩如生……嗯?胎记?

    梧月桐抬起腿,在她大腿内侧居然浮现一块红色的胎记,一片羽毛的形状。可是记忆中,原主没有胎记啊。梧月桐用手摸了它一下,皮肤光滑,不是哪里印上去的,是真的有胎记。

    正疑惑呢,外面传来了辞旧的声音。

    “小姐,少夫人来了。”

    “让她进来。”

    “是。”

    压下心底疑惑,梧月桐起身穿衣。

    唐若颜笑着走进来:“如今进妹妹院子,这么严格呢?”

    “辞旧,吩咐下去,以后嫂子进我院子,不用通禀。”

    “是。”辞旧应声而去,唐若颜笑意深了几分。

    “这个时候过来妹妹别嫌嫂子叨扰,实在是心里有个疑惑。妹妹早上出门,原来不是去参加千秋宴了吗?”

    唐若颜虽然才十八岁,符合千秋宴条件,但毕竟已经成亲生子,是不用去参加年轻人的热闹的。但梧月桐如今变化这么大,若参加千秋宴一定会有消息传出来,风平浪静就代表她没去。

    梧月桐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嫂子,我不喜欢别人过问我的去处。”

    唐若颜眸光闪了闪:“是嫂子唐突了,我就是好奇。以妹妹如今的气质,去千秋宴争一争,也能挽回点以前的颜面的。”

    那是唐若颜说得含蓄,以前的梧月桐哪有什么颜面啊,哪一次参加宴会不是闹得笑话一场。

    “我什么都不会,去了不过是引起新的笑话罢了。”

    唐若颜握住梧月桐的手,一脸心疼:“这怎么能怪你呢,你若是不嫌弃,以后嫂子教你识字如何?”

    可别!你教我识字我还怎么出门!

    “不用了,我看到那些东西就头疼。”

    梧月桐笑容勉强,好说歹说终于把唐若颜说走了,然后扑到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至于胎记的事被她忘到了脚后跟。

    第二日天蒙蒙亮梧月桐就出门了,怕遇到熟人梧月桐带了个面具,虽然面纱轻便但面具隐蔽性高,那种朦胧的面纱还不如不带呢。来到竹屋太阳已经高升,看到那十几株药材只存活了八株,梧月桐还是挺欣慰的。有药材活下来就证明这儿的土壤可以生长,死掉的药材有可能是离开熟悉的土壤不适应或者是挖的时候伤了根部。接下来一整天除了吃饭,梧月桐一直在挖草药种草药,直到实在看不见了梧月桐才回竹屋。

    夜晚在深山里睡觉其实是很危险的,不过梧月桐前世有野外露营的经验,在竹屋外围撒一圈药粉,那些野兽就不会来了。

    到了半夜,梧月桐突然听到了狼嚎。

    狼嚎中伴随着野猪的声音,梧月桐坐起来握紧手中的匕首,彻夜未眠。一直到天色微亮,声音才完全消散。实在是狼嚎声太近了,梧月桐怕狼来竹屋,所以不敢睡觉。不过昨晚狼叫得挺凄惨的,说不定受了重创。

    虽说好奇心害死猫,但天亮了梧月桐还是打算去看看,毕竟是自己住的地方,当然要确保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