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收留小狼竹屋存
    爬过一个小山丘,梧月桐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腥臭味。顺着血腥味过去,在一个小山洞前有杂草压弯的痕迹,还有血迹。走近一点就可以看到,两具野猪尸体躺在山洞内,还有一具母狼尸体。一眼判定是母狼是因为母狼尸体旁边还有几具残缺的小狼尸体。应该是母狼外出觅食,回来就看到野猪吃了自己孩子吧。

    梧月桐突然有些伤感,怪不得昨晚母狼叫声那么凄凉。一个母亲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咬死,最后与两凶手同归于尽,是抱着怎样的决心。

    不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尚且如此,动物更是残酷,也没什么好感慨的。梧月桐转身欲走,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狼叫。四周这么安静,她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她忙转身在窝里寻找,终于在角落找到了一只小狼崽子。这只狼应该是一开始想和野猪反抗,被野猪撞到墙壁上撞晕了,也躲过了一劫。

    小狼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徒劳无功。梧月桐捏住它的脖颈把它提起来,才发现它身上有骨折的迹象。

    “小家伙,你可真幸运,我若是没有发现你,你岂不是饿死了。”骨折了动不了,想吃东西也爬不出去。梧月桐决定收养它,先把它带回去处理好伤口。

    “好了,你就乖乖跟着我养伤,以后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药身上不那么疼了,还是梧月桐的善意让它察觉出来了,小狼很快就睡着了。既然要养它,那它母亲梧月桐就负责给它葬了。还有两头野猪,块头太大,梧月桐只能就地把它们处理了,将肉一次次带回去,用盐腌制起来。野猪肉也是很美味的,就这样忙活了一天,今天一株草药都没种。不过看着小狼乖巧喝水的样子,梧月桐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山里待了五天,梧月桐终于想起自己还是一个千金小姐了。给小狼留了一天的食物,梧月桐就下山了。

    回到院子辞旧忙迎了上来:“小姐你可回来了,出大事了!”

    “有人发现我不在院子里了?”梧月桐喝水的动作一顿。

    “没有,奴婢对外说小姐病了,不喜打扰。”有了之前闭关三个月的前例,这借口很容易让人信服。

    “但奴婢要说的是,李夫人来给你做媒了!”

    “李夫人?”

    “就是副右御史的夫人陈氏,给二小姐做媒的那个。”

    梧月桐将水喝完,表情淡淡:“给谁做媒?”

    辞旧欲言又止。

    “说!”

    “兵部尚书最小的儿子……”

    梧月桐眯起眼眸,哪怕原主对人际关系再不在意也听说过这个兵部尚书的小儿子。那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仗着自己父亲的宠爱,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又胆小如鼠,有点权势的人都不敢招惹,只敢欺负那些弱小的百姓。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外貌特别丑陋,一身横肉。

    梧月桐冷笑,佟氏为了她的婚事真是煞费苦心啊!

    “什么时候来的?”

    “昨日,但被老爷一口拒绝了。”

    “佟氏就没被责备?”

    “夫人很是自责,说她对此事并不知情,还说为了补偿小姐,要把她娘家的外甥介绍给你。”

    这些年,佟氏嫁给梧自南,自然给她家带去了不少好处。至少她妹妹就因此嫁得很好,她娘家外甥也是少年英才,还是进士出身,如今在翰林院实习,前途无量。她还真是下得了血本!

    “老爷什么态度?”

    “老爷……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没有拒绝就是证明有值得考虑的可能,梧月桐叹口气。按照原主以前的名声,有这样一个人放在眼前,的确是很好的归宿。可她梧月桐既然穿越过来了,就不可能让自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嫁出去。父母之命又如何,大不了她离开梧府,凭自己本事生活。

    梧月桐沐浴更衣之后出了院子,直奔主院。

    梧自南正在吃饭,佟氏站在一旁伺候。

    “爹!”

    “桐儿?你身子好了?”梧自南还没有说话,佟氏就欣喜的上前了。

    梧月桐不着痕迹的躲开她伸过来的手,眼眶红红的:“爹,我怎么听说,您要把我嫁给那个钱有为?”钱有为就是兵部尚书的小儿子。

    “胡说!你听谁说的?爹怎么会把你嫁给那样的纨绔?”

    佟氏开口道:“这事怪我,我没想到李夫人这么不靠谱。桐儿啊,有没有用晚膳?坐下和你爹一起用点?”

    梧月桐坐到梧自南旁边,低着头声音哽咽:“爹,我现在脑子乱得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就记得您是我爹爹。为什么我们才相处几个月,您就要把我嫁出去?我也听了很多外面的传言了,是不是女儿以前给您丢人了?女儿以后不这样了,求您不要把我随便嫁出去。”梧月桐边说边流眼泪,梧自南心疼不已,忙道:“不嫁,你是爹的女儿,怎么可以随便嫁出去!嫁人的事,以后不要轻易再提了,桐儿才十五,可以再等两年。”

    最后一句话是对佟氏说的,佟氏低头不甘心的咬咬唇,但面上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梧月桐吃饱喝足从主院出来,心里松快。只要梧自南还疼这个女儿,自己就不会被轻易嫁出去。

    回到院子,辞旧听说小姐轻轻松松让丞相拒绝了佟氏的提议,不由得非常佩服。听说小姐养了一只小狼之后,辞旧开始跃跃欲试了。

    “小姐,明日上山带上奴婢吧,奴婢也想看看小狼。”

    “没问题,草药都种好了,只用每日上山照看一下就好了。现在看来,我不能离开太久,以后还是每日来回,你陪我一起去。”

    “嗯!”

    梧月桐简单洗漱一下就上床休息,脱衣服的时候想到了胎记。主要是羽毛形状的胎记太难得了,所以梧月桐很是好奇。可是脱下衣服一看,胎记居然没了!

    “我看错了?”梧月桐觉得很玄幻,明明记得有的,不可能看错。这样想着,梧月桐下床倒了一杯热茶,待温度不那么烫了将它淋在大腿上。过了一会儿,胎记果然又浮现了。居然是隐形的胎记,遇热才会浮现吗?这是用现代科学完全无法解释的现象,居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不过想想自己都魂穿了,还有比这更玄幻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