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丞相母逝二舅来
    梧月樱紧了紧身上的披风,道:“五姐,你说祖母去了,我们要守孝三年,三姐是不是更嫁不出去了?”三年后三姐都十八岁了,除非这几个月内趁着热孝嫁出去,否则三年后都成老姑娘了。

    梧月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祖母去世孙辈只用守孝一年,叫你平时多看点书了。”

    梧月樱咬咬唇,她看书也比不上梧月槿聪明,那还看什么。

    “看来六妹对我的婚姻大事很是关心了。”

    梧月槿和梧月樱身子一僵,缓缓转身。梧月桐似笑非笑的站在她们身后,也不知道跟了她们多久了。梧月槿狠狠的瞪了丫鬟一眼,有人在身后居然也不提醒她。丫鬟很委屈,大晚上的本来就困,又是在府内,她哪能那么警醒。

    梧月樱勉强一笑:“我就是……作为妹妹关心一下嘛。”

    梧月桐点头:“也对,毕竟我没死,你们应该挺惊讶的。”

    梧月槿脸色白了几分:“三姐,你说什么呢。”

    梧月桐走到她面前,伸手挽住两人胳膊,轻笑:“虽然我失忆了,但我昏睡之前的记忆还在的。你们两个把我拖入池塘的画面,我可是记忆犹新呢。”

    一阵冷风吹过,再配合梧月桐的话,梧月樱都快吓哭了。梧月槿也是强装镇定:“三姐肯定是记错了,没有证据这种话最好不要乱说。”

    “我当然知道没有证据,我知道就行了。祖母去世,我得守孝一年。你母亲没办法再把我嫁出去啦,这一年,我陪你好好玩。”

    梧月桐一脸笑意的离开了,留下两小姑娘风中凌乱。两人再老成也不过是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跟她这个活了近三十年的成年人玩心理素质,那她们还真玩不过她。

    梧月樱眼眶红红,完全六神无主了:“五姐,现在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最好把此事烂在肚子里,要是让你姨娘知道了,你们母女也不用在梧府待了!”梧月槿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她就不信,她这个即将成为诛凰第一才女的人,斗不过一个胸无点墨的梧月桐!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梧月樱觉得一阵风吹过来身上好痒,之后越挠越痒……

    丞相的母亲去世了,那些相熟的不相熟的官员都会来吊唁一下。也不会有人在这种情况下生事,毕竟死者为大。

    梧月桐姐妹三人用竹帘隔开跪在蒲团上烧纸钱,竹帘外面是梧归杨梧瑾权兄弟两人负责给来宾递香。

    梧月樱将纸钱投入火盆,袖子因此往上了一点,露出白玉般的手腕,上面却满是抓痕。梧月桐不着痕迹的看了梧月槿一眼,她虽然包得很严实,但耳朵后面还是露出了抓痕。昨晚两人肯定是抓耳挠腮一晚上没睡好吧,不过是给了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一点教训罢了。

    帘子外面响起了一道清朗的声音,让姐妹三人一起抬头。

    “梧丞相请节哀,令堂一定不希望丞相因为她的离去而垮了自己身子。”

    “谢九殿下宽慰。”

    九殿下凰恒昔是太子亲弟弟,一母同胞,皆由皇后所出。今年才十二岁,声音还稍显稚嫩。

    梧月樱却一直盯着帘子外面,目不转睛。

    其余几位皇子虽然人没来,但都派了人来慰问。主要是丞相位高权重,他们和丞相走得太近没有好处。

    待九殿下走后,梧月樱才小声询问:“五姐,你说九殿下这种天之骄子,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啊?”

    “反正不是你这样的。”梧月槿毫不留情的打击她,梧月樱羞得满脸通红,又有些不服气,但也不敢说什么,只能闷闷的往火盆里扔纸钱。

    梧月桐心里摇摇头,古代真早熟,十二岁就想着这些事了啊?

    心不在焉的朝火盆里扔纸钱,梧月桐思绪跑到了九霄云外。小白那边让辞旧去喂食了,应该没什么问题。晚上要守灵,这几天她是无法出去了。

    “桐儿。”

    梧月桐抬头,就看到一个俊逸的中年人撩开帘子走了进来。样貌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梧自南跟在身后,见状叹口气:“桐儿,这是你二舅。”

    梧月桐二舅齐曳,人称七爷的那个。

    “舅舅。”

    齐曳皱眉,不赞同的看了梧自南一眼,道:“桐儿出了那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母亲年纪大了,不忍她担心。”梧自南口中的母亲自然是齐曳的母亲,梧月桐的外婆。

    这时外面又有官员前来吊唁,梧自南出去招待了。齐曳将梧月桐拉起来,道:“走,回你院子,和舅舅好好聊聊。”

    回到欣桐院,挽眉进来给两人奉了茶就乖乖的站到了门口,给舅甥两留了说话的时间。

    齐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见茶不错眉头也舒展了几分:“桐儿,真的不记得舅舅了?”

    梧月桐摇摇头,装失忆就装到底吧。

    “没关系,待你这几日守灵一过,舅舅就带你回扬州。你外祖母身体不大好了,也想念你得紧。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你母亲。让她老人家看看,开心一下。”

    “好。”

    原主记忆中是很喜欢这个二舅舅的,因为他总是给她寄各种小礼物。

    梧月桐觉得外祖父一家不能生疏了,在这样一个朝代背景硬才能活得更轻松。

    齐曳让人将给梧月桐买的东西搬了进来,好几口大箱子。有衣物首饰,还有绫罗绸缎。不过衣服是穿不了了,因为都是按照以前的身材做的。绫罗绸缎倒是可以留下重新做衣服,都是稀有的布料。梧月桐觉得最实际的还是齐曳塞给她的一个盒子,里面有十万两银票,还有两张地契。一张是别院,一张是京城一间首饰铺。

    “舅舅……”梧月桐觉得这太贵重了。

    “拿着吧,这是舅舅给你的体己。等你出嫁那日,除了你娘的嫁妆,舅舅还会另外给你置办一副嫁妆。保证让我家桐儿十里红妆,羡煞旁人。”

    梧月桐感动之余也在感慨,终于知道原主这么喜欢败家也不缺钱花了,有这样一个有钱又慷慨的舅舅,她可以败家一辈子好吗。

    不过,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齐曳之前说他母亲身子不太好了这次她过去,或许可以给老人家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