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扬州驿馆小变故
    待老夫人下葬之后梧月桐就收拾东西和齐曳一起去往扬州,因为不知道要去多久,所以梧月桐就让辞旧把小白带上了。这次她就带了辞旧和挽眉两个丫鬟,本来准备只带一个的,但要留一个专门照顾小白,所以就把两人都带上了。

    辞旧专门买了一个精巧的笼子,但小白好像不喜欢笼子,一进笼子它就发脾气。没办法,梧月桐只能把它抱在怀里。因为是第一次坐马车,小白显得很兴奋,在马车内跑了许久,累了才趴在梧月桐膝盖上开始睡觉。

    京城到扬州要坐马车一天一夜,到了晚上,众人在驿馆休息。

    梧月桐带着面纱下来,手上抱着小白。不仔细看,还以为抱着一只小狗。

    进了屋子梧月桐发现除了店小二这间驿馆居然没人:“舅舅?”

    齐曳笑笑:“我提前让属下包场了,出门在外,这样安全一点。”

    真是财大气粗啊……梧月桐笑笑,表示很享受这种用钱砸出来的安全感。

    夜深了,驿馆一片安静。突然屋顶瓦片传来脚步声,几个黑衣人停在了屋顶。

    “人呢?”

    “好像往那边跑了。”

    “等等,这驿馆搜了没?”

    “没有,要不去搜一下?”

    黑衣人正准备进屋子,就见一白衣男子正坐在一楼大堂喝茶,没有点灯,就借着月光,很显然是在等他们。

    几人面面相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其中一人正准备进去被一个人拉住,那人恭敬的朝白衣男子道:“不知七爷在此,打扰了。”

    白衣男子正是齐曳,他面色浅淡的看了几人一眼:“你们神隐门办事我也能够理解,但这间驿馆是我的地盘,你们搜不得。”

    “请七爷行个方便,我们的猎物很有可能躲到了这里。”

    “有可能就是不确定咯?”齐曳喝了一口茶,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感受了几股强劲的内息正在靠近,黑衣人们咬咬牙只能离开,七爷他们神隐门惹不起!

    待人走后,齐曳面无表情的放下茶杯:“找出来!”

    “是!”

    不知哪里冒出了几人,落地无声,说完就分散开来,搜寻驿馆各个角落。

    而此时梧月桐房间,她正借着月光俯视地上的人。

    时间回到之前,窗户被人轻轻推开,落地的脚步声更是可以忽略不计,绝对吵不醒睡梦中的人。可梧月桐还是醒了,因为她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那人在靠近床边,准备伸手捂住梧月桐口鼻的时候,被梧月桐一根银针插入了腋下。银针有麻药的成分,那人当场昏迷。

    梧月桐将他推开,听到落地一声闷响。这一下,磕得不轻啊。穿衣下床,借着月光梧月桐先看清他身上的伤。黑色的衣服好几道划口,皆渗出血迹。血腥味这么浓厚,这人身上肯定很多伤。她虽是医者,但也不是圣母。这人若是亡命之徒,说不定梧月桐还会送他一针让他直接上西天。

    “桐儿,睡了吗?”

    门外传来敲门声,梧月桐将银针抽了出来,打开门。

    “舅舅。”

    齐曳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人,面色一变:“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听到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就醒了,醒来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吓死我了。”

    齐曳意味深长的看了梧月桐一眼,外甥女,你这表情可丝毫没有吓死的意思。

    “舅舅给你换个房间。”

    “嗯,好。”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挽眉过来伺候梧月桐洗漱,完毕之后下楼用早膳,齐曳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了。

    “桐儿快过来。”

    “舅舅。”

    “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啊。”

    齐曳眸光闪了闪,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道吃完继续赶路,争取在中午赶回扬州。

    “七爷这就要走了?”

    二楼传来一个明朗的声音,梧月桐抬头看过去。就见一红衣男子靠在栏杆上,两人视线一对上,后者双眸一亮,几步走下来:“我道昨晚扎我一针的女子是何人呢,原来是美人儿啊。”男子说着手就要伸到梧月桐脸上了,突然手背筷子敲了一下。

    齐曳威胁的看着他:“手若不想要了,我可以帮你解决掉。”

    “真凶,你有这么漂亮的外甥女为什么不介绍给我啊?”

    梧月桐淡定的吃包子,怪不得齐曳刚刚的眼神怪怪的,原来两人认识,也就知道昨晚她在撒谎了。

    男子托腮看着梧月桐,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老实说,昨晚黑乎乎的没看清,现在发现这人有一张不输女人的脸,在配上这一身红衣,活脱脱一人妖。齐曳把他的脸扳正,面无表情:“秦凛鸿,你若是不想吃饭就赶紧走,我不介意通知那些人回来。”

    梧月桐放下碗:“舅舅我吃好了,我在车上等你。”

    “去吧。”

    见美人走了,秦凛鸿无趣的咬了一口包子,一脸郁闷:“我就看一会儿又不会少块肉,你用得着那么防着我吗?”

    “收起你那花蝴蝶的翅膀,你招惹谁我都不管你,但你别招惹我外甥女。”

    “那万一你外甥女看上我了呢?”秦凛鸿对自己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小女孩不都喜欢这张脸吗,虽然他一点都不喜欢。

    齐曳没说话,低头喝粥,好像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考虑。

    “话说,你那外甥女那一针扎得好啊,直接把我弄晕了。”

    说起这事,齐曳也纳闷,桐儿失忆之后性格变沉稳了不说,居然还有防身手段了。不过这样是好事,不然以后嫁人若还是那天真的样子,怕是要吃亏的。

    梧月桐将小白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顺毛。那个人叫秦凛鸿,她看过杂记,好像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现在三个国家鼎力,除去她现在所在的诛凰国,还有商周和大秦。三个国家长年征战,为了地盘争夺不休,已经持续三百多年了。所以现在兵权在握的人皆是国家的肱股之臣,也证明了他们没有时间回家团聚。

    秦凛鸿气质不凡,虽然他表现得吊儿郎当的,但他举手投足间的贵气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养成的。她就在太子身上看到过这种气质,如果没有猜错,秦凛鸿是大秦的皇室。二舅舅,怎么会和大秦皇室之人那么熟悉?在这样三国鼎立的状态下,和别国皇室交往密切,会不会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