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庶女挑衅狼咬人
    梧月桐就这样胡思乱想的到了扬州,一下马车就看到了齐府的大门。门口站着两位妇人,还有丫鬟婆子若干。

    梧月桐摘掉面纱,两妇人对视了一眼,惊疑不定的上前。

    “像啊,实在是太像了。”

    齐曳介绍道:“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二舅母。”

    年长一些的是大舅母沈氏,年轻的是二舅母孙氏。说起来,二舅舅也才三十出头吧,她的夫人很年轻的样子。

    沈氏拉着梧月桐左瞧右瞧:“太像了。”

    孙氏是齐烟嫁出去后再嫁进来的,没见过本人,但见过画像,自然没有沈氏感触深。所以她拉着梧月桐,柔声道:“桐儿这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晚上去见你外祖母。”

    沈氏道:“现在去见吧,老人家早就盼着你来了。桐儿没关系的吧?”

    “没关系,我不累。”本来就不累,晚上在驿馆睡了一觉,今天就坐了两个时辰的马车。

    一行人朝老夫人的院子走去,齐骆是镇国大将军,他的将军府自然很大。齐曳行商有钱,院子也装潢得足够舒适精致。总的来说,这院子虽然没有梧府大,但胜在景致极美,假山流水大气磅礴。有过见过世面的女主人,院子也装饰得好看一点。

    进了老夫人院子,众人看到梧月桐的样子皆惊喜不已,立马有丫鬟进去禀报表小姐来了。

    老夫人被嬷嬷搀扶着起来,看到梧月桐就红了眼眶:“烟儿……”

    孙氏走过去扶住她,道:“娘,这是桐儿,烟妹妹的女儿。”

    “桐儿?”老夫人握住梧月桐的手仔细查看,眼泪忍不住往下掉。是桐儿,烟儿长得温婉一点,桐儿眉目有些像他父亲。

    此情此景,梧月桐也忍不住鼻尖酸涩。她握住老夫人手腕,不着痕迹的把脉,又仔细查看她的面容。老夫人看起来才六十多岁,身子却一点都不硬朗。年轻时候太过操劳,留下了很多病根。再加上多年前白发人送黑发人,郁郁寡欢,眼睛也不太好了。这是心病,得慢慢调养。

    梧月桐缓缓一笑:“外祖母。”

    “哎_”老夫人将梧月桐抱在怀里,这声外祖母真是甜到她心里了。

    因为想着梧月桐现在是失忆的状态,太热情了反而会令她不习惯,所以众人没怎么提伤心事。但说到这事,老夫人又哭了,一口一个她苦命的外孙女。

    “外祖母,您现在不能再哭了,对眼睛不好。”梧月桐从随身香囊里拿出几片叶子,用热水泡开后再用丝巾沾水敷在老夫人眼睛上。众人皆好奇的看着她的动作,过了一会儿拿开丝巾,老夫人眨眨眼睛欣喜道:“哎?眼睛舒服了许多,也看清楚了一点。桐丫头,你怎么做到的?”

    “我最近迷上了看医书,书中正好提到用天心叶可以清障明目。不过这只是暂时的,要想眼睛一直保持清楚还得用药。还有啊,外祖母你得少哭,屋子里香味重的东西也要撤掉。要经常在院子里走动走动,晒晒太阳,对身子也有好处。”梧月桐尽量隐晦的提醒,要是突然变得医术高超是人都会怀疑的。

    沈氏笑笑:“咱家这是出了一个小神医啊。”

    一屋子的人都忍俊不禁,不过都知道是玩笑话,毕竟医术是需要日积月累的,可不是看几本医书就能成为神医的。

    天气越来越冷了,扬州的气候比京城暖多了。

    梧月桐看着这个雅致的屋子,她们说这是齐烟出嫁之前的闺阁。这么多年了还保存得完好,可见老夫人对齐烟的疼爱了。

    原主母亲一定是个大才女,书房的书有好些都做了批注,秀气的字体看得很舒服。这样美好的女子,为了生原主居然去世了,真是可惜。

    阳光正好,小白在花丛中追着蝴蝶玩。辞旧则在一旁看着它,怕它到处乱跑迷了路。梧月桐趴在窗子上看着,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呀!好漂亮的小狗啊。”

    “表小姐,这不是狗,这是狼。”

    小白也嗷呜几声表示自己是狼,不是所谓的狗。

    齐媛媛被这灵性的狼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表姐,它好可爱啊,可以送给我吗?”

    梧月桐对这个齐媛媛没有印象,所以一时没有说话。

    辞旧忙过来低声道:“这是三小姐齐媛媛,大舅老爷姨娘所出。”

    梧月桐了然点头,她就说大舅母那样有教养的人怎么教出这么不懂规矩的,小白养得这么活泼还派了贴身丫鬟专门看着,一看就是主人的爱宠。结果她一开口就想要去,也太没有脸了。

    “表妹若是喜欢别的东西,表姐倒可以考虑一下,但小白不行。”

    齐媛媛有些不开心了:“可我就是喜欢这是小狼嘛,表姐你就忍痛割爱一下呗。对了,我舅舅前几日送了我一只狐狸,我用狐狸和你换好不好?”

    “我说了,不行。”

    齐媛媛一跺脚:“不行就不行,不就是一只狼吗,那么小气做什么……啊!”

    也不知是不是齐媛媛的态度惹怒小白了,它扑上去就是一口。齐媛媛惨叫一声一脚将小白踢开。

    “不要!”梧月桐阻止不及小白惨叫一声被踢进了草丛之中。梧月桐直接从窗子里翻了出来,冲过去查看小白情况。还好草丛很软,而且没有伤到腰。狼的致命处在腰,只要没有伤到腰就没什么大概。小白在草丛滚了一圈大概摔懵了,看到梧月桐过来忙跑过去蹭她。

    齐媛媛捂着脚恨恨道:“我一定要杀了这只畜生!”

    齐媛媛的丫鬟都吓傻了,被齐媛媛掐了几下才回神。

    “你给我,去把那只小畜生摔死!”

    那是表小姐的宠物啊,她怎么敢!

    梧月桐抱着小白站起来,冷冷道:“不想你家小姐死,就去请大夫,要是得了什么病,可别怪我了。”

    “你!”齐媛媛盯着梧月桐,一脸愤恨。

    最后大夫给齐媛媛清理了伤口,也检查了小白的牙齿之后表示无大碍,齐媛媛却吵闹不休的要杀掉那只狼。

    “杀掉那只狼?”孙氏冷笑,“我说三小姐,您还不明白呢。若不是你故意招惹,那狼会咬你吗?那狼性格那么温顺,谁摸它它都没有咬人的迹象,为什么你一去它就咬你呢?”

    齐媛媛哑口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