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奇怪山洞遇老者
    “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朝梧月桐要东西,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孙氏说完转身离开了。

    谁不愿意自己的丈夫只有自己一个妻子呢,齐家世代兵权在手,男人们在外面打仗,女人在家奉养父母。所以齐家男子一般都没有姬妾,很是惹人羡慕。齐媛媛的生母是爬床得来的宠幸,她肚子也争气,一次就有了身子。无奈,只能把她纳为姨娘。沈氏也待她们母女不薄,好吃好喝的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们,连她女儿都由她自己抚养。偏偏姨娘养出来的庶小姐却是这样的性子,这次居然想去挑衅梧月桐,活该被咬。

    梧月桐看着面前啃骨头的小白,有些出神。小白是狼,没有狗的诚服性。它现在还小,所以凶性没有表露出来。若是长大了,她会不会管不住它?

    “小白,你今天咬人是你的不对,知不知道?”

    小白低头啃骨头,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但梧月桐想去摸它脑袋的时候,它却躲开了。

    “嘿你还有小脾气了,”梧月桐笑了,蹲在它面前,“我不是说你咬她不对,她这么对你是该咬。但你以后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咬你才能咬知道不?你要是听话,以后每顿都有肉骨头吃。”

    “嗷呜嗷呜……”小白叫了两声,继续啃骨头。

    梧月桐看着它,一脸笑意。

    齐曳站在窗外看着她,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他本来是不赞同有凶性的动物留在梧月桐身边的,但看到一人一宠的相处方式,齐曳突然不想干涉了。他这个外甥女,从小就没了母亲。兄长忙于学业,父亲忙于政务。继母对她虽好却不好好管教,任由她长歪。如今失忆什么都不记得,就算她装得再像,齐曳也能看出她眼底其实是没有感情的。唯独对一只狼,像是放入了心里。这样的梧月桐,他怎么舍得让她丢开那只狼呢。

    之后梧月桐在齐府住的这几天都没有在看到齐媛媛,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禁足了,不过梧月桐也乐得自在。

    在这里住了半个月,老夫人身子好了不少,梧府也派人来催了。毕竟这里是外祖家,没有长住一说。

    回到京城之后,梧月桐就把小白送回了山上。在山上小白也自由一点,梧府管家的毕竟还是佟氏,小白待在梧府说不定有危险。

    回梧府住了几天,梧月桐又跑山上住了。小白在山林中跑来跑去,梧月桐跟在他后面。一路发现珍惜的草药就连土一起挖下来,然后移栽到竹屋前的地里去。有时候小白经常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回来,什么一只死掉的麻雀啊,片红色的树叶之类的,直到小白有一天叼回来一只骷髅,梧月桐不淡定了!

    看骷髅的形状可以确定是人的头骨,还是男人的头骨。死之前应该年纪很大了,小白去哪里叼回来的,不会去挖人家祖坟了吧!

    梧月桐又好气又好笑:“哪里叼来的?带我过去。”

    一主一仆又继续往深山里走了,走了不知道多久,脚下的草地开始变得湿润。再往前走,梧月桐就听到了瀑布的声音,绕过一片丛林,果然是很大一片瀑布。

    瀑布旁边湿润,更适合草药生存,梧月桐一眼就看到了在瀑布旁边有好几株珍惜的草药。不过这些草药挖回去只能晒干,因为它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习性,移栽存活不了。

    小白站上一块石头朝一个山洞里喊了几声,这个山洞非常隐蔽,草木掩盖,外面还有天然的屏障。

    小白的骷髅就是在这里面叼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可怜的老人死在了里面。

    梧月桐从背篓里拿出骷髅,准备给它扔进去。小白却嗷呜一声跑进了山洞,进去就没影了。

    “小白!”

    梧月桐喊了几声小白都没有反应,她有些担心。刚刚扔骷髅进去好像没什么反应?等了一会儿小白还没有出来,梧月桐坐不住了,将匕首拿在手里她就进去了。

    洞口很湿润,长满了青苔,梧月桐一时不慎差点摔倒,还好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藤蔓,这才没有滑下去。洞里很黑,过了好一会儿梧月桐才适应里面的光线。看样子,似乎别有洞天?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洞给梧月桐一种恐惧感,她正准备退出去拿个火把进来,洞里面传出小白的喊声,梧月桐又止住脚步了。

    “小白!”

    “嗷呜!”

    不管了,小白在里面呢!梧月桐走了进去,适应了光线之后,发现这洞也不是那么黑。钻过一个矮小的甬道之后,视线豁然开朗。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宽阔的山洞,上面有阳光投射进来,洞里很明亮。在角落有一片草药,那是仅存在古书上的龙舌兰啊!居然有十几株!龙舌兰,对生长环境极为挑剔,喜阴喜阳又喜水,平衡稍微打破就长不出来。成熟龙舌兰的叶子可以解百毒,而根须却是剧毒!居然能在这里看到传说中的草药,真是值了。

    不过梧月桐没有忘记进山洞的目的,目光开始寻找小白的踪迹。发现小白趴在一个角落里啃着野果。小白什么时候改吃素了?梧月桐笑笑:“小白,快过来……”

    梧月桐僵在原地,因为她之前一眼一位是荒草的地方动了一下,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老夫多少年没有听到人声了,小娃娃,你走进些让老夫瞧瞧。”

    梧月桐没有动,只是道:“晚辈无意打扰,这就离开。”

    “你觉得,你还走得了吗?”

    梧月桐刚转身,那些盘踞在墙壁上的“树藤”就动了,一个个昂起了它的头,居然不是树藤而是蟒蛇。梧月桐闭闭眼睛,大意了,忘了龙舌兰只生长在蟒蛇出没的地方,因为需要蟒蛇的口水滋养。小白啊小白,你这次害死我了。

    小白终于良心发现,自己被一个果子诱惑结果把自己的主人带入了危险的境地。不由得朝说话的人龇牙咧嘴,一言不合就要扑上去的样子。

    一条蟒蛇“温柔”的卷起小白,任小白如何挣扎都逃不出来。梧月桐脸色白了几分:“前辈何必和一只宠物过不去?”

    “你若不想它死,你就走近些。”

    梧月桐无奈,握紧匕首就一步步走过去。直到离说话之人十步远才停下来。这个时候,梧月桐也看清了说话之人的外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