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通过考验收为徒
    老人身上长满杂草,脸上也是胡子头发一大堆,根本看不清五官。只能依稀看到头发后面是一双眼睛,正静静的盯着她。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老人开口了。

    “好个俊俏的丫头啊。”

    梧月桐又看了被蟒蛇卷起的小白一眼,小白已经不挣扎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勒晕了。

    “你一进来就盯着那兰花,你认识?”

    梧月桐深吸一口气:“认识,龙舌兰。”

    “这么说,丫头还会医术?”

    “会。”

    “那我且问你,梦魇之症怎么解?”

    “梦魇之症是由于气血两虚,气不周运,气滞血瘀,凝阻经脉所致。可用黄芪、党参、当归、甘草水煎内服,半月为一疗程。”

    “那坏血之症呢?”

    “坏血之症……”

    像是遇到了自己的老师,一问一答梧月桐都答得很全面,有些是自己后来琢磨出来更好的配方。老者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梧月桐都答得很清楚。

    “丫头对医术的理解与你的年龄不符啊。”

    “我有一个好的师傅,倾囊相授。”

    “噢~你师傅叫什么名字?”

    梧月桐沉默了一瞬:“家师行事低调,曾嘱咐我在外,不要提及他的名讳。”

    “哈哈哈,你这个师傅,脾气倒是怪得很啊。”老者笑了笑,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虽然他笑得并不好听,但梧月桐也不敢说什么,只是道:“前辈,晚辈无意打扰,前辈能否放我的宠物一马?”

    “我若是不放呢?”

    梧月桐顿了顿:“那晚辈就得罪了。”梧月桐说完匕首就插向蟒蛇的肚子,蟒蛇及时躲开了,朝梧月桐嘶鸣了一声。但它躲开的动作让小白落了下来,梧月桐抱住小白撒开一把药粉就往山洞外面跑。可惜还没跑几步就被蟒蛇卷了起来,倒吊在了山洞上,虽如此,梧月桐还是及时将小白扔了出去。

    老者声音意味不明:“心软的丫头,你若刚刚撒的是毒药,你还真能跑出去。”

    “晚辈知道,这些蟒蛇陪了前辈许久,自然不愿伤害。而且师训有言,出门在外碰到前辈,一定要以礼相待。因为中医代代相传,源头皆是出自一脉!”梧月桐被倒吊着,大脑充血,但好歹把心里想说的说出来了。

    “难得遇到一个合心意的啊,太难得了。”老者呢喃了几句,随后语气兴奋道,“丫头,你可愿拜我为师,入我师门?”

    梧月桐一愣:“可是我已经有师傅……”其实现代那个不算师傅,算老师,毕竟他也带过很多学生,只是梧月桐比较有天赋,所以格外受他照顾。

    “老夫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你那个师傅都不让你提他的名讳,我不一样,你以后出门在外,别人问你师承何人,你大可以骄傲的说,你师傅乃是神农谷谷主万重山是也!”

    神农谷?听起来是很厉害的样子,不过一代谷主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看他控制蟒蛇的熟练程度,是有几分真功夫。学无止境,更何况是中医这样博大精深的学术,多学点东西总没有好处。所以梧月桐没怎么思考的就答应了,蟒蛇这才把她放下来。

    梧月桐摇晃了一下,不晕之后恭敬的跪下:“弟子梧月桐拜见师傅!”

    “哈哈哈……想不到在老夫有生之年还能再收一个徒弟啊,梧月桐是吗,从今日起,你就是神农一脉第七十八代传人。你,可别辜负为师的期望啊。”

    “徒儿定不负所望!”

    “好,起来吧。在你左边那块石头后面有个包裹,你拿出来。”

    梧月桐起身,拿出石头后面的包裹,在万重山的示意下将它打开。里面是一本书还有一个印章,印章散发着香味,随便一闻就知道混合了多种草药。书上面写着四个字——神农笔录。

    “这本神农笔录只有历任传人才有资格看,里面记载了历任祖师爷的药方与心得。多少人为了这本笔录费尽心机,不惜手足相残,欺师灭祖。丫头,你准备好接受这个重任了吗?”

    梧月桐突然觉得这本书变得无比珍贵,之后说不定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她重活一世的目的是什么?是平稳庸碌的过一生,还是跟随着自己的本心,一路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若是前者,那和上一世有什么区别?所以……

    “我接受。”

    万重山欣慰点头:“至于这个印章,是神农谷谷主的信物,你要妥善保管。等你将神农笔录里面的东西看完,师傅的故事也可以开始讲了。”

    “好!”

    梧月桐在山洞里待了几天,第一件事就是把山洞整理了一下,把万重山身上的杂草清理了一下。还让辞旧送来了干净的衣服,当然,辞旧不知道山洞的存在,梧月桐给她的解释是在山里住着穿男装毕竟方便。至于小白,天天跟着梧月桐跑山洞,居然能和蟒蛇打成一片了。

    梧月桐就是这样,在梧府住了几日,山上再住几日,平日早出晚归的,除了辞旧,谁都不知道她在干嘛。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天气彻底入冬了。

    鹅毛般的大雪飘落下来,将天地化为一片雪白。辞旧给小白做了几件小衣服,生怕它冻着了。小白也长得很快,都到梧月桐膝盖了。

    这一日,梧月桐拿着吃食进了山洞。因为下了雪,还结了冰,地面很不好走。梧月桐干脆用藤条荡了进去,这段时间爬山洞,身手灵巧了不少。

    “师傅,我给你带包子来啦!”

    因为山洞内湿润,被子之类的东西很容易潮湿,梧月桐是想将万重山农出去的。可拨开杂草才发现,地上深深的铁链锁着万重山的手脚,他手脚已经坏死不能用了。万重山说他被锁在这几十年了,终于把仇人给熬死了,他自己也出不去了,也不想出去了。

    梧月桐给带来了新的被子,围在万重山身上,希望可以让他暖和一点。

    “丫头,别费力气了,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你坐下来,师傅有话和你说。”

    梧月桐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小白就趴在梧月桐旁边给她取暖。

    “你听说过神农谷吗?”

    梧月桐摇摇头,原主就是一个被宠坏的闺阁小姐,对外面的事是丝毫不关心的,神农谷这种一听就是江湖的东西,她更不会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