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神农往事心愿留
    “没听过也正常,神农谷真正辉煌的时候是在一百多年前。那个时候,多少人万金求神农谷一药。只要神农谷的弟子出门,那不管去哪个国家都是被奉为上宾对待的。直到五十年前,神农谷出现一场大火。大火烧起来很诡异,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一把火烧光了谷内所有的草药,祖师爷他们说,这是天神对神农谷的惩罚,因为这些年神农谷太嚣张了,弟子们都被养得气焰高涨,忘了初心。

    这一次对神农谷的打击是巨大的,我的师傅深受打击一病不起,临终前将谷主传给了我。我的师弟,人称鬼手老人,对此很不服气。我当年也是年轻气盛,与他各种明争暗斗。最后,谷内人才凋零,死的死,走的走,我唯一的徒弟也被他害死了。在我悔恨之际,被他重创,锁在这个山洞。他想重创神农谷辉煌,可他找不到神农笔录还有谷主印章。

    这么多年,他用尽了手段,甚至拿我做实验,我都熬过来了,最后生生把他给熬死了啊,哈哈哈哈……”

    梧月桐觉得万重山的笑容很是凄凉,熬死了仇人有什么用,最后自己也油尽灯枯了。

    “不过,老天爷对我不薄,在我弥留之际还遇见了你这么一个丫头。丫头,神农谷嫡系一脉还有很多人存在的,他们只认神农笔录和谷主印章,只要你找到他们,他们就可以拥立你成为下一任谷主。丫头,你可愿满足师傅的心愿?师傅不愿神农谷,落在鬼手老人的后代手里啊。他那样心狠手辣之人,如何能培养出好的后代?”

    “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嫡系一脉,夺回神农谷。”

    “好孩子,这样为师就放心了。”

    “师傅快吃包子吧,包子要凉了。”

    师徒二人吃着半凉的包子,心里有事连包子都不太香了。

    天气这么冷梧月桐就没在山上住了,只是依旧每日早出晚归。从山上回来之后,意外碰上了梧自南。

    “爹。”

    “桐儿啊,这半年以来,你总是往外跑,在玩什么啊?”

    梧月桐笑笑:“没什么啊,舅舅送了我一间铺子,我就去铺子里看看,学学怎么做生意的。”

    “你有这个心是好的,但女孩子还是应该呆在家里才好。铺子自有掌柜的打理,你也该静下心学学刺绣了。”

    梧月桐没说话,低头看着自己脚尖:“爹,你知道的,我不爱学那些。”

    梧自南没说话,他看着女儿如今的样貌,就觉得以前自己这个做爹的忽略了女儿,不由得叹口气:“明日三公主在梅园举行宴会,你跟着你妹妹一起去玩玩吧。”

    “不去。”

    “听话!去多结交一些朋友,和你妹妹一样,作诗品茶多好?”

    梧月桐冷笑:“我什么都不会,是去衬托梧月槿有多优秀吗?”

    梧自南震惊了,他是第一次听到梧月桐说这样的重话。梧月桐本来心情就不好,梧自南还一直过来摆父亲的架子,早干嘛去了,忍不住话就说重了一点。但看到梧自南的表情,梧月桐又有些心软了。原主被养成那样也不是梧自南的错,他是丞相,公务繁忙的很。而且他对原主一直都是有求必应,真正有错的是佟氏。

    “爹,对不起,我明日去宴会就是了。”

    “桐儿……”

    梧自南想说什么,但梧月桐没有给他机会。前世,梧月桐是孤儿,被叶家收养。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是寄人篱下,也不会去奢求有什么亲情之类的。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家人相处,她宁愿去配几个药方看几页医书,也不愿去处理这种亲情关系。因为不奢求,所以可有可无,也不会难过了。

    其实梧月桐很纳闷,你说那些女孩子一个个吃饱了没事干干嘛大冬天去赏梅。自己坐在屋子里赏院子里的梅花不行吗?一个个冻得鼻子耳朵通红又自己遭罪,还得啃着冷冰冰的糕点自称这是什么风雅?

    算了,既然决定要去宴会了,梧月桐就让辞旧和挽眉简单准备一下。妆容不用太浓,素雅一点就好,她又不是去出风头的。衣服也不用太华丽,简单的青色罗裙就很好看啦。

    挽眉正在帮梧月桐挑选着簪子,一转身看到自家小姐撩起长裙将匕首绑在大腿上吓个半死。

    “小姐你在做什么?”

    “匕首我得随身携带啊,干嘛大惊小怪的?”梧月桐绑完了匕首又在袖子里面绑了几根银针,而且小药瓶又带上了几个。

    挽眉咬咬唇:“小姐,你这些东西要是查出来,那些人会以为你对公主不利的。”

    “我是丞相府三小姐,谁敢查我?”

    再说了,梧月桐现在瘦成了一个“弱女子”,谁会相信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会在大腿里面藏匕首啊。

    辞旧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她表示支持,一边从妆奁盒里拿出一枚造型别致的梅花簪子,道:“小姐,你上次不是说有一只梅花簪子不见了吗,奴婢又让人给您打造了一枚,而且它是中空的,里面可以放银针。”

    “聪明。”梧月桐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将银针放了几枚进去,别在了头上。挽眉都要对这两主仆无力了,一边给梧月桐头上再戴上一根流苏簪子。检查了一下妆容和衣物都很得体,就可以出发了。

    挽眉跟着梧月桐去参加宴会,辞旧得上山给小白喂食。

    来到门口,车夫已经在那等着了。梧月槿和梧月樱姗姗来迟,一个个装扮精致得跟天上的仙女一样。梧月樱看着梧月桐身上的裙子,再低头看看自己桃红色的裙子,突然觉得自己精心的打扮还不如对方随便穿穿,不由得心里有些不平衡。

    梧月槿认真的看了梧月桐一眼,笑道:“三姐就穿成这样去参加宴会吗?”

    梧月桐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只是觉得三姐很漂亮呢,随便穿穿就把妹妹们比下去了。”

    梧月桐懒得理会她的阴阳怪气,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很大,坐下三个人绰绰有余。车内还有炉子,一点不会觉得冷。梧月桐端起热茶喝了一口,想着待会儿要顶着冷风赏梅就觉得有些头疼。

    “有空给我做顶帽子,要白色的。”挽眉手工很好,梧月桐身上这件披风就是她做的。

    “好的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