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白雪红梅不争春
    说起来,这是梧月桐瘦下来之后第一次正式在众人面前露面。之前虽说在一些夫人口中传开,但很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自然是不太相信的。这次听说赏梅她也会来,好多小姐皆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关注着。毕竟这一位,以前闹得笑话可不少啊。

    三公主凰清漪坐在凉亭内喝茶,四个角落皆燃着炉子,凳子上都铺着软垫,再加上宫女们站在一旁给她挡风,其实她是不会太冷的。白皙的手指捻起一枚果干,染得鲜艳的豆蔻称得手指白皙如玉。

    游雨茗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柔声道:“这果干倒是甜得很。”

    “这是我二哥特意为本公主寻来的,自然与一般的果脯不同。”

    “二殿下待公主真好。”

    “你若嫁给我哥哥了,我哥哥待你更好。”

    游雨茗羞红了脸低头,但眼中却没有丝毫害羞的感情。二殿下是很优秀,但有太子殿下珠玉在前,谁还看得上二殿下啊。她游雨茗身为礼部尚书嫡女,知书达礼那是整个京城数一数二的,自然是太子妃最佳人选。

    又有两人走进了凉亭给凰清漪行礼,凰清漪端起茶杯,笑道:“哟,怎么板着一张脸啊,这是谁惹你了?”

    钱有倩勉强一笑,发现笑不出来干脆不笑了:“还不是我那个哥哥,心情不好就拿人撒气,这次连我的贴身婢女都被他抢去了!”

    游雨茗轻咳一声:“怎么什么话都拿到公主面前说。”

    钱有倩这才懊恼起身:“求公主见谅,这些东西污了公主的耳了。”

    “无妨,你哥哥心情不好是有源头的。”

    的确有源头,谁不知道他们钱府准备和丞相府做媒,结果被一口否决了。她们当然不会说丞相不是,只会说梧月桐眼光高。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还有脸嫌弃我哥哥。”钱有倩对梧月桐是鄙视至极。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她现在,变漂亮了。”

    “就她以前的样子,能有多漂亮。”钱有倩表示不屑。

    话音刚落,梧月槿银铃的笑声就传了过来,众人目光皆看向声音来源处。

    一行人绕过梅花树,原来是梧月槿交好的几位小姐过来与她说话,几人说说笑笑很是和谐。被几人刻意忽视在身后的女子一袭白色狐裘披风,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正仰着头看梅花呢。

    “这梅花开得倒是不错。”

    挽眉在一旁接口道:“那当然,这梅园是皇上送给三公主的及笄礼,每年都有人专门打理的,就是为了冬天开得灿烂好看。”

    “梧小姐若是喜欢,可以常来。”

    原来是凰清漪几人见梧月桐迟迟不过来,好奇心驱使下她们自己走过来了。待梧月桐转头,她们才看清她的脸,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艳。

    挽眉忙屈膝行礼:“见过公主殿下!”

    梧月桐犹豫了一下,正准备也照做,却被凰清漪伸手扶住,道:“听说你失忆了,果然是真的,连本公主都不认得了?”凰清漪说着,伸手将梧月桐兜帽摘掉,“果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梧月桐不由得抽抽嘴角,摘她帽子干嘛,很冷的好吧,这公主还真是自来熟。

    “来,到亭子来。”

    凰清漪根本不给梧月桐说话的机会,拉着她就走。挽眉忙跟在梧月桐身后,小声的和她家小姐介绍。那两个和公主一起过来的,黄衣服的是礼部尚书嫡女游雨茗,蓝色衣服的是兵部尚书嫡女钱有倩。

    听到兵部尚书几个字梧月桐挑眉,那不是钱有为的妹妹?视线投过去,果然见钱有倩看她的目光复杂得很,有惊讶有嫉妒还有厌恶。

    来到凉亭,梧月槿见梧月桐和公主那么亲密眸光闪了闪,不动声色的上前拉住梧月桐的手,道:“公主殿下,我三姐前段时间伤到了脑子,若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臣女在此先赔罪了。”说完把梧月桐拉开,不给她接触公主的机会。

    梧月桐扯回自己的袖子,面无表情的整理着,丝毫不给她面子。梧月槿脸色有些难看,就不能配合一下吗,非得让那些人看笑话。

    梧月槿好友想帮她出气,遂开口道:“公主殿下,这单赏梅有什么意思啊,不如来玩行酒令吧?”在这样的天气喝着酸甜的梅花酒,再作诗那是再好不过了。当然,这对梧月桐来说,那就是等着出丑的节目了。

    没想到凰清漪却一口拒绝了:“再等等吧,待会儿太子皇兄他们也会过来的,到时候大家可以一起玩。”

    太子要来?

    这话一出众贵女都沸腾了,谁还惦记看谁出丑啊。太子殿下容貌就不说了,皇家出品哪个不好看的。他从出生就是太子,皇后贤良,母族强势,谁都无法威胁他的地位。只要成为太子妃,日后十之**就是未来皇后。最重要的是太子现在府里还没有人啊,连个侍妾都没有,多么纯情的少年郎啊,那些贵女们能不兴奋吗?

    要说纯情这点梧月桐很赞同,她上次给太子换个药他耳朵都能红,可不纯情吗。

    凰清漪就那么饶有兴味的看着众贵女们整理衣服首饰,还有的靠着柱子一脸娇羞,但大家都有一个动作,那就是目光频频朝外张望,等着太子什么时候来。这么多人只有两个没有动作,一个是游雨茗,正淡定的喝茶。一个是梧月桐。正托腮看着梅花发呆。

    要么是胜券在握,要么是毫不在意。这两人……很明显了,凰清漪眼神有些冷,她那么撮合游雨茗和她二哥,没想到人家看上的是太子,也太过不知好歹了。皇室中人都知道,性无大师曾让太子别轻易往院子里留女子,除非是遇到命定之人,否则将后悔此生。游雨茗没和太子见过百次也有九十九次了,太子对她依旧不冷不淡,她就绝不是命定之人了。

    趁着众人皆把目光看向门外,梧月桐悄悄离开了凉亭。

    这梅园很大很大,梅花清幽,白雪红梅煞是好看。裹着厚厚的披风梧月桐也觉得不那么冷,现在算是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赏梅了,这梅花是真的好看。

    弯腰捡起地上一枝枯枝,梧月桐在雪地上写了一句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这是宋。卢梅坡的《雪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