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被罚庵堂称心意
    梧月桐面无表情的站在院子门口,一个一个的扫过众人表情。唐若颜是担心,雪姨娘是幸灾乐祸,佟氏是假惺惺的担忧。至于梧自南,起身之后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昨晚去哪了?”

    梧月桐觉得很累,昨晚才知道师傅惨死,今日自己的贴身丫鬟就被打成这个样子。她身边的人,她似乎都保护不了。

    “没去哪,我在山上买了一间小木屋,心情不好就去那住几日。”

    “山上?”梧自南皱眉。

    “不信,你可以让管家去查。”

    “这半年以来,你总是夜不归宿,也是去了木屋?”

    “对。”

    “成何体统!”梧自南气得不清,“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好好的院子不住,偏偏去住什么小木屋?这要是传出去……”

    “传出去大家都会说,梧丞相教女无方是吗?”

    梧自南气得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梧月桐耸耸肩:“这十五年来,这样的笑话您听得还少吗?我现在不想呆在这个家,我就想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你喜欢做的事?你喜欢做的事就是一个人去住什么小木屋?有家不想回?这个家,究竟是怎么让你厌弃如斯了?”

    “那您能理解,哥哥之前为什么要搬出去住吗?”

    梧自南哑口无言,父女两吵架众人皆不敢在此时插嘴。良久,梧自南缓了几分语气:“你和你哥不一样,他是男子,你是女子,你以后是要嫁人的。”

    “嫁人?嫁给谁?是兵部尚书那个纨绔儿子,还是佟氏口中为我着想的娘家外甥?还是爹爹心中也同样认为,您的女儿现在只配得上这样的人?”梧月桐说话毫不客气吗,说得梧自南脸色发白,因为说中了!梧月桐如果是一个普通官员的女儿,嫁出去就更难了。就因为有丞相之女的名头,所以她才可以有资格挑选。但,也仅限于在那些人之中挑选。

    “你在怨爹爹。”

    “说不怨是假的。”

    “好……既然你不喜欢这个家,那就去庵堂为你祖母守孝三年吧。这三年,谁都不许去打扰。”

    “父亲!”唐若颜吃惊,“桐儿已经十五了!”守孝三年都十八了,出来都成老姑娘了,还怎么嫁的出去!

    相比于唐若颜的不敢置信,梧月桐简直觉得这是天降横财啊。离开梧府,三年在庵堂。就证明她有三年时间可以做自己的事不被人打扰啊,怪不得是父女,简直心有灵犀。梧月桐忙低下头,怕自己眼神表现出太开心而令梧自南改变主意。

    梧自南本来是想说出来吓一吓梧月桐的,现在见她“难过”得低下头,更加于心不忍了,正准备开口收回自己的话。没想到梧月桐抬头了:“好,我去庵堂。挽眉,去帮我和辞旧收拾东西。”

    “小姐……”去庵堂三年,回来什么都没有了啊。

    “需要我说第二遍?”

    “是……”

    挽眉忙去收拾东西了。

    见梧月桐这么倔强,梧自南气得眼前发黑,干脆一甩袖子走了。既然她这么想去庵堂那就让她去吧,反正去庵堂养养性子也好。

    待院子里的人都走后,唐若颜一脸担忧:“桐儿,你怎么和你哥哥一个脾气,这种时候要说点软话求求你爹爹啊。”

    “没关系的嫂子,我这一走就是三年。嫂子你别忘了你的任务啊,争取从佟氏手中夺权。”

    “我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记着,在庵堂里要是缺什么了,让人下来说一声,嫂子立马给你送过去,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放心吧。”

    辞旧也被搬上了马车,梧月桐亲自帮她上药。挽眉就让她留在了欣梧院,毕竟还得留个可靠的人看着院子的。

    梧家的庵堂在山上,有专门的人看守着,里面供奉着历代梧家先祖。老夫人的牌位是最新的,梧月桐进了庵堂后,门就被缓缓关上了。这个门,三年之后才会打开了。

    梧月桐在庵堂待了几日,待辞旧伤好后她就要离开了。

    “小姐你去哪啊?”

    “我这一走啊,庵堂就交给你了。以后有人来,你就帮我应付过去。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总之你别担心我。”

    梧月桐拿了个包袱就翻墙出去了,辞旧无奈,只能回去。

    小白现在已经长大了,几日不喂食他也可以自己找吃的。听到梧月桐脚步声的时候,小白立马从竹屋冲了出来,亲密的蹭着她。梧月桐摸摸它的脑袋,看着木碑:“师傅,我现在要去白杨城了,您放心,我一定接任神医谷回来见您!”

    梧月桐说完戴上了面具,这面具是新买的,精致得很。衣服她也换上了红色,梧月桐这个名字,可不能让旁人知晓。

    一匹马快速穿过山路,一只白狼跟在一旁奔跑着,一红衣女子背着包袱坐与马上,这就是之后梧月桐给人的印象了。

    白杨城在诛凰和商周交界处,那里长年战乱,百姓们是在那里是住不长的。可又有谁知道,白杨城的深山之内,有个苍穹之巅,那里,有着世人口中神秘的神农谷。

    驿站。

    “小二,再来一壶酒!”

    “好嘞——”

    喊话之人喝了一口酒,吐出一口浊气。

    “唉,这刚歇两日,又打起来了。”

    “可不是吗,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就希望天下能早点统一,我们百姓能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再也不用为打仗奔波了。”

    “唉,别说了,这一趟又是血本无归,吃饱了就离开这里吧,我可不想把命都搭在这。”

    “啪。”

    “哎?你瞧瞧你,这么一点酒就不行了……不对,有点晕……不好,这酒有问题……”

    话音刚落,整个驿馆内的人接二连三倒下了。之前还热热闹闹的驿馆,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掌柜的给店小二使眼色,后者忙将门锁上,驿馆也挂上今日暂停营业的牌子。

    掌柜的将算盘敲了几下,道:“今日几个?”

    “嘿嘿,四十六个。”

    “一个二十两银子,四十六个就是……九百二十两,不错,本钱回来了,动手。”

    “哎,好嘞!”

    就在两人动手搬人的时候,紧闭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心里有鬼的两人一惊,店小二忙凑到门缝一看。

    “掌柜的,来了个女人!”

    “女人?什么样的女人?”

    “不知道,戴着面具,看身材倒是不错!”

    “年轻女人可以得八十两啊!让她稍等!留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