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除夕夜变事情败
    白修文走在街上,空旷的街道寂静无声,只有他悠闲清浅的脚步声。忽然,他脚步一停,转身就往身后撒了几枚银针。身后空无一人,银针被扎在墙壁上,连影子都没有。

    “是我多疑了?”白修文皱眉沉思,之后加快脚步进了一个院子,一盏茶之后出了院子,这才放心离开。

    而他银针扎在的那面墙之后,有一个人紧紧捂着手臂,额头上冷汗直冒。在确定白修文真的离开之后,那人才踉踉跄跄的逃走。

    梧月桐从房间出来,脚步匆匆的来到另一个房间。叶询一脸焦急的看着她,道:“师傅,您救救锦岸吧!”

    大长老在一旁摇头:“毒已入心肺,回天乏力。”

    一旁的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躺着的那个人是她的哥哥啊,她唯一的亲人!

    梧月桐一脸冷静:“都让开。”

    说完走到床边,仔细查看锦岸的情况。锦岸中的是毒针,上面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因为只划破了一点皮,所以能坚持到现在。但一路跑回来,毒已入心肺,的确无药可救。

    锦岸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谷主……白修文警惕性太高……我……已经很小心了……”

    “别说话。”梧月桐用几枚银针封住锦岸心脉,“叶询,龙舌兰呢?”

    “我接到他的时候立马给他用了,只缓解了一阵子。”

    看来温和的龙舌兰不管用了,只能用新鲜的了。梧月桐从香囊里拿出小药品,里面是龙舌兰的叶子磨成的粉末。粉末倒在伤口上,锦岸剧烈的挣扎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之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见龙舌兰有效,梧月桐又将药粉倒入锦岸口中,那滋味……

    整个过程旁人大气不敢出,就看到梧月桐银针几乎将锦岸插满全身,口中念着草药名字,叶询忙飞奔去取来。最后一株草药梧月桐正要放进嘴里,被叶询拦住了。

    “师傅,还是我来吧。”

    因为没有时间去磨成药粉了,梧月桐准备用嘴嚼烂的。但梧月桐怎么说都是姑娘,所以叶询就把草药抢过去嚼了。生嚼草药,苦的叶询整张脸都扭曲了。

    半个时辰的抢救,终于在毒入心房之前将毒解了。梧月桐松了一口气,一回头发现屋子里的人都跪下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

    “谷主,我们有罪。”大长老眼中闪着激动的光,“我们曾怀疑您的能力,喊您谷主也不过是因为神农笔录和印章。直到今日,我们在您身上看到了老谷主的影子,您并不比谷主差!”

    梧月桐欣慰一笑:“好了都起来吧,待锦岸醒了,再问问他跟踪白修文都听到了些什么。他们那群人各个心狠手辣,我们更加要万分小心。”

    除夕之夜,欧阳扶辰和将士们喝完酒,回到主账,里面早有一个人等在那里了。凰止衍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微微一笑:“舅舅。”

    欧阳扶辰板着脸:“胡闹,怎么可以亲自来这里?”虽然板着脸,但他嘴角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每年的除夕舅舅都是一个人在外面过,这一年是您五十大寿,止衍自然亲自过来陪您过了。”

    欧阳扶辰坐到他对面,叹口气。不知不觉都五十岁了,他都有七八年没回京了,也不知道这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舅甥两好好喝了一杯,除夕过后就没有这么惬意的日子了,又要开始打仗了。

    凰止衍是被暗卫喊醒的。

    “殿下,外面有些不对劲。”

    凰止衍穿衣起身,看了熟睡的欧阳扶辰一眼,走到帐篷门口看向外面。本该巡逻的士兵,此时一个都没有,的确很不对劲。

    有脚步声传来,凰止衍亲眼看到一群士兵双眼无神的朝主账走过来,很快就将帐篷包围了。暗卫想出去看看情况被凰止衍制止,依旧静观其变。

    陈信一脸意气风发的走过来,笑意盎然:“欧阳将军,出来见见如何?”

    凰止衍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舅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站在他身后。

    “舅舅?”

    “你在里面呆着,别出来。”

    欧阳扶辰说完走了出去,面无表情的看了包围自己的一圈人:“陈信,你这是做什么?”

    “很明显啊,现在这些人全部都被我控制住了,不受我控制的我也已经下药迷晕了,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陈信后来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药人感染控制,还好他做了两手准备。

    “束手就擒?你想杀了我然后自己当上将军?”

    “很明显不是吗?”陈信一脸胜券在握。

    欧阳扶辰被他的天真逗笑了:“陈信啊,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当不上将军吗,因为你蠢。老夫这个镇国大将军若是那么好当,那我早就死了。”觉得将军死了自己就可以上位,他还真是高估陈信的智商了,依旧是有勇无谋的匹夫一个。

    陈信被说得非常难堪:“老东西,死到临头了还嘴硬,那我就看看你被昔日这些部下亲手杀死是什么感受!”陈信说完就拿出铃铛摇了起来,那些人开始举起手中的武器朝欧阳扶辰冲了过来。

    欧阳扶辰内心很复杂,这些人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如今要他亲手杀掉,他于心何忍?眼看着那些士兵的武器要落在欧阳扶辰身上了,凰止衍也准备出去了,那些人突然停住了。

    一红衣女子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往众人眼前撒了一把药粉,之后拿起一支玉笛缓缓吹了起来。脚边的白狼借着月色仰天长啸:“嗷呜——”

    没过多久,那些被控制的兵全部恢复了清明,个个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武器,自己睡觉睡得好好的,怎么就会突然来这里了还举着武器?

    陈信一脸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他疯狂摇着铃铛可丝毫不起作用。

    梧月桐放下笛子,摇摇头为他的智商着急:“好歹你也是都尉,若药人如此逆天,朝廷还养军队做什么?直接养药人就可以一统天下了吧。”摸一下就能被控制,哪有那么邪乎。

    事情败露陈信自知活不长,所以他破罐子破摔的朝梧月桐冲了过去,若不是这个女人突然出现破坏了他的计划,他又怎么会如此?居然还敢嘲笑他蠢?他死了也要拉一个人陪葬!

    欧阳扶辰离梧月桐有些远,只来得及喊了一句姑娘小心陈信就冲到梧月桐面前了,他狰狞着笑容正准备将剑插入梧月桐胸口,却觉得腹部一凉,随后又被大力撞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