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万般巧合再相遇
    飞出去的同时陈信看到了站在梧月桐面前的人,那是,太子殿下啊……

    及时捅了陈信一剑的是凰止衍,撞飞他的是小白,梧月桐什么事都没有。但凰止衍还是转身查看她的情况:“你没事吧。”

    梧月桐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他是太子,边关这么危险跑这来干嘛?

    凰止衍挑眉:“你果然知晓我的身份。”

    梧月桐沉默。

    “欧阳将军是我舅舅,我来陪他过除夕,我又欠你一个人情了。”第一次她救了自己,这一次救了他舅舅,还真是万般巧合。

    欧阳扶辰走过来,看了看两人:“你们认识?”

    凰止衍一句话概括:“有过一面之缘。”看来他不想让他舅舅知道他受伤一事。

    欧阳扶辰点点头,不纠结此事,只是道:“姑娘,你对此次变故,是否早有预料?”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去帐篷吧。”

    大半夜的,主账灯火通明。小白美滋滋的趴在梧月桐脚边啃肉骨头,凰止衍看着它,心里有些感慨,半年不见,这狼都长这么大了,当初还是小不点一个呢。

    梧月桐简单概括了神农谷一事,还有他们抓活人试药的计划,当然,她和师傅相遇的那一段是略过的,让两人以为梧月桐生来就是神农谷传人。

    “我想,他们准备对将军出手是为了更好的抓活人试药。”若陈信当了将军,有把柄落在他们手上,那他们岂不是为所欲为。不管是过往的商人,还是俘虏的士兵,岂不是都能为他们所用?只可惜他们没算到,出了梧月桐这个变数。

    “这么说来,神农谷是不能留了。”欧阳扶辰脸色很难看,没想到当初在江湖享誉盛名的神农谷会沦落成这个样子。

    “不是神农谷不能留,是里面的人不能留。将他们清理了,真正的神农谷才能崛起。”

    欧阳扶辰了然:“看来姑娘早有计划,就是不知道老夫能帮到姑娘什么?”

    “我需要将军的军队能帮我封山,清理门户的事我们自己去做就好。”

    凰止衍突然开口:“你不会武功。”

    梧月桐点头:“是不会。”

    “可白修文武功不弱。”

    神农谷的人一般没有机会学武,因为大半精力都用来钻研医术了,哪有时间去涉及武学呢。梧月桐穿过来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再去学武就来不及了,所以她就没有去浪费时间,一身医术足够她自保了。

    “你说的对,看来我得准备再充分一点才行。”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行!”梧月桐和欧阳扶辰异口同声。前者是担心太子出了什么事那真是要被诛九族了,后者是担心那些人心狠手辣,凰止衍是太子,可不能有危险。

    “我意已决,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偷偷跟去。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

    梧月桐有些头疼,这孩子咋这么犟呢。

    最后在凰止衍有些耍赖的坚持下,三人达成了共识。

    第一件事就是先向商周宣布停战,之前他们宣布停战的,这次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商周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两方又停战了几日。

    三日后,苍穹之巅。

    不来这边不知道,白杨城白雾掩盖之下居然有这么高的山巅,一眼望不到顶,住在山上,一定高处不胜寒。可其实他们想错了,神农谷在阵法的加持之下,谷内四季如春,土地肥沃,药草遍地。这就是哪怕再内乱,也没有神农谷分支一说的原因。神农谷只此一处,别无分店。

    前面的人负责解阵,梧月桐站在后面看着。凰止衍站在她旁边,突然转过头看着她的脸,道:“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精致面具遮掩下的容颜是什么样的呢?凰止衍时常幻想着。

    梧月桐有些不自在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面具,心不在焉道:“我容颜丑陋,怕吓到你。”

    凰止衍轻笑:“容貌这种东西,没必要这么在意,我只是单纯想记住你的样子。”

    梧月桐没说话,只觉得这个少年魅力太大,令她有些把持不住。这时前面传来一声欢呼,原来是阵法解开了。梧月桐忙上前准备转移话题,突然被凰止衍按倒,前面传来了惨叫声。

    原来是阵中阵,直接触发了机关。被伤到的弟子立马有人上前查看,还好箭上抹的是迷药,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不过他们触发了机关,里面的人应该已经警醒了。

    梧月桐起身,面目表情:“服下解毒丹,冲!”

    “是!”

    苍穹之巅很高,但对于他们这些习惯了爬悬崖采药的人这都不算难题,一路遇到的机关毒障也不是问题。神农谷百年前被攻打了一次,这一次又被人攻上来了。但这一次不同的是,神农谷两派人马五十年来第一次相遇。

    白修文静静的看着大长老,笑道:“藏了那么多年,终于舍得出来了?”

    大长老冷笑:“藏?我们只是在等待正统的传人出现,然后来清理门户!”

    “正统传人?”白修文摇摇头,“除了我,你们还有什么正统传人?千烈啊,再怎么说你也是神农谷的老人,只要你们回来,还是可以继续继任大长老的位置的。”

    “在败类手下做大长老,那我还不如去流浪!”

    “大长老小心!”

    谁也没有料到白修文会突然出手,一掌打过来,带着毒风的一掌堪堪被凰止衍接住。虽然接住了,但凰止衍也退后了几步吐了血。

    梧月桐忙扶住他,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解毒丹。

    “你怎么样?”

    “我没事。”

    “太子?”白修文眯起眼眸,看向梧月桐,红衣面具白狼,“是你。”

    梧月桐冷冷看着他:“白修文,今日我就来代替师傅,清理门户!”

    师傅?白修文恍然:“原来你就是他们说的正统的传人?就凭你,一个黄毛丫头吗?”

    “当然是凭……我手中的神农笔录和谷主印章了。”

    梧月桐拿出两样东西,白修文才彻底变了脸色。怪不得他从万重山手中得到的神农笔录那样阴毒,药方更是奇怪。还好他留了个心眼,先在活人身上将药方试了一遍,这才知道是假的。老东西,死了都不忘阴他们一把。

    白修文负手而立:“太子殿下似乎押错了宝,今日你们一个都逃不掉。”什么少年英才,将太子传的太厉害了一点吧,刚刚对的那一掌,根本没有感觉到多少内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