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清理门户谷主归
    太子又如何,阻挡了他的计划,太子也照样除掉。

    凰止衍擦干嘴角血迹,意味深长一笑:“是吗?不如再来见识一下?”凰止衍说完运起一掌就朝白修文打过去,浑厚的内力令他惊愕不已。令他骇然的是当他准备运功抵挡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力已经凝滞了。千钧一发之际他只得将旁边的人拉过来挡了一下,虽如此两人还是一起飞了出去,被他挡在身前的人心脉具断当场死亡,而他也断了两根肋骨。

    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白修文忍痛站了起来,凰止衍果然名不虚传。可是……白修文试着运功,除了将自己又逼出一口鲜血外丝毫内力都没有了。所以刚刚是千烈故意激怒他,然后刺激他出手,凰止衍又趁机将毒打入他体内吗。

    “卑鄙!”

    梧月桐笑了:“彼此彼此,相比你做的那些,我还有许多需要进步的地方。”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梧月桐了,白修文又郁闷的想吐血。

    梧月桐环顾一眼周围的人,朗声道:“神农笔录和谷主印章在此,你们忘了祖训了吗!”

    这里有很多人还是被半强迫的,没有多少人真的如白修文一般丧了良知。特别是看到白修文已经不成气候了,梧月桐又拿出谷主印章,还有太子殿下在他们那边,很多人都主动臣服了。他们再厉害,也斗不过朝廷军队不是?

    还有一部分人赴偶顽抗,他们是白修文的亲信,亡命之徒,正打算拼搏一把逃出去。可下面又传来消息,苍穹之巅被军队包围了,白修文绝望了。

    “神农谷隐蔽上百年,你居然就这么将它亮于全世界,你违背了祖训,你有什么资格成为谷主?”

    “祖训是让后人有个庇护的地方,不是让你们玩什么隐蔽性,好偷偷干一些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白修文,你无路可逃了!”

    之后神农谷进行了大清洗,那些顽固不化的人通通被送入了大牢等候发落。那些阴暗的密室全部推倒,能救的药人就救,不能救就让他们留在谷里种草药。之后的神农谷就像是清洗了阴暗,连阳光都灿烂了不少。

    半月后,梧月桐站在山顶,冷风吹起她的裙子,袅袅婷婷。

    凰止衍走过去与她并肩而立,他现在是神农谷的贵客,可以自由出入。

    梧月桐抬头看了一眼明朗的天空:“这一次,多谢你了。”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梧月桐得找几个武林高手来护卫神农谷了。

    “我欠你两条命,这点事不算什么。”

    梧月桐轻笑:“何必算得那么清楚,我们现在应该算朋友吧。”

    “可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梧月桐正欲开口,一个黑衣侍卫跑了过来,在凰止衍耳边耳语了几句。凰止衍抬手让他退下,突然伸手拿掉了梧月桐头上的一只梅花簪,道:“那这个,就暂时当做信物留在我这了。我得回京了,你下次去京城,记得来找我。”虽然不知道神农谷的谷主为什么会住在京城外面的荒山处,但凰止衍不打算深究。

    看着凰止衍远去的背影,梧月桐摘掉了面具,缓缓勾唇:“小少年,你这样很容易让姐姐把你放在心里啊。”

    小白在旁边嗷呜了一声,适时的刷刷存在感。梧月桐戴上面具摸摸它的脑袋,笑道:“走吧,还有一大堆事需要处理呢。”

    三年后,京城丞相府。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整条街,门口看热闹的百姓皆洋溢着喜庆的笑容。今日是丞相大人孙儿满月之礼,凡是来观礼的百姓们都有赏钱。虽然赏钱不多,但还是有很多百姓来凑个热闹图个喜庆。

    佟氏领着管家在门口发着喜钱,亲朋好友们则在后院给孩子办满月礼。

    唐若颜抱着襁褓游走于各个妇人之间,梧月槿挂着温婉的笑容给她打下手。梧月樱则牵着梧思甜的手防止她乱跑,但显然已经四岁的梧思甜不太喜欢这个小姑,挣脱她的手就往大门外走出去。

    “甜甜!”

    “小小姐!”

    梧月樱和丫鬟们忙追着梧思甜跑,小小的人儿还以为她们在和她玩捉迷藏,所以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众人就看到府上刚及笄的庶小姐追着一个孩子跑得格外狼狈,不由得指指点点。

    梧月樱羞红了脸,一跺脚不追了,回了后院。让丫鬟婆子们去追,她一向不喜欢这个侄女,太鬼灵精还老是让她出丑。

    这么一耽搁,丫鬟婆子们都看不到梧思甜的人影了。

    梧思甜此时站在大门口,看着外面孩子跑来跑去心生羡慕,趁着佟氏转身的时候猫着腰跑了出去。大门口人这么多,也没人发现梧思甜跑了出去。

    和那群孩子们玩了一会儿,他们因为梧思甜是丞相府的小姐不带她玩。

    “为什么不带我玩啊。”梧思甜站在原地,有些委屈。

    “你是丞相府小姐,要是摔倒了我们都会遭殃,才不要带你一起玩。”

    “就是,我爹说了,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可娇气,以后见了你们要绕道走!”

    “你快回去吧,我们不和你玩!”

    有一个调皮的小孩还伸手推了梧思甜一把,梧思甜一时不备被推到在地,那些孩子皆哈哈大笑起来。

    梧思甜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啊,不由得伤心的哭了起来。那些孩子一哄而散,很快巷子里就剩梧思甜坐在那里哭。

    “哭什么?”

    梧思甜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不由得回头。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子站在那里,身后是自己家的马车。

    “他们欺负我。”

    女子蹲了下来,柔声道:“身为丞相府的小姐,怎么可以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哭?他推了你,你就把他推回去。力气没他大,你就回家练力气,等到把他打趴下,让他认你做老大。”

    梧思甜眨眨眼睛,懵懵懂懂:“真的可以吗?”

    “那当然。”

    “可是爹爹说,女孩子要温柔。”

    “嗯……那就偷偷的,在爹爹面前温柔,在外面强势,好不好?”

    “嗯!好!”

    辞旧有些无奈:“小姐……”你这样教小小姐真的好吗?

    梧思甜看了她们身后的马车一眼,好奇道:“我娘说,今日有个姑姑要回来,是你吗?”

    “真聪明,我是你的亲姑姑,走,姑姑带你回家。”梧月桐伸手,笑容明艳。梧思甜牵住她的手,嗯,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