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第一美人是花瓶
    “爹,你我都知道,我这样的名声人家未必看得上,你为什么不介绍五妹过去?”

    如果萧御看不上她,那她得多丢人?

    梧自南沉默了一瞬,缓缓道:“她想竞争太子妃。”

    梧月桐自嘲一笑:“所以,您就认定我没资格与她争?”

    “爹不是这个意思……”

    “那您是什么意思?明日就是皇后举办的宴会,您今晚告诉我让我考虑一下萧御。在您心里,我就不配去竞争太子妃是吗?”

    梧自南哑口无言,他的确是没想过梧月桐能去竞争太子妃,虽然她的容貌冠绝京城,但想当上太子妃不是光靠一张脸就能当上的。梧月槿是他的骄傲,梧月桐……他只能尽力给她最好的。

    梧月桐缓缓闭上眼睛,为原主默哀:“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您请回吧。白芍,送客。”梧月桐说完转身去了内室,梧自南欲言又止。白芍静静的站在他面前:“老爷,请回吧。”

    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叹口气就走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为梧月桐好,萧御这孩子一向孝顺,只要他爹坚持,他一定会娶梧月桐的。至于娶了她之后,就算是在家里放着,有他梧自南这个丞相在,萧御也不敢亏待了她。这是梧自南能想到的,对梧月桐最好的归宿了。

    梧月桐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的脸。仔细想想,京城中最有力竞争太子妃的是两人,一个是礼部尚书之女游雨茗,一个就是第一才女梧月槿。看九公主的态度,皇后显然比较中意梧月槿。梧月桐会容忍梧月槿当上太子妃,让佟氏母女二人心想事成?不可能的,梧月槿害死了原主,梧月桐这么多年只是没有抽出时间对付她,又怎么会看她心想事成呢?太子妃是吗,她也有争一争的兴趣呢。

    翌日,一辆辆精致的马车皆从官道而过,一路来到皇宫。

    梧月槿精心装扮了一番,还亲自在眉间画了一朵梅花,有着画龙点睛之美。佟氏站在梧月槿面前看着她,笑道:“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事,就是打败你所有姨母嫁给你父亲,生了你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儿。”

    梧月槿缓缓一笑:“娘,您放心,等我当上太子妃,唐若颜和梧月桐,皆不足为俱。”

    “我相信我的女儿,对了,那个游雨茗可是你最有力的对手。”

    说起这个,梧月槿就觉得天在助她。两年前三公主凰清漪出嫁之前,向皇后请求赐婚,当然,是把游雨茗赐婚给二皇子凰景行。虽然最后游雨茗以装病为由推了这次赐婚,但皇后怎么会给自己儿子娶一个本该赐婚给他弟弟的女人呢。皇后那边根本就不用担心,至于太子殿下会不会看重她,那就要看她们彼此的实力了。

    梧月槿出门碰到了梧月樱,见她也精心装扮了一番不由得挑眉:“三姐愿意带你去?”

    梧月樱点点头:“三姐说去长长见识也好。”

    “是该长长见识。”梧月槿没理她,径直往外走。梧月樱跟在她后面,垂头丧气,她就知道,有梧月槿在的地方,就没他梧月樱什么事。

    两人带着丫鬟来到门口,白芍已经站在马车旁边了,看来梧月桐已经坐上去了。梧月槿由丫鬟扶着上马车,坐稳后正准备开口,抬头的一瞬间所有的话皆留在了口中。

    梧月桐坐在马车内闭目养神,今日的她一袭大红色烟萝裙,称得她肌肤雪白,脸上画着淡妆与红衣浓淡相宜。头上只别着一只红梅步摇,精致又不失雍容。输了,光从表面上看就输了。

    所以梧月槿脸色有些难看:“难得见三姐穿这么显眼的颜色。”

    以往她都穿烟青色、水绿色,哪里穿过这么明艳的红色,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

    “参加宴会嘛,红色喜庆。”梧月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小脸。梧月槿偏头不去看她,安慰自己,太子殿下可不是那种只看外表的人。

    至于梧月樱,她就当来凑人数的吧。

    梧府的马车进了偏门停在了花园,毕竟是女眷,一般没有在宫门口直接下马车的。三位小姐下来后又有专门的软轿一路抬到御花园,宴会之处。

    梧府来得不早也不晚,梧月槿一来就被几个好友拉到一边说话去了,梧月樱也有玩得好的密友,就剩下梧月桐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白芍陪着她接收那些人的目光。好在没过多久,宴会的人就到齐了,宫女们也开始给众人安排着席位。梧月桐因为是丞相府的嫡女,身份比较靠前。

    待众人坐定,众女子皆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的人,毕竟今日来此的都是自己的对手,可不能马虎。而被打量得最多的就是游雨茗、梧月槿还有梧月桐了。

    “真是女大十八变,梧月桐居然这么漂亮了。”

    “是啊,若是选京城第一美人,非她莫属啊。”

    “她娘曾是诛凰第一美人,她有这容貌也不稀奇。但可惜的是她花瓶一个,丢了她娘的脸了。”

    “我要是有这容貌,我当花瓶也甘愿啊。”

    “你想得美……”

    ……

    众人并没有议论多久,皇后就过来了,身后跟着九公主凰清霜。

    待皇后坐定让众人起身,道:“今日邀请你们来参加宴会,不用本宫明说你们也知道,谁若是能让太子心动,本宫不但让你做太子妃,还重重有赏。”

    一院子的女人心思各异,皆不动声色的等着太子到来。

    而此时太子正在凉亭,拉着萧御喝茶呢。

    萧御一副苦瓜脸:“你说我该怎么办,快帮我想想主意啊!”

    凰止衍瞥了他一眼,道:“你也该娶亲收收心了。”

    “我也不是不娶亲,可我爹打算给我娶梧月桐这就过分了吧!”

    “听说三小姐已经瘦下来了,还很漂亮。”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萧御趴在桌子上,“我是不想成亲,做个浪子多好。”成亲了还得考虑这个考虑那个的,他觉得如果可以他一辈子都不想成亲,他爹要是想抱孙子了,多得是女人愿意为他生孩子。

    “不说这个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别给我装傻,从三年前开始就一直魂不守舍,那只梅花簪子都被你看烂了。可你偏偏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你这个太子真不知道怎么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