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十面埋伏一曲惊
    在萧御看来,凰止衍在感情这一方面真的是傻透了。对方说不喜欢打扰,他真的能忍着不去查她的下落。如今快要被逼选妃了,居然还在纠结当中。萧御都快看不下去了,他决定去偷偷帮凰止衍查一下。当初那块山头,究竟是被谁买下的。

    宴会已经举办一个时辰了,太子还没有露面,已经有很多人坐不住了。有些人想去方便,又怕自己走开之后太子来了,不由急得满脸通红。

    好在,皇后也觉得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便让人去把凰止衍请过来。太子殿下终于姗姗来迟,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跟着太子一起来的是九皇子,他比太子活泼多了,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众小姐,脸上挂着玩味的笑。

    梧月樱偷偷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期待九皇子能多看他一眼。

    凰止衍目不斜视的走到皇后面前:“母后。”

    皇后隐晦的瞪了他一眼,责怪他来得那么晚,面上还是笑着让他们兄弟二人坐下。随后朝下面道:“一直干坐着也无聊,不如你们都有什么拿手的才艺,拿出来让本宫看看?”

    不少人跃跃欲试,之后一个女子站起来,含羞带怯道:“小女先行献丑了。”

    梧月桐看着坐在上面的凰止衍,比起三年前,当初的少年的确长大了,但眼中也没有以往轻松了。这三年,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都没有时间去找她。如果不是说半月前他去过神农谷,梧月桐还以为他把她忘了呢。

    看的太久让凰止衍察觉到了目光,不经意间一抬头,两人目光相触皆愣住。随后梧月桐缓缓一笑,熟悉的笑容让凰止衍皱眉,为什么,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直在观察凰止衍目光的皇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梧月桐,梧月桐忙收起笑容低头,要是被皇后看到她当众挑逗她儿子,不免会留下轻浮的印象。皇后也惊艳于梧月桐的容颜,忙问贴身宫女,道:“这是哪家的小姐,本宫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是丞相府三小姐,这三年在庵堂为她祖母守孝,刚回来不久。”

    三小姐?皇后惊讶了,这丞相府专出美人啊,若是儿子看重这个三小姐也不错啊。所以皇后开口了:“不知梧三小姐,有什么拿手的才艺?”

    “噗呲……”

    有一个女子忍不住笑出来声,皇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笑什么?”

    女子忙出来跪下,道:“皇后娘娘息怒,臣女不是在笑这位梧三小姐,她是出了名的花瓶美人,只怕是没有什么才艺能拿得出手了。”

    花瓶美人?皇后觉得有些可惜。

    梧月桐起身行礼道:“回皇后娘娘,臣女会弹古筝。”

    “噢?你试试。”皇后表示很好奇。别人说她是花瓶美人,她又说自己会弹古筝。众人也很好奇,不少人都认为她是打肿脸充胖子,等着看笑话。

    立马有宫女搬来古筝架好,梧月桐坐了过去。前世她是叶家培养出来的一个门面,除了中医乐器也是要学的。那些西方乐器在古代自然是拿不出来,但古筝可以啊。

    纤细的手指放在琴弦上,梧月桐抬头看了凰止衍一眼,对方也在看着她。梧月桐浅浅一笑,既然决定了要争,自然要好好争一下。当十面埋伏的曲调一出来,众人不淡定了。

    凰止衍闭上眼睛,任由曲调将自己代入意境,应该说,曲子一出,没谁能抵挡得了这曲调。

    一曲完毕,不少人大汗淋漓很是狼狈,皆将指责的目光投向梧月桐。就连皇后,也久久不能平静,正欲开口,旁边传来了鼓掌声。

    凰止衍是发自内心的欣赏,温和道:“这曲子可有名字?”

    “十面埋伏。”

    “好名字,好魄力。”敢在这样的宴会弹奏这样的曲子,也不怕皇后怪罪,自然是有魄力。

    梧月桐起身:“臣女献丑了。”

    太子都开口夸奖了,皇后自然不会抹他的面子,只是让梧月桐坐下,然后让其他人表演。

    回到座位之后梧月桐将手放在桌子底下揉捏着,她有多少年没碰古筝了,一来就是十面埋伏这样快节奏的曲子,手指都快断掉了。白芍轻轻凑过来,用内功给梧月桐按摩着手指,低声道:“主子也太冒险了,刚刚若不是太子殿下,皇后只怕要怪罪。”

    “只要引起太子注意就行了,皇后那边最终还是会妥协。”

    “主子有把握令太子殿下注意?”

    “至少在这一群如水般莺莺燕燕的女子中,我这块石头还是很突兀的。”

    “哪有人把自己比作石头的。”

    “有啊,我就是。”

    主仆二人相视一笑,没有丝毫紧张之感。

    宴会终于来了重头戏,游雨茗表演的是舞。都说善舞的女子腰肢皆柔软,梧月桐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要将小腰扭断的弧度,若是让她来做,只怕是起不来。人家游雨茗不但起来了,还是在空中做的。

    这腰肢,啧啧啧,这要是抱起来多舒服。整个宴会,也就梧月桐没心没肺的看着人家跳舞了,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死了那一手腰。

    皇后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发现他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梧月桐身上,心里多少有了一些了解。

    游雨茗一舞完毕,起身的时候脚不稳了一下,差点摔倒。好在一个人接住了她,让她不至于这么狼狈。游雨茗以为是太子,毕竟在场只有太子武功那么高,隔着那么远都能冲过来接住她。所以她娇羞抬头,却发现是一个侍卫。不但是一个侍卫,他扶了游雨茗一把之后立马将人推开,朝凰止衍道:“殿下,风吟回来了。”

    “知道了。”凰止衍起身,“母后,我还有事,先走了。”

    “衍儿!”皇后想喊住凰止衍,被九皇子一把拉住:“哎呀母后,太子哥哥公务重要。”

    皇后无奈,只能挥手宣布宴会结束,毕竟太子都走了,她们还待着也没有意义了。

    那些在太子面前露过脸的皆暗自欣喜,那些还没露脸的只能沮丧,谁让太子太忙了呢。最惹人笑话的就是游雨茗和梧月槿了,前者是被一个侍卫嫌弃了,后者是精心准备了良久,太子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回去的时候,梧月槿多日来的伪装终于撕破,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梧月樱安慰了她几句被她怼得狗血淋头。梧月桐也乐意看两人互掐,所以什么话都没说。

    但显然梧月槿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毕竟他轻松的表情太刺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