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深夜造访定终身
    “你是不是很得意?觉得太子殿下对你刮目相看?”

    梧月桐没有说话。

    “你若真是这么想的,那你就想多了。你不过是靠着特立独行惹殿下多看了几眼,他若是知道这三年来你所谓的守孝,其实一日都没待在庵堂过,你说他会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梧月桐睁开眼睛看着她:“你派人查我。”

    梧月槿冷笑:“随便一查就出来了,之所以没有拆穿你是为了拿到你的把柄。这三年你不在京城,你能去哪呢?不管你去哪,身为大家闺秀三年无所踪,这样的人,如何有资格做太子妃?”

    梧月桐笑了,笑得很开心:“梧月槿,你怕了。你怕我当上太子妃,怕你和你母亲梦碎,更怕我报复你当初将我推倒撞在假山上,之后还准备毁尸灭迹的事。所以你就准备拿此事威胁我,想让我知难而退。”

    梧月樱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太可怕了,三姐和五姐都好可怕。

    “毁尸灭迹?”梧月槿冷哼,“当初就应该将你按在水里彻底淹死你,可是你有证据吗,事情过了这么久,你什么证据都没有。但是你三年并没有待在庵堂的事,证人可是一大堆呢。”

    “谢谢提醒,我会努力当上太子妃,争取早日看到你歇斯底里的脸的。”

    “就凭你!”

    “对,就凭我!”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梧月樱逃一样的从马车下来。佟氏本来在门口迎接梧月槿,想听到她的好消息的。没想到看到自己女儿一脸狰狞的从马车下来,随后梧月桐表情轻松的下来。梧月槿悄悄伸出脚想绊倒她,被梧月桐狠狠从上面踩了过去。

    这一变故惊呆了守门的家丁和佟氏,三小姐和五小姐进来一趟宫怎么跟仇人一样了。

    白芍跟着梧月桐进了欣梧院,不解道:“主子,您随便一出手梧月槿就可以见阎王了,何必留下这么一个祸患?”

    “这么轻易就让她死了,也太便宜她了。不过,的确可以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安分几日。”

    梧月桐一句话,就让接下来梧府传出一个是消息,说五小姐不满三小姐得太子殿下青睐,所以吐血了。这次吐血,的确令梧月槿和佟氏措手不及。

    “秦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

    秦大夫抚了抚胡须,道:“像是中毒,但毒量轻微,也有可能是食物相克导致。不过这几日五小姐不可再情绪激动了,得好好调理一下。”

    “有劳秦大夫了。”

    佟氏担忧的看着床上的女儿,这一次对女儿的打击挺大的,也不知道太子那边究竟有没有看中梧月桐。当然,她们认为这次梧月槿是吃了相克的食物导致的轻微中毒才吐血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怀疑到梧月桐头上。

    再说太子府,萧御一脸神色莫名的冲进凰止衍书房,激动又复杂道:“你知道那座荒山是谁买下的吗?”

    凰止衍皱眉:“不是说了……”

    “是梧月桐!那座荒山就是以梧月桐的名义买的!”

    凰止衍猛地起身,他突然想起了那个熟悉的笑容,他终于明白为何熟悉了。

    “梧月桐是神农谷谷主?”

    “**不离十了!”萧御很激动,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这个梧月桐藏得那么深啊。

    虽然**不离十了,但凰止衍还是要确认一下,万一他弄错了呢。所以他二十年来,第一次做出了半夜潜入人家女孩子院子的事。

    白芍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是诛凰的太子。这么晚了,来欣梧院做什么?

    四周一片寂静,只剩下二人对视而立。凰止衍没想到,梧月桐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普通得闺阁小姐怎么会请这样的高手保护,一定是她无疑了。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求证一件事。”

    “求证什么?”

    凰止衍从袖中拿出一枚梅花簪,道:“你家小姐可识得此物?”

    白芍有些犹豫,她不想吵醒主子,又怕错过了主子重要的事。没想到此时门开了,梧月桐披着衣服走了出来,靠着门框打了一个哈欠:“太子殿下深夜前来,就是为了此事?”

    凰止衍盯着她嘴角的笑容:“这很重要。”

    梧月桐轻笑,走到凰止衍面前拿过梅花簪,轻轻将簪子一抽,里面放着几枚银针。

    “你一定没发现,这个簪子还可以打开吧。”

    “真的是你!”凰止衍眸中溢满笑意,还有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柔和。

    梧月桐从袖中拿出玉佩,道:“你当初留下这个,是希望还我人情的吧?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凰止衍眸光闪动了一下,好像猜到了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那就好,既然你没有喜欢的人,那你娶我吧。”

    白芍惊讶的抬眸看了自家主子一眼,不着痕迹的退后几步,主子就是主子,这直接求娶的大胆举动简直惊世骇俗。

    凰止衍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走近一步,低头就能看到梧月桐睫毛。

    他只回了她一个字:“好。”

    翌日醒来,梧月桐坐在床上发呆,她昨晚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其实她当时想说的是,既然你没有喜欢的人,那你要不要试试喜欢我。可是她不能保证凰止衍会喜欢上她啊,干脆让他娶她吧。反正她早晚要嫁人的,她以后也会是一个好妻子,凰止衍也不亏。

    想通之后梧月桐就不纠结了,喊了辞旧进来洗漱。管家说帮辞旧相看好了人家,今日她要亲自把把关。毕竟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得嫁得好才行。

    刚洗漱完毕管家就来通知让梧月桐去前院接旨,接什么旨?当然是皇上的圣旨。太子今日在朝堂上当着众人的面求娶丞相府三小姐,梧自南一下朝圣旨就跟着下来了。考虑到两人年龄都不小了,所以婚期定在三个月之后。

    来宣旨的太监是太监总管李明顺得力徒弟范小琼,足以看出皇上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宣读完圣旨,范小琼将梧自南和梧月桐扶起来,道:“恭喜丞相,贺喜三小姐。太子殿下在朝堂上力排众议求娶三小姐啊,三小姐真是好福气。”

    梧自南当时在场,自然知道太子的态度有多坚决。

    “多谢公公吉言了。”

    “应该的应该的,三小姐还要随咱家走一趟,皇后娘娘让您即刻进宫呢。”

    “有劳公公稍等,待我换身衣服,即刻就来。”

    “这是应该的,您太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