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三日回门气质身
    两人用完早膳一起坐马车去皇宫,这次进皇宫带的是雪梨不是白芍,因为小白刚来太子府,需要白芍管着它。

    见了皇后敬茶,皇后也没有为难她,只是在看清她头上的凤冠之后无奈的瞥了凰止衍一眼,之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雪梨将一个锦盒拿上前,皇后身边的嬷嬷打开看了一眼,朝皇后点点头。梧月桐一脸懵,她怎么没注意雪梨拿了锦盒。

    “如今你成亲了母后也算放心了,希望太子妃能早日为你添一个一儿半女。太子公务繁忙也别忘了身体,太子妃日后要上心才是。”

    梧月桐忙起身答道:“儿媳知道了。”

    “好了,府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儿子(儿媳)告退。”

    两人经过御花园,迎面走来了一人。

    凰景行第一眼先注意到的梧月桐,如此美人想很难不引人注目,但是让他想起的是三年前梅园留下的一首诗,他派人查出来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梧月桐的风评差得很,如今见到了真人他愿意相信那些传闻都是假的,如此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居然成了太子妃,他这个皇兄一直都比较幸运。

    这些念头只是一瞬,凰景行便朝二人点头:“皇兄,皇嫂。”

    “二弟。”凰止衍喊了一声,梧月桐才知道眼前是二皇子,微微屈膝行礼没有说话。

    两人擦肩而过并没有眼神交流,可梧月桐却莫名觉得两人眼神都有些冷。不过也可以理解,诛凰有五位皇子,有两位是正宫所出,这就证明太子的地位牢不可破。其他皇子看不到希望自然是视太子为眼中钉,不然三年前他是怎么差点死在荒山上的。

    上了马车梧月桐想起了自己的疑惑,看向雪梨,道:“你刚刚给林嬷嬷看的什么?”

    雪梨脸红红低头:“是喜帕。”

    “喜帕?”梧月桐一时没反应过来。

    凰止衍轻咳了一声,梧月桐看他一眼立马反应过来了,喜帕不就是古代男女圆房用来接落红的帕子吗?可是他们昨晚并没有圆房啊……梧月桐捂脸,凰止衍想得着实周到,连这一点也想到了。可是看到他别开脸耳朵红红的样子梧月桐又想笑,三年不见,还是那个容易害羞的少年啊。

    太子府虽然婢女不多,但侍卫家丁倒是不少。梧月桐觉得让那些侍卫做伺候人的活太委屈他们了,所以一口气让管家买了很多丫鬟婆子。长相清秀即可,长得妖艳的怕是会有歪心思,凰止衍既然现在是她的男人,她就要杜绝小三小四的产生。

    三天时间太子府就变得有人气许多,管家不停的感慨还是府里有女主人才像样一点。

    三日回门也到了,一大早梧月桐就穿戴好准备出发了。白芍提醒道:“小……太子妃,您不去问问太子跟不跟您一起回门吗?”虽然两人还没有圆房,但太子对自家主子挺好的。给她应有的权利和尊重,太子妃做的决定太子基本不会干涉,但同样,梧月桐也从来没有过问过凰止衍的去处。

    “他应该挺忙的,回门这种事还是算了吧。”昨日他就是在书房睡的,因为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梧月桐嫁进来后才发现凰止衍是真的挺忙的,前两天还抽空陪她一起吃饭,第三天就没时间了。

    白芍很想说如果太子不陪你回门,你会被那些人笑话,但见主子一脸无所谓,她也没开口了。只要主子不介意,那些人再笑话也没用。

    拿上礼品梧月桐就上马车了,上去了才发现凰止衍居然已经坐在上面了。梧月桐不由自主的就笑了:“你怎么在这。”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但梧月桐总觉得凰止衍对她已经够好了,她不好意思再要求更多了。

    白芍没有上车,给两人独处的空间。

    凰止衍笑看了她一眼:“你回门我怎么可以不陪你回去。”

    梧月桐眨眨眼,突然伸手抱住了他。凰止衍身子一僵,当他正在考虑要不要伸手回抱的时候梧月桐放开了。

    “凰止衍,谢谢你。”

    “谢什么?”凰止衍收回手,觉得有些遗憾。

    “谢谢你百忙之中抽空陪我回门啊。”梧月桐在一旁马车柜子里翻翻找找。马车也是经过改装的,装了好多暗格可以给梧月桐放一些瓶瓶罐罐。她找到一个白瓷瓶,倒了一点在手上,然后抬手给凰止衍按摩太阳穴,“看你一夜没睡,用了这个会舒服一点。”

    凰止衍闭目,鼻尖充盈的是药膏的花香还有梧月桐身上的馨香。专业的按摩手法令他舒适了不少,妻子是大夫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马车一路来到丞相府,梧自南早就带着一家子大大小小站在门口准备迎接了。太子妃回门也有很多百姓围着看热闹,马车停了之后皆翘首以盼的看着马车。

    当先下来的是凰止衍,一袭锦衣,长身玉立,芝兰玉树。他下来之后转身从马车里扶下来一个人,同样一袭锦衣,头戴凤冠的梧月桐。这才几日未见,她身上已经有了皇室的贵气了。

    “恭迎太子殿下,太子妃。”

    “岳父大人无须多礼,”凰止衍上前将梧自南扶起来,“还没感谢您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礼物。”

    梧自南笑容有些尴尬,看太子这行为做派是真的将梧月桐放进心里了,可是太子不知道,他差点就将女儿嫁给萧御了。

    “姑姑。”梧思甜仰着头惊喜的看着梧月桐,“姑姑你好漂亮啊。”

    梧月桐蹲下来笑道:“小嘴真甜,你长大了肯定也和姑姑一样漂亮。”

    “那我长大了也能当太子妃吗?”

    唐若颜脸色白了几分,将梧思甜拉过来:“不许胡说。”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凰止衍脸色,“殿下莫怪,童言无忌。”

    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觉得梧府的小姐这么有野心,还想有第二个太子妃不成?

    梧思甜才四岁,唐若颜从来没有这种想法,梧思甜肯定不会说这种话,一定是有人故意教她说的!

    凰止衍摆摆手:“无碍,童言无忌。”

    “外面风大,还是进去再说吧。”梧自南忙将凰止衍迎了进去,隐晦的看了唐若颜一眼,这一眼把她脸都看白了几分。

    “桐儿……”

    梧月桐看向一旁的佟氏,面无表情。

    佟氏扯扯嘴角:“许是丫鬟们嚼舌根甜甜才学了去吧,这种话我可不敢教她乱说。”

    梧月桐突然笑了:“对了,五妹呢,怎么没见她?”

    “她身子不好,大夫说了要静养。”

    “是嘛,那我这个做姐姐的,得去看看她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