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飞镖传书清乐坊
    三个月不见,梧月槿瘦的不成人形。白芍下药很有分寸,让她一直吐血但不至于死亡。难得的是梧月槿虽瘦,容貌看起来却更令人怜惜,楚楚可怜。

    梧月桐进来的时候,梧月槿正靠在枕头上,由丫鬟服侍着喂鸡汤。

    丫鬟忙起身行礼:“见过太子妃。”

    “你先下去吧,我陪五妹说说话。”

    “这……”丫鬟犹豫的看了梧月槿一眼,后者一点反应都没有,她这才低头走了出去。

    梧月桐拿起鸡汤用勺子搅了几下,坐到了床边:“瞧瞧我可怜的五妹,京城第一才女,怎么瘦成这样了呢?”

    梧月槿无神的眼神缓缓聚焦,眸中是彻骨的恨:“是你……是你给我下毒!”长期喝药连嗓子都沙哑了,再也不复以往的甜美。梧月桐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道:“听说六妹妹要议亲了,对方还是骠骑将军的小孙子。那个少年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芳心暗许,你说这么好的亲事怎么就被六妹妹摊上了呢?”

    骠骑将军的小孙子才十六岁,一个特别活泼开朗的少年,因为有一次见到梧月樱被人欺负,起了恻隐之心,一来二去这两人居然看对眼了,少年就让人上门提亲了。当然,少年对梧月樱是真心,梧月樱可是心有所属,她们都知道,梧月樱喜欢的人是九皇子啊。

    “你想做什么?”

    “当初你们害我死过一次,如今我总要讨回一些利息不是?”骠骑将军夫人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小孙子娶一个庶女,还不是因为她爹爹是丞相她姐姐是太子妃,梧月桐怎么会同意让梧月樱还能从她身上得到好处呢?

    “我就知道,你以前的无害都是装的。你善于伪装,欺骗爹爹,欺骗太子,如今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梧月槿紧紧抓着被子,梧月樱的婚事成不成跟她有什么关系,梧月桐特意提出来不过是想告诉她,她现在有能力主导她们婚事了!

    真正的梧月桐是真的无害,可她不是啊,所以伪装这一说,她还真不想反驳。

    “你好好休息,我有时间再来看你。”梧月桐笑容满面的离开了,梧月槿将一旁装鸡汤的碗狠狠扔在地上。梧月桐,你休想操控我的婚事,休想!

    佟氏现在因为梧月槿的重病变得很恍惚,也没什么心思去想那些勾心斗角了,要是女儿出了事,她就什么依仗都没有了。所以当梧月桐来恭喜她梧月樱要嫁个好人家之后,佟氏当面笑着应对,转身就拒绝了这门提亲。她现在是梧府的主母,一个庶女的婚事她还是能做主的。

    姨娘纪氏曾质问过她为什么,佟氏面无表情的回她一句话:“我女儿如今半人不鬼的躺在床上,你女儿还想嫁个好人家,别做梦了。”佟氏说完就又挑了一户人家的庶子,将梧月樱定出去了。梧月槿病了之后,佟氏甚至连伪装都不想装了。

    唐若颜将事情写信告知梧月桐,佟氏如今自掘坟墓,她也不介意再推她一把。梧月桐看完之后就将信烧了,梧府的事她现在不想插手了,反正那些人也得到了该有的报应。至于佟氏,由唐若颜对付就好了。

    梧月桐和太子住的这间院子叫正仪院,除了主书房外正仪院也有书房,里面放着一些书画之类的东西。梧月桐很心动,她想将书房改装成药房,反正这个小书房太子也很少用。不过这种事还是需要得问问凰止衍的,毕竟是他的书房。

    来到书房之后门口站着一个侍卫,这个侍卫就是那次宴会接住快摔倒的游雨茗又嫌弃的甩开的那个,好像是叫朝赋。

    朝赋朝梧月桐行礼,梧月桐点点头,看了紧闭的书房门一眼,道:“殿下在忙?”

    “在与萧公子议事。”

    “那我等会儿再来。”梧月桐转身欲走,书房门打开了,萧御走出来笑道:“太子妃请留步,事情已经说完了,你可以进去了。”

    梧月桐走进书房,凰止衍抬头:“怎么了?”

    “是这样的,反正院子里的那个书房你也用不着,不如就给我改装成药房吧?”

    凰止衍看着她没说话,梧月桐眼珠转了转:“要是不方便也没关系,我再另外找一个房间改装成药房。”

    凰止衍起身,叹口气拉着梧月桐在一旁软塌坐下,他的手指修长,内有薄茧,温暖干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牵她的手啊。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有些忽略你的感受,我想问清楚一件事。”

    “你问。”

    “嫁给我可是你心甘情愿?”

    梧月桐眨眨眼:“应该还没人能逼我嫁人。”

    “那你嫁给我是否愿意与我相守一生?”这是梧月桐第一次从凰止衍眸中看到情意,虽然不是很深,但也可以证明凰止衍娶她不是单纯的为了报恩。

    想到此,梧月桐笑了笑:“我还没有想嫁第二次的打算。”

    凰止衍眸中溢满笑意:“那你在担心什么,我说过你是太子府的女主人,府里的一切你说了算。”

    梧月桐想了想:“我可以抱抱你吗?”

    凰止衍微愣,随后张开手将梧月桐抱在怀里。这个怀抱很温暖,也让梧月桐漂浮不定的心有了着陆点。

    之后梧月桐就将正仪院的书房改成了自己的药房,除了白芍谁都不准进去,这也是为了她们的安全考虑。

    这一日,梧月桐打开药房门走出来,一枚飞镖就朝自己迎面而来。白芍眼疾手快将飞镖接住,正欲追上去才发现飞镖上有纸条。其实如果白芍不在旁边,飞镖也不会刺中梧月桐,只会从她耳旁飞过射入后面的门框。但这惊险的感觉还是令梧月桐很不爽,偏偏不管说了多少次那个人就是不听。

    纸条上就写了几个字:清乐坊。

    梧月桐伸手将纸条撕烂:“不去,你让我去我就去,你以为你是谁啊!”

    白芍顿了顿:“飞镖上有血迹。”

    梧月桐无力,所以那家伙又是伤痕累累的才来找她。没办法,回房换了一身男装,戴上面具之后白芍带着梧月桐飞了出去。府里的侍卫立马将飞镖纸条还有太子妃带着面具避开所有人出去的事告知了凰止衍,后者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没有下文了。

    清乐坊是京城最大的歌舞坊,傍河而建,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歌舞升平。

    两人刚找个地方落脚,立马有黑衣侍卫出现将两人带进了一个雅间。一进去看到里面的场景梧月桐差点转身就走,秦凛鸿忙将怀里的歌姬推开:“你要走了我真活不过今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