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公然挑衅很不爽一更
    “我管你去死!”话是这么说,梧月桐却没有挪动脚步。白芍和侍卫对视一眼,两人退了出去,那些唱歌跳舞的歌姬也退了出去。

    “我这次,真的差点就回不来了。”秦凛鸿看着梧月桐背影,声音哀怨,眸中却满是笑意。

    血腥味的确很浓,梧月桐没办法只能转身走到他面前,粗鲁的给他把脉:“伤哪了?”

    秦凛鸿扬着那张妖孽脸凑过去:“你好好检查一下。”

    梧月桐一巴掌把他拍开,伸手在他手肘处按了一下,被按了麻穴秦凛鸿也没力气闹了,有气无力的躺回软塌。梧月桐这才认真的给他检查起来,肋骨断了两根,腰上有一处刀伤,还好避开及时没有伤到内脏。就这个样子还亲自跑去太子府给她传信,也不怕太子府的侍卫当场把他杀了。

    “伤成这样还有心思花天酒地,活该你疼死。”梧月桐嘲讽他毫不留情,手上也没有闲着在给他处理伤口。

    秦凛鸿苦笑:“那些人已经追过来了,我要是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们怎敢却步?”

    两人相识是在三年前,这三年两人却成了知己一般,因为秦凛鸿救过小白的命,就凭这个,梧月桐就不会对他见死不救。这三年她不知道救过他多少次了,两人也成了如今的相处模式。

    秦凛鸿抬手将梧月桐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梧月桐白了他一眼继续给他上药。秦凛鸿笑了笑:“你成亲那日我本来准备赶来的,但被皇后拖住了脚步,来不了,你会不会生我气?”

    “行了,我还不至于为这种事生气。”

    秦凛鸿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他虽是大秦二皇子,但他的生母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宫女,生下他就难产死掉了。大秦后宫也不像诛凰这样没人能动得了皇后的地位,所以皇后并没有心狠手辣。大秦皇后为了自己儿子的帝位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大秦皇室只有两位皇子。他能平安长大真是奇迹,不用想也知道他活得有多艰难。

    身边每日都是数不清的暗杀与算计,绝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曾经把命交给梧月桐,为了这份信任,梧月桐也不能轻易辜负。

    将伤口包扎好,秦凛鸿脸色也好了许多。

    梧月桐走到一旁洗手,随口道:“清乐坊安全吗,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可靠的地方?”

    “没关系,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嘛。对了,这清乐坊似乎是太子的产业。”

    梧月桐手一顿,突然想起三个月前梧月槿对她说的话,说太子有个红颜知己在清乐坊,还是清乐坊的头牌。

    秦凛鸿注意她的表情,挑眉道:“不对,我记错了,太子好像没有什么明面上的产业。这清乐坊是萧御的,只不过萧御的和太子的都没什么差别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梧月桐洗完手,靠在桌子上看他。

    “我真没想到你会嫁给凰止衍。”秦凛鸿神色有些复杂,他虽然没有奢求过娶梧月桐,但也希望她能嫁给一个安稳一点的。凰止衍的确很优秀,可他生为太子,就注定要卷入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

    梧月桐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三年前她也没想过自己会嫁给凰止衍,但那个她一靠近就容易脸红的少年,一想起她就扬起嘴角的男人,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呢?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我明天再来看你。有什么事记得让你侍卫通知我,别随便乱动。”肋骨断了可不是什么小事,得慢慢长。

    秦凛鸿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嫁人之后变得这么啰嗦。”

    梧月桐气急败坏的抓起一个杯子砸过去,也不看秦凛鸿是不是接住了,开门走了出去。出去之后站在门口想了想,转身进了大堂。

    说得好听点是歌舞坊,其实是比青楼略高雅几分的地方,这里有的姑娘卖艺,有的姑娘卖身,到处都充满了奢淫之感。梧月桐实在想象不到,凰止衍那样清风朗月的一个人,身处在这种地方是什么场景。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妇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姑娘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知道啊。”

    “那姑娘是来找人还是……”莺娘上下打量着梧月桐,虽着男装,通身的气派一看就不是简单人。带着面具虽看不清脸,但声音很好听。

    “我找……你们这的头牌。”

    “哟,这可不巧,今日盼芙姑娘身子不适,不宜见客,姑娘明日再来吧。”

    梧月桐抬手摘下面具:“那若是我执意要见她呢?”

    “太子妃……”

    这张脸显然比什么话都管用,莺娘乖乖的带梧月桐去见盼芙。身为头牌,她的房间自然很好。

    梧月桐打量着这个充满女子气息的房间,再想想自己那个仅仅是不失雅致的房间,不得不说,同样身为女子,她少了一颗少女心。

    “盼芙啊,这位是太子妃,你好好招待一下。”莺娘打量着梧月桐的表情,生怕她是来找茬的,还悄悄的让人去通知了萧御。

    珠帘一动,一位清纯如水的女子一袭白衣的走了出来,精致的小脸有着淡淡的疲惫。梧月桐没想到这盼芙姑娘长得这样人畜无害,还真有几分做花魁的本钱。

    可就是这样一幅清纯的面孔,眼波流转间满是魅惑。盼芙倚靠在一边,表情淡淡:“盼芙真荣幸,居然将太子妃都招来了。”

    莺娘急得不行,盼芙这样失礼得罪了太子妃有什么好处!

    简单的一句话梧月桐听出了敌意,不由得勾唇:“做为清乐坊的花魁,盼芙姑娘的芳名可是人尽皆知啊。”

    “那太子妃是从旁人口中听到的还是从太子殿下口中听到的啊。”

    莺娘吓得呼吸都停了,盼芙真的是太大胆了,居然敢公然挑衅太子妃?梧月桐就知道,空穴不来风,如果没有这样的事,外人为何会传盼芙是太子的红颜知己。但这份红颜知己有多少分量,还得看凰止衍的态度,不过,莫名觉得很不爽!

    萧御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喝茶,一口茶喷了出来呛个半死,咳嗽完之后他就笑了,一脸贼兮兮的跑到了太子府。

    “太子殿下,有大消息奉送噢。”

    凰止衍瞥了他一眼:“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