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半夜勾引不成功二更
    萧御凑到他面前:“我刚刚接到一个消息,说太子妃正在清乐坊盼芙的房间,你说,太子妃好端端的去什么清乐坊啊?”

    凰止衍放下笔,横了萧御一眼,绕过书桌走了出去。萧御跟在他身后,唯恐天下不乱的调侃:“哟,这么在乎那个盼芙啊,所以那些人说的红颜知己是真的咯?”凰止衍没理他,他才不在乎什么盼芙,他是怕梧月桐误会!

    梧月桐喝了一口茶压下心里的不爽,面不改色道:“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你与太子应该是相识的吧,倒是从没听我夫君提起过你。”

    “是吗?那看来殿下是伤好全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伤?”

    “呀,盼芙忘了,那个时候太子妃还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呢,有些东西自然是不知晓的。”盼芙已有所指的起身走到琴旁边坐下,“殿下最喜欢听这首曲子。”说完纤细的手指拨动琴弦,琴声缠缠绵绵,一听就知道是艳曲。

    梧月桐笑了,凰止衍喜欢听这种曲子她还真不信,她也不揭穿盼芙,乐得看他演。

    一曲完毕,梧月桐鼓掌:“果然好听,别说是太子了,我也喜欢这首曲子。”

    盼芙微愣,被梧月桐的态度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有吗?再来一首?”

    盼芙有些无趣了,起身行礼道:“奴家身子不适,怕是不能再伺候太子妃了。”说完也不等梧月桐说话,转身就进了内室。

    莺娘犹豫着开口:“太子妃,盼芙她的确,身子不适……”

    “没关系。”梧月桐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已经天黑了,梧月桐拒绝白芍带她飞回去的举动,只是走到河边看着河面上的水走神。

    凰止衍和萧御来的时候就看着梧月桐的背影,萧瑟中带着几分孤寂。萧御笑不出来了,看了凰止衍一眼:“现在怎么办?”

    “解决掉。”凰止衍说了一句走向梧月桐。萧御叹口气,转身进了清乐坊。

    凰止衍走到梧月桐旁边与她并肩而立,梧月桐也不惊讶,清乐坊是萧御的,自己去找盼芙,他们肯定会来,只是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你放心,我没有对她怎么样,只是听她弹了一首曲子,你不用这么紧张。”梧月桐越说越来气,转身就走,被凰止衍拉住:“桐儿。”这是结婚半个月以来,凰止衍第一次喊她的名字。一声桐儿,就令她站住了。

    白芍自觉的将自己隐匿进黑暗里,将空间留给两人。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断了几根肋骨,肋骨长成需要时间,也很痛。清乐坊的盼芙会清心曲,有宁神止痛的功效。所以一连几月我都来清乐坊,谣言就是那个时候传起来的。当时觉得无所谓,没想过辟谣,如今忽略了你的感受,是我思虑不周了。我匆匆赶来不是担心什么盼芙,是不想你误会而胡思乱想。”

    梧月桐咬咬唇,没有说话,其实她心里早就气消了。但她觉得自己这种吃醋的行为很没有面子,所以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凰止衍叹口气,伸手将梧月桐拉到自己面前,捧起她的脸:“虽然有些唐突,但……”没说完凰止衍就吻上了她的唇。

    温软的唇瓣只是简单接触,梧月桐就觉得有一种满足的感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喜欢一个人真是一种简单的感觉。

    只是吻了一会儿凰止衍就重新把梧月桐按进怀里,没有让她看见自己通红的耳朵。

    “别生气了好不好。”

    梧月桐埋在他怀里,笑靥如花。她纯情的少年郎啊,越来越喜欢了怎么办。

    再说萧御,进了清乐坊之后直奔盼芙房间。进去之前莺娘赶到了,萧御停下脚步等她,道:“她都跟太子妃说了什么?”莺娘将两人的对话重复了一遍,萧御冷笑一声推门走了进去。

    盼芙闻声从内室走了出来,看到萧御忙行礼:“主子。”

    “看来是我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忘了自己的身份。”

    盼芙脸色白了几分:“盼芙不敢,盼芙只是……”

    “只是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谣言都是你推波助澜传出去的吗?以前太子没有成亲也就算了,如今当着太子妃你还敢胡言乱语,既然你心大了,我清乐坊也容不下你了,自己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主子饶命啊!盼芙再也不敢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萧御会为了这件事就赶自己走,太子妃与他没有直接冲突,肯定是太子授意的。她要是早知道太子这么在乎太子妃,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去挑衅啊。

    莺娘想求情,萧御淡淡道:“你就别求情了,让她现在走是给她一条活路,若太子亲自出手,那就是横着出去了。”

    盼芙脸色惨白瘫坐在地,她只是有了一丝不该有的念想,她不想死啊。

    清乐坊里面的动静自然瞒不过秦凛鸿的耳目,在了解了事情前因后果之后秦凛鸿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如果凰止衍对梧月桐差一点,那时间久了他再使点小手段,是不是可以将梧月桐带走了。可如今两人夫妻恩爱,他自然没办法去做那多余的事。唉,他看着长大的姑娘怎么就嫁人了呢,真郁闷。

    梧月桐翻了一个身,看着软塌上睡得规规矩矩的凰止衍。成亲以来他们虽说一直是在一个房里,但凰止衍一直睡软榻。第二日白芍再进来将被子给收起来,别的丫鬟一直都不知道太子和太子妃是分床睡的。

    可是今日刚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梧月桐想搞点事情啊!

    她光着脚下床,蹑手蹑脚的来到软榻旁边,看着那张熟睡的俊颜,缓缓缓缓的低头,就在嘴唇快要碰到的时候,凰止衍突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梧月桐做贼心虚的准备跑开,被人一把拽上了软榻,还被人整个压在身下。

    “桐儿睡不着?”

    “咳……”请不要用这么暧昧的姿势来问她睡不睡得着,梧月桐试着推开他,边道,“没有啊,只是突然醒了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推不动!

    看着她懊恼到脸红的表情,凰止衍无奈一笑,起身放开她:“早点休息吧,明日还要早起。”

    这都放过她?梧月桐很郁闷,自己矜持一下他还真把她放开了,白激动了!梧月桐没办法,只好回到自己床上背对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