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性无大师所预言
    秦凛鸿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又一次在漆黑的深夜做噩梦醒过来,不用想下半夜也肯定睡不着了。

    秦凛鸿半撑着身子想起来,却被肋骨的疼痛折磨得直冒冷汗,他不由得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即墨,将梧小姐留的香点上。”梧月桐留下了安神香,有止痛的功效。

    他开口说了话,却没有人应答,这才发现不对劲。

    黑暗中,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秦凛鸿瞬间冒出一身冷汗,这个人如果是个杀手他怕是早就死了,居然一点气息都不泄露!

    “阁下深夜造访,何不开门见山说出你的目的?”

    那人动了动,声音低沉:“二皇子不用这么紧张,本殿下这次前来就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本殿下?秦凛鸿了然,微微放松了几分:“什么交易?”

    “夺嫡。”

    ……

    梧月桐来给秦凛鸿换药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看,秦凛鸿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开口:“你能不能温柔点!”这包扎的力度是想再勒断他几根骨头吗?

    “温柔?”梧月桐挑眉,“你认识我这么久,什么时候见我温柔过吗?”

    “我见你对凰止衍倒是挺温柔的。”秦凛鸿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包扎好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可算是逃脱她的魔爪了。见梧月桐兴致不高,他又道,“怎么了这是,谁惹你生气了?”

    “没谁。”梧月桐转移话题,“对了,这几日我让白芍来帮你换药,我得陪皇后去一趟护国寺。”梧月桐现在是太子妃,作为儿媳当然要陪同皇后出行。

    秦凛鸿表示没什么意见,只要白芍小美人不要整日冷着一张脸对他就行了。对此,梧月桐表示,那是不可能的,除了对梧月桐,白芍对谁都冷着一张脸。

    临出门之前梧月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秦凛鸿,我们是朋友吧。”

    秦凛鸿微愣,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自然。”

    梧月桐放心的点头离开,她有此一问是在屋子里闻到了一个人的味道,虽然她与那个人只见过一面,但他身上的味道那么独特,所以梧月桐印象深刻。

    护国寺在京城的北面,用过早膳出门坐马车也用了两个时辰才到。马车是上不了山的,皇后拒绝了坐软轿的行为,带着梧月桐一起走上山。

    迎着这美好风光,皇后说话很有兴致。

    “你是不是觉得,本宫这个皇后当得很顺当?”

    欧阳氏十五岁嫁给皇帝,当时的皇帝还是太子,做了两年太子妃第二年就有了嫡长子。两年后太子登基,她顺利成为皇后。帝后恩爱五年,次年九皇子诞生。虽说如今帝后没有以往恩爱,但该有的尊重皇帝都给她了,就连极其受宠的贵妃,也不敢不尊敬皇后。回顾前半生,她这个皇后当得的确顺当得很。

    皇后好像没打算让梧月桐回答,自顾自道:“当年林贵妃宠冠六宫,她生的二皇子差点威胁到衍儿的地位,你知道是靠什么保下来的吗?”

    如果是因为母族,林贵妃的父亲也是镇国大将军之一,林家与欧阳家不分伯仲。所以梧月桐很诚实的摇摇头,她对以往的诛凰往事真的不知道多少。

    “是靠性无大师。”

    “性无大师?”见梧月桐一脸疑惑,皇后比她还惊讶:“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连性无大师都不知道?”

    梧月桐扯扯嘴角:“三年前我发生意外,失忆了……”

    一旁的林嬷嬷皱眉,太子妃怎么和皇后说话自称你我的。

    皇后倒是不怎么在意,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本宫就和你讲讲性无大师。”

    二十年前,护国寺请来了一位高僧,占卦预言极准,行医救人医术极高。短短三个月,性无大师的名字就传遍了三国,不少人慕名前来皆是为了算一卦。但性无大师表示,只算有缘人。护国寺将那些人挡在门外,整整一个月没有让人进去。

    那个时候的皇后还是太子妃,刚刚怀孕的她好奇性无大师的做派,乔装打扮进了护国寺,居然顺利见到了性无大师。

    “那个时候大师很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刚出头。本宫觉得有些不真实,便故意刁难于他。”

    “你要是不给本小姐算卦,本小姐今日就烧了你的房子!”少女一脸骄横,而且带着说到做到的决心。

    性无大师只是目光温和的看着她,道:“你想算什么?”

    “就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说到这里,皇后走累了,众人进了凉亭休息。梧月桐道:“那性无大师医术高明,只要把脉就能判出男女吧。”

    “可他并没有把脉,也没有明说是男是女,只说了两个字:吾主。”

    吾主?这个主是君主还是主人?那个时候诛凰有皇帝,君主也不该轮到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主人就更说不通了……

    “后来呢?”

    “后来,性无大师消失了十年,直到衍儿被陷害,皇上想重新立储的时候他才出现。他说,除非衍儿死亡,否则为了诛凰国运着想,轻易不要动他太子之位。”

    所以,之后凰止衍就不断接到刺杀了,梧月桐突然有些心疼。性无大师这句话将他的太子之位保住了,但也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

    皇后叹口气:“性无大师还和衍儿说过,除非遇到命定之人,让他轻易不要娶亲。”皇后说完就对上梧月桐眼睛,“所以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让衍儿娶你,但你若影响到了衍儿的前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梧月桐笑笑:“母后又怎知,我不是他的命定之人?”

    两人对视沉默良久,最后皇后移开视线:“休息好了,继续走吧。”出了凉亭皇后又道,“反正以后你也会接触这些事,告诉你也没关系。性无大师还留下六字预言:翎凤现、天下归,衍儿以后……”

    皇后后面说了什么梧月桐已经听不清了,她脑海中只有六个字,翎凤现、天下归!翎凤凤翎不就是凤凰的羽毛?而她大腿上那遇热就会浮现的胎记不正是凤凰的羽毛吗?

    梧月桐脑子有点乱,身体原主是没有那个胎记的,是她穿越之后带过来的。如果她是凰止衍命定之人,那性无大师之前的预言也可以有解释,吾主是天下之主的意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