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英雄难过美人关
    进了护国寺,梧月桐和皇后就进去上香,丫鬟们就待在外面。皇后虔诚的跪在蒲团上,闭上眼睛祈祷。梧月桐看着慈眉善目的弥勒佛,心诚的拜了下去。谢谢您,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如果我的到来能令天下统一,百姓不再忍受战乱困苦,那我一定竭尽所能,不负所望。

    护国寺主持走了出来,道:“阿弥陀佛,皇后娘娘请移步雅间。”

    梧月桐扶着皇后起身,两人跟在主持身后进了雅间。雅间内坐着一个和尚,皇后惊喜道:“性无大师!”

    眼前这个有着温和目光,笑容温润的和尚就是性无大师。

    梧月桐跟着皇后行佛礼,一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性无大师,衍儿这些年一直在找你。”

    “我知道,昨晚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昨晚?皇后不着痕迹的看了梧月桐一眼,自己夫君出去了都不知道?梧月桐表示很无辜,他们又没有睡在一张床上,凰止衍动作又跟猫似的,她怎么会知道。

    “皇后娘娘,贫僧可否与太子妃单独待会儿?”

    “自然可以。”皇后嘱咐了梧月桐几句就出去了,梧月桐咂舌,性无大师影响是真的大,居然能令人放心他们共处一室。

    性无大师看出了她的顾虑,笑着指了指一旁的窗子,可以看到外面的走廊。只关门但开着窗,她可以不用有此顾虑。梧月桐笑笑,她可没有那么迂腐,只是怕人说闲话罢了。

    “你有问题要问我。”

    梧月桐挑眉:“没错。”

    “可是你已经有答案了。”性无大师笑意深深,从袖中拿出一块玉牌,“记住,等你到了迷茫之际,拿着玉牌来找我。”

    玉牌触手冰凉,血红的颜色是凤凰花的图案。

    “您会一直呆在护国寺吗?”

    “等你需要找我的时候,我就在护国寺。”

    说了等于没说,高僧就是高僧,说话吐一半含一半。梧月桐将玉牌收起来,告辞离开。下午听了主持讲了几个时辰佛经之后,两人下了山。皇后回宫,梧月桐回府。

    入夜,马车停在酒楼门口,梧月桐下车,和白芍一起走进了酒楼。

    而对面二楼的窗户,萧御收回目光:“殿下,那不是太子妃吗?”

    凰止衍拿起一杯茶,没有说话。

    萧御眸光闪了闪:“你们两个相处得真不像夫妻,各玩各的。”

    凰止衍瞥了他一眼:“群芳阁盯好了吗。”

    “放心,他们的对话内容将会一字不漏的传到我们这里。”

    梧月桐上了酒楼雅间,叶询他们赶紧站起来。

    “师傅(谷主)。”

    “嗯,坐下吧,你们怎么来了?”要不是收到消息,她也不会大晚上跑出来了。

    叶询道:“是大长老说你在京城与我们相隔太远,怕你需要帮手我们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所以让我和锦岸来京城帮您。”

    锦岸点头道:“我们已经买下了一处田庄,打算在京城做点小生意。”

    京城鱼龙混杂,他们两个初来乍到哪里能找到好生意。

    “明日我让太子帮你们在这站稳脚跟,我若不主动联系你们,你们别主动找我。”

    “好嘞。”

    叶询话音刚落,天空就传来烟花爆开的声音。梧月桐走到窗边打开窗子,漆黑的夜空因为烟花的存在绚烂夺目。

    “好漂亮啊。”叶询忍不住感慨。梧月桐看着烟花的方向:“那是哪里?”

    身后无一人说话,叶询和锦岸初来乍到啥都没弄清楚,白芍是没有那个打听的习惯。

    梧月桐无奈扶额,她好想一开口就有人帮她解答啊。

    锦岸忙跑出去道:“我马上去打听。”过来一会儿他回来了,道,“打听到了,是群芳阁,有位金主用来讨里面姑娘欢心的。”至于金主是谁,又是讨哪位姑娘欢心,他就不知道了。

    “从明日开始你们多多收留十二岁以下的孤儿,到时候我有用。”

    “是!”

    “至于现在嘛,群芳阁看热闹去!”

    梧月桐和白芍换上男装,四个人随着人群去了群芳阁。

    群芳阁在京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算小有名气,一间比较雅致的青楼。因为今日有金主包场,所以一些小老百姓也是可以进去玩玩的,但也只能在一楼看看歌舞,免费吃点点心酒水,想要姑娘就得另外花钱去二楼了。

    四人进了一楼随便找了个角落坐着,第一次进青楼的叶询和锦岸浑身不自在。梧月桐好笑的看着他们:“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还不如我和白芍。”

    叶询苦着一张脸:“大长老管我们极严,从来都不让我们来这种风月场所。”

    “若你们是来风流快活,我也不让你们来,但若是来执行任务,那就另当别论了。嘘,你们听听,周围的人都在聊什么?”

    “这白氏商会的少当家出手真大方啊,居然免费请咱们这些人来看歌舞。”

    “那当然,白氏商会可是百年来第一商会,有钱的很。”

    “像他们这种公子哥,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咱们小老百姓一辈子的家当了。这个冉冉姑娘可真有福气,居然被他给看上了。”

    “只可惜,这冉冉姑娘好像是二皇子的红颜知己,这次白少当家可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咯。”

    ……

    梧月桐睁开眼睛,看着其余三人了然的表情:“懂了吗?”

    三人点点头,越是鱼龙混杂之地,越是容易探听到消息,这次是长见识了。

    “好了,想到的也听到了,这里就没我们的事了,走吧。”

    几人离开群芳阁,出门的时候与一辆马车擦肩而过。马车停在群芳阁门口,下来一位风姿卓越的美人儿。面纱遮住姣好的面容,露出来的眼睛都充满了魅力。如果梧月桐没走她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位美人不正是她家五妹吗。

    群芳阁二楼最大的雅间,窗户大开,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烟花。冉冉默默的看了白少晨一眼,吐气如兰:“白公子何须为冉冉如此破费。”

    “对我来说,银钱这个东西只有用出去了才有价值,若是能因此博得美人一笑,这钱花的也不冤枉。”

    冉冉沉默,隔壁传来了清朗的男声。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白少当家也是一位痴情人啊。”

    白少晨皱眉,看着屏风后面突然多了一个门,走出来一位男子。正是二皇子凰景行,也不知道他在隔壁待多久了。冉冉朝凰景行行了一礼,就退到角落里等候吩咐。

    凰景行坐下来招呼他:“请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