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春宵一刻值千金
    白少晨看着两人的样子,舒尔一笑:“外人都传冉冉姑娘是二皇子的红颜知己,原来传言也不尽属实。”这一看就是主仆关系。

    “既然知道这个传言,你还打冉冉的主意,本殿下能否认为,你是在故意挑衅?”

    白少晨打了个哈哈坐下来:“殿下这话就严重了不是,我不过是想借着冉冉姑娘……”

    凰景行抬手制止白少晨的话,眼神看了一眼隔壁,白少晨心领神会,继续道:“不过是借着冉冉姑娘的闺房歇息一晚罢了。”

    “我不觉得偌大的群芳阁会留不出白少当家的房间。”

    “别的房间没有冉冉姑娘啊。”

    凰景行将茶杯重重一放,冷哼:“白少晨,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冉冉是本殿下的人,你若还无分寸,本殿下就让你有来无回!”

    良久,白少晨摔门而出,在走廊大声吆喝老鸨给他开个房间,并找十个八个姑娘伺候着。

    消息传到凰止衍耳中,他淡淡垂眸:“让他们回来吧,被发现了。”也不算无功而返,至少知道凰景行与白少晨有交易,以后多些防备便是。

    冉冉跪坐在一旁帮凰景行沏茶,纤纤玉手搭配着行云流水般的泡茶手法,格外赏心悦目。隔着朦胧茶雾,凰景行的脸有些不真切。

    “冉冉,你可愿去伺候?”

    冉冉倒茶的手一顿,很快便恢复动作,直到将茶杯移到凰景行面前。低声道:“冉冉的命是殿下给的,殿下需要冉冉做什么,冉冉就去做。”说完俯下身磕了一个头,起身离开了房间。

    一路来到白少晨房间,他正斜倚在软塌上喝酒,风流公子的模样表露无遗。见冉冉走到他旁边,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挑眉:“这么好的美人,二殿下出手真是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就将人压下,细密的吻落了下来。

    冉冉微微偏头看着一旁跳舞的几个姐妹,一滴清泪缓缓滑落,最终滑入发中消失无痕。

    凰景行喝完了一杯茶,这才起身走到屏风后面的房间中,床上正坐着一个人,正是梧月槿。

    凰景行走到软塌边,找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梧小姐将本殿下当成什么了?”

    梧月槿这半个月好歹养回了一点肉,但脸上依然瘦了不少,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眼睛格外显眼。她起身慢慢走过来:“二殿下,放眼京城,还有哪个女子可以与我相比?”

    论家世,她是丞相嫡次女,论才干,她是京城第一才女,连游雨茗都逊色她几分。

    “为什么是我?”凰景行很好奇,以梧月槿的条件可以嫁一个很好的人家,对方还会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对待。可为什么要选择皇室呢,还是自荐枕席这样掉价的事?

    为什么?梧月槿眸中缓缓凝聚出恨意:“因为我们的目的都一样,都是太子府。”

    “哈哈哈……”凰景行起身将梧月槿狠狠揽进怀里,眸中满是意味深长,“仇恨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更聪明,明日我就去请父皇赐婚,乖乖等着做你的二皇子妃吧。”

    梧月槿忍着腰间的疼痛,心中无比爽快,梧月桐,你敢对我下毒,这辈子我都与你不死不休!

    群芳阁发生的什么梧月桐还不知道,她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等着凰止衍回房。他们这算什么夫妻啊,出门连话都不说,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

    门外传来脚步声,梧月桐从床上下来,凰止衍一打开门就看到梧月桐站在房中间,一脸不善的看着他。凰止衍视线下移,发现她没穿鞋,光着一双白嫩的小脚站在那里。

    “小心着凉。”凰止衍走上前想把她推到床上去,被她躲开了:“你去哪了?”大晚上跑出去都不和她说一声,虽然她也跑出去了,但她回来得早啊!

    凰止衍没有回答,只是弯腰打横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梧月桐趁机揽住他脖子不让他起身:“我有话和你说,咦,你喝酒了?”回答她的是铺天盖地落下来的吻。

    梧月桐被吻得呼吸紊乱,想推开他喘口气,却被狠狠掐了一把腰。

    “啊!”

    梧月桐的惨叫让外面的丫鬟面面相觑,她们本来是端着水准备给太子洗漱的,那现在这情况到底该不该进去?

    白芍走过来,低声道:“都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是。”

    白芍是梧月桐的陪嫁丫鬟,自然是正仪院的大丫鬟,虽然她行事一点都不像丫鬟。

    里面传来了梧月桐的哭声,除此之外还伴随着一些不可名状的声音。白芍闭上眼睛叹口气,迟来了半个多月的圆房,虽然一点准备都没有,但白芍也算放心了。

    翌日,梧月桐睁开眼睛,勉强忽略某一处的不适,小心翼翼的从凰止衍怀里起身,穿衣下床来到外室。

    丫鬟抬头看到梧月桐一愣:“太子妃你起来啦,奴婢这就……”

    “白芍呢?”

    “白芍姐姐守了一夜刚睡下。”小丫鬟刚说完白芍就进来了,“白芍姐姐你不是去休息了吗?”

    “我没事你先下去吧。”

    丫鬟下去之后白芍走过来扶梧月桐:“主子你先坐下。”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主子?”梧月桐冷着脸甩开她,“你居然给他下药!”也是梧月桐疏忽了,昨晚无意间察觉到凰止衍身上有迷情香的味道。应该是他回来的时候碰到白芍,被她无意间下的。

    白芍低头跪下来:“迷情香分量很轻,如果太子殿下没有情动是不会被控制的。”

    梧月桐被气笑了:“所以我还得感谢你?”白芍是她的丫鬟,让凰止衍知道白芍给她下药,他该怎么想她?

    “奴婢只是不想您被那些人议论。”白芍咬唇有些不服气。纸终究包不住火,那些丫鬟还是知道了太子和太子妃在一个房间却没有同床。这些人都是皇后派来的,也不知道哪些是皇后的耳目,若是让皇后知道了,梧月桐只怕要被质疑了。

    梧月桐闭上眼睛,她的第一次,居然是以这种方式交出去,真是讽刺。

    “你走吧,你从来都不是丫鬟,以后也别跟在我身边了。”

    白芍脸色白了几分:“主子要赶我走?”

    “你心这么大,我怎么敢留你?”

    “当初白芍说过,要一辈子追随主子,既然主子不要白芍了,那白芍这条命也不用留着了!”

    “住手!”

    白芍拿出匕首就准备刺入自己心口,梧月桐阻止不及,后面飞来的一个杯子打中白芍手腕,让她痛得握不住匕首。

    梧月桐回头,凰止衍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