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我就亲手杀了你
    “去找夕歌,领罚。”

    白芍看了梧月桐一眼,见她没有说话,低头退下去了。

    凰止衍看着浑身紧绷的梧月桐,叹口气,走过来抱起她往内室走:“怎么这么不喜欢穿鞋。”

    凰止衍抱着她一起躺在床上,缓缓收紧怀抱:“对不起。”昨晚喝了一点酒,再加上迷情香的催发,他自制力下降伤害到她了。

    梧月桐捧着他的脸看着他:“你不生我气吗?”

    “如果不是我给了那些人误导,她们也不会议论你,白芍也不会这样做。惩罚白芍是因为她自作主张的行为,不是因为她给我下药。”

    梧月桐埋首进他怀里,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会儿,迷迷糊糊听到凰止衍在她耳边道歉。她很想说没关系我们是夫妻,可惜太累了很快就被卷进梦乡。

    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下床的时候看到床边放的整整齐齐的鞋子,梧月桐乖乖的将鞋子穿好了才下床。这时丫鬟端着茶壶进来,看到梧月桐起来了忙道:“太子妃您起来啦,奴婢这就伺候您洗漱。”

    “不用了,抬水进来,我要沐浴。”

    “是。”

    不一会儿就有两个大力嬷嬷抬了浴桶进来,丫鬟调好水温倒好花瓣就走了出去。梧月桐将身子浸泡在水里,舒适的叹口气。雪白的身子上遍布吻痕,足以见昨晚有多疯狂。看着看着梧月桐就脸红了,什么纯情少年都是假的!

    梧月桐抬起腿看着内侧的纹身,突然发现纹身变得鲜艳起来,鲜血般的颜色很是醒目。但昨晚凰止衍是迷迷糊糊的,应该没有发现纹身。

    “主子。”

    白芍的声音在屏风外面响起,声音有些无力。

    “怎么了?”

    “外面传来消息,二皇子求皇上赐婚,求的是梧月槿。”

    “你说什么?”梧月桐站起来,“梧月槿要嫁给二皇子?”

    “没错,传旨太监已经去过了,婚期定在一个月之后。”

    梧月桐皱眉,梧月槿之前属意的是太子,她不觉得二皇子会不介意这个。之前她去给秦凛鸿换药,嗅到的气息就是凰景行的。凰景行想得太子之位,梧月槿恨她入骨,这两人凑到一堆,只怕没有好事!

    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心软,没有干脆毒死她!

    梧月桐从浴桶里出来,胡乱穿了一下衣服,白芍忙上前帮忙,简单将头发束了一下梧月桐就出了院子,直奔书房。临出门之前看了脸色苍白的白芍一眼,心中闪过不忍:“你先下去休息吧,需要的时候我再叫你。”

    白芍摇摇头:“我没事。”

    见她坚持,梧月桐也没拒绝,两人来到书房。梧月桐直接进去了,朝赋却伸手将白芍拦住了。

    书房内,萧御正在和凰止衍商量着什么。梧月桐道:“我听说梧月槿要嫁给凰景行了?”

    萧御一愣,这太子妃怎么对谁都直呼其名。

    凰止衍对萧御道:“你先按我说的去做。”

    萧御点点头,朝二人行礼之后离开了书房。出门看到白芍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你是太子妃的贴身丫鬟?”

    白芍面无表情的点头。

    “叫什么名字?”

    “白芍。”

    萧御打量着她,没有说话。朝赋忍不住道:“萧公子,这是太子妃的人。”您这么盯着人家看,不太好吧?

    萧御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想什么呢你,我只是觉得她长得像一位朋友。”

    朝赋心里吐槽,面色不动声色,您看上人家就直说,干嘛编这种老掉牙的借口。白芍却一怔,眸中闪过一丝什么。

    书房内,凰止衍拉着梧月桐坐下,柔声道:“你先别急,此事木已成舟,急也没有用。”

    “皇上居然会同意丞相府出两个皇妃?”

    梧月桐觉得很荒唐,这样会不会把丞相府捧得太高了。凰止衍眼神神秘莫测:“总得有人牵制太子府。”

    梧月桐一愣,突然明白过来,有哪个皇帝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比自己还优秀?而且有性无大师在,凰止衍的太子之位更是动不得。所以,丞相府出两皇妃,就是为了让二皇子府与太子府互相牵制啊!

    当老爹的这么防着自己的儿子,做皇帝有什么好?

    梧月桐搂住凰止衍脖子:“你想做皇帝吗?”

    凰止衍捏了一下她的脸:“桐儿你要知道,就算我不做皇帝,那些人也不会放过我。而且性无大师说过,十年内大陆将有一场浩劫。若不想百姓民不疗生,就得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他生下来就是做皇帝的,想不想做愿不愿意做好像都不重要了。而且身为男子,谁不想建功立业。

    “那我们做个约定。”

    “什么约定?”

    梧月桐拉住凰止衍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你若想牵我手,那就得保证你的身边只能有我一人。你若背叛我,我就亲手杀了你。”梧月桐紧紧盯着他眼睛,想看清他眼中的情绪。凰止衍缓缓握紧梧月桐的手,眼神坚定:“这么巧,我也想这样说。你若与我离心,我就亲手杀了你。”

    得到肯定的答复,梧月桐凑过去吻住他。那就让他们一辈子牵手,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吧。哪怕前路再凶险血腥,有彼此陪伴也不会孤单了。

    丞相府,书房。

    梧自南和梧月槿对峙,前者一脸失望,后者一脸面无表情。

    “槿儿,你知不知道这次赐婚意味着什么?”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怎样?”

    “你嫁进二皇子府就是与你三姐为敌!”身为丞相,梧自南看得清清楚楚。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么忍心看着自己两个女儿卷入皇室斗争,然后自相残杀?

    梧月槿眸中闪过一丝嘲讽:“说到底您还是心疼她,我母亲为这个家辛辛苦苦十多年,都比不过一个死人!”

    “啪!”

    梧自南打了她一巴掌,一脸愤怒:“你的教养呢!谁教你这么说你母亲的?”

    梧月槿捂住脸,眸中带着豁出一切的疯狂:“那是梧月桐母亲,可不是我的。一个死人的女儿你都可以宠这么多年,活人的辛苦你都看不到,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父亲!”

    “孽女!”

    梧自南举起手又要打她,被冲进来的佟氏一把拦住,哭喊道:“老爷,您消消气,消消气。槿儿还小,槿儿一个月后就要出嫁了,脸肿着可怎么好?”

    “就是要打得她不能出阁!我是不会同意她嫁进二皇子府的!”

    梧月槿一把推开佟氏,仰起脸对着梧自南,恨恨道:“好啊,那您就打死我啊!让天下人看看,一国丞相是如何因为自己的私心打死自己女儿的!”

    “你!”梧自南脸色铁青,佟氏跪着拽住梧自南的腿,苦苦哀求:“老爷,香兰这一辈子没有求您过什么,只求您这一件事,放过槿儿吧。槿儿你倔啊,快跟你爹服个软,快啊!”

    “娘你起来,求他做什么!这么多年他眼中有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