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怒急攻心气吐血
    书房内的气氛让那些丫鬟随从都不敢进去,什么时候见老爷发过那么大的火啊。五小姐也真是,明知道先夫人是老爷毕生的痛,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她。

    “这么多年来,我努力成为丞相府最令人骄傲的小姐。可到头来却比不上那个胸无点墨蠢笨如猪的梧月桐!如今,我要嫁给二皇子了,您就出来阻拦了。当初梧月桐嫁给太子的时候您怎么不阻拦?我今日就留这话,您要是不让我出嫁,我就死给你看!”

    “你!”梧自南气得浑身颤抖,喉咙一甜当场吐血。

    佟氏脸色刷的惨白:“老爷!”

    闻讯而来的梧归杨和唐若颜冲进来,梧归杨抬手就给了梧月槿一巴掌。

    梧月槿被一巴掌打到地上,佟氏忙爬过去扶住她,之后愤恨回头:“大少爷!”

    梧归杨没有理她,只是指着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梧月槿道:“你自己想找死就自己嫁去二皇子府,我们梧府没人拦你。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梧府养你十六年哪里对不起你?父亲给你嫡女的身份宠你十六年你却将父亲气得吐血。像你这种忘恩负义之人,教训你只是浪费口舌!来人!将五小姐关起来!一个月后二皇子迎亲队伍来了再放出来!”

    梧归杨是府上的大少爷,他说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所以立马进来几个粗使婆子将梧月槿推着回了院子,佟氏也跟着一路愤恨的走了。这母女二人居然没有再回头看一眼气得吐血的梧自南,也真是讽刺。

    梧府的事下午才传到太子府,梧月桐心情很好的多吃了半碗饭。凰止衍好笑的看着她:“这么高兴?”

    “很明显吗?”梧月桐用丝巾擦了擦嘴,“佟氏与梧月槿也要慢慢露出她们的真面目了,免得我爹还一直认为她们是白莲花小白兔呢。不过,我哥哥把梧月槿关起来了,二皇子府那边应该会有动作吧。”

    “只要他娶梧月槿是自愿,此事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两人说的很对,二皇子府比太子府还要先收到消息。凰景行沉默了一瞬,吩咐管家:“明日将库房那套宝石头面给梧小姐送去,顺便慰问一下她的情况。”

    管家疑惑:“明日?”为什么不现在去,现在去梧月槿肯定能被放出来,这点面子梧归杨还是要给他们的吧。

    “她都把丞相气吐血了,这点教训还是要有的。”而且第二天梧归杨也能气消了点,毕竟是未来大舅哥,不能太不顾他面子不是。不过梧月槿能把梧自南气吐血凰景行还是很惊讶的,梧月槿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还是个小泼辣的。

    晚上,在软塌睡了半个多月的太子殿下终于能回到床上睡了。两人相拥而眠,比起昨晚的荒唐,这种状态更温馨。

    翌日一早,二皇子府管家就带着礼品去了丞相府。先是慰问了丞相,又自然而然的送出二皇子送给梧月槿的头面。梧归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二殿下有心了。

    管家笑容不变:“还请大少爷多多规劝一下丞相,木已成舟,再这样下去只是和自己身体过不去。况且我们二皇子府再不济,也能好好养着二皇子妃的。”

    梧归杨沉默,随后抬手让随从去将梧月槿放出来。二皇子给她送东西了,让她亲自来拿。

    不一会儿梧月槿来了,脸色虽苍白眼神却很亮,柔声和管家道谢。管家离开之后她也准备离开,梧归杨开口了。

    “我不介意你恨我。”

    梧月槿身子一顿没有回头。

    “你想和桐儿斗也没关系,反正桐儿身后站着整个丞相府。”

    梧月槿死死咬住嘴唇才没让自己回头,只是端着托盘步伐僵硬的离开。回到院子后佟氏忙迎出来,看到托盘上精致的头面松了一口气:“看来二殿下还是把你放在心上的,为娘这就放心了,我去看看你爹。”

    “不准去!”梧月槿将托盘重重一放,“不准你去看他!”

    佟氏惊讶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呢?那是你爹啊!”

    “我爹又如何,他现在躺在床上,权力都交给他原配的儿子,有想过我吗,有想过瑾权吗,有想过你吗!你要是去看他,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

    佟氏……无话可说。

    丫鬟匆匆跑进来,道:“小姐,夫人,太子殿下和三小姐回来了。”

    佟氏一脸疑惑,他们回来就回来,有什么有禀报的?梧月槿却整理了一下衣服,抬步走了出去。佟氏忙拉住她:“槿儿,你要做什么?”

    “你放心,我只是想去和她说几句话。”梧月槿就在等着梧月桐回来呢,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呢。

    梧自南是怒急攻心所以才会吐血,好在他身子骨比较好,所以没什么大的毛病。秦大夫给看了药,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梧月桐给他把了脉,又看了秦大夫的药方,确认没问题了才离开房间。

    “这段时间就别让佟氏和梧月槿来父亲面前晃了,等父亲好了再说。”

    “放心,这个我知道。”梧归杨说完看向凰止衍,恭敬道,“归杨替家父谢过太子殿下。”

    凰止衍摆手:“怎么说丞相也是本殿下岳丈,来看望一下也是应当的。”

    “桐儿性子顽劣,日后还望殿下多担待一下。”

    凰止衍看向梧月桐,眸光温柔:“没关系,她这样很好。”

    梧归杨见状也放心了,只要太子希望,梧月桐就能过得好。

    “殿下,姐姐。”

    三人本来边走边说话,梧月槿迎面走来令他们停下脚步。梧月桐打量着眼前这个小美人,一段时间不见,倒是不再像回门那日那样形销骨立了。如今纤细的腰肢仿佛风一吹就能断掉,更显楚楚可怜。

    “殿下,请移步书房。”梧归杨想把凰止衍带走,让梧月桐和梧月槿说话。

    梧月槿却突然上前一步道:“姐姐回来怎么也不来看看妹妹,这就要走了?是怕妹妹在殿下面前说什么不该说的吗?”

    梧月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其实姐姐三年来并没有给祖母守孝,而是消失了三年的事殿下和爹爹早晚都会知道的。”梧月槿用手帕掩住小嘴,不着痕迹的看了凰止衍一眼。见他依旧脚步不停的跟着梧归杨走了,不由得有些懊恼,正欲开口,梧月桐走近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