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三年蛰伏期已过PK求收
    梧月桐抬手掐住梧月槿脖子,成功令她变了脸色。梧月槿想退后,却被梧月桐缓缓收紧的手骇得不敢动弹。

    “梧月桐,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毒我都给你了,掐死你不过随便一用力……”

    “梧月桐!”梧月槿双手握住她手腕,“这里是丞相府,你杀了我你也逃脱不掉,我可是,未来的二皇子妃!”

    梧月桐微微一笑:“谢谢你提醒我你还有二皇子妃这一层身份,我一定会好好善后,然后将佟氏也一并解决让你们母女早日团聚。”

    梧月槿是真的怕了,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就跟铁箍一样她完全掰不开。梧月桐疯狂的眼神令她毫不怀疑她真的会在这里掐死她,如果她死了,她之前做的一切努力不是都白费了?不!一个月后她就要嫁给二皇子了,她就要成为二皇子妃了,她不能死!

    “三姐,我错了……”梧月槿眼泪掉了下来,“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气爹爹我也不该和你作对。我去给太子殿下解释,我刚刚说的都是假的,都是故意挑拨你们的,饶了我吧三姐。”

    梧月桐没说话,难得见到这么狼狈恐惧的梧月槿,她得好好替原主欣赏一下。

    “姑姑……”

    梧月桐忙回头,就见到梧思甜一脸害怕的看着她。梧月桐忙放开手,看了梧月槿一眼。梧月槿捂着脖子咳嗽了几声,转身就跑了,她再也不敢单独面对梧月桐了。

    梧思甜虽然眼神中有些害怕,但并没有泡开。梧月桐走到她面前蹲下,柔声道:“甜甜,你怎么跑这来了,丫鬟婆子呢?”

    “姑姑,你刚刚为什么掐五姑姑脖子啊?”

    “因为五姑姑心术不正,想害人,姑姑这是在惩罚她。”

    梧思甜捂住脖子摇头:“甜甜没有想害人,不要掐甜甜脖子。”梧月桐被她逗笑了,俯身抱起她,道:“我们甜甜最乖了,谁敢掐甜甜脖子,告诉姑姑,姑姑收拾他!”还好小孩子单纯好哄,不然留下心理阴影就不好了。她刚刚也没打算真掐死梧月槿,那也太明目张胆了,只想给她一个教训,让她收敛一点知道她的强势。

    梧归杨带着凰止衍来到书房,有些踌躇道:“殿下,刚刚梧月槿说的话您别当真,她和桐儿关系不太好,所以……”

    “没关系,这种话我也不会去当真。”

    “那就好。”梧归杨松了一口气,心里觉得,是该去查查这件事的真实性了,梧月槿也不会信口雌黄。

    马车上,凰止衍笑看着梧月桐,道:“不如太子妃说说为祖母守孝三年的真正去向?”

    梧月桐斜睨着他,突然放软身子趴到他肩膀上,道:“那不如太子殿下说说,为何要一别三年?”

    凰止衍抬手将她搂到怀里:“那段时间,我确实因为商周的事忙得脱不了身。而且我若经常往神农谷跑,只会令商周太子注意到你们神农谷。如今,你可是我最大的底牌。”

    说起商周,梧月桐想起他们初次见面凰止衍就是在商周中的毒,以他这样警惕的人居然会如此轻易中招,而且身边不带一人只身前往商周不合逻辑。

    “商周有你很信任的人吗?”

    “以前有,现在没了。”凰止衍眸光浅淡,寥寥几笔带过此事。毕竟被背叛的感觉,的确挺不好受的。

    商周,太子府。

    暮云檀一剑刺入眼前之人小腹,看着她艳丽的小脸变得惨白没有生气,最后缓缓软倒在地,这才抽回剑转身看着躺在软塌上喝酒的男人。眼前血腥的一幕没有引起男人丝毫变化,哪怕躺在地上的人前一刻在与他颠鸾倒凤。

    暮云檀清丽的脸上满是讽刺:“你不心疼吗,这可是你最心爱的小妾。”

    男子挑眉:“小妾我有的是,你是杀不完的。”

    暮云檀抬手将剑对着男子,浑身颤抖:“周隐庭,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周隐庭揽了揽衣服坐起来,没什么表情道:“这府里的小妾你随便杀,想杀多少本殿下绝不拦你。”说完他就起身准备离开房间。暮云檀气不过,准备上前拉住她,却被突然而来的掌风打到了软榻上。暮云檀吐了一口血后抬头,才发现周隐庭根本就没有回头,打她的是他的贴身女婢。

    兰心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暮云檀,美艳的红唇勾出一抹嘲讽的笑:“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七夕那日殿下就要迎娶辞小姐了,从此这太子府有了女主人。暮云檀,在此之前你可以想杀多少杀多少,七夕之后你就该消失了。”

    暮云檀握紧双拳,指甲狠狠掐进掌心:“你们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准备抛弃我了。可你们忘了,我是苗疆圣女,我下的毒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毒?”

    兰心挑眉:“噢?莫非凰止衍体内还有蛊?”

    “三年蛰伏期已过,该苏醒了。”

    梧月桐跑着花瓣澡,看着自己腿上的纹身,想着待会儿不知道凰止衍看到了会是什么反应?洗完之后她披了一件丝衣走了出来,凰止衍在软塌上闭目养神。

    梧月桐灵活的钻到他怀里看着他,凰止衍睁开眼睛,一把将人压下。梧月桐这件衣服着实刺激,只用拉开腰间的带子,衣服就会滑下来,诱惑意味十足。凰止衍呼吸一顿,低下头一把吻住她的唇。只是还没亲两下,凰止衍就面色一变,偏头就吐出一口血。

    “凰止衍!”梧月桐忙爬起来给他把脉。凰止衍很想说他没事,可腹部的疼痛却让他冷汗直冒,他只能蜷缩成一团按住腹部。

    凰止衍脉搏跳得很快,身体温度也极度飙升,手腕很快就变得滚烫。梧月桐拿出银针封住他几个穴道,令他暂时失去知觉。痛是不痛了,但他人也晕过去了。

    梧月桐察觉到异样,拉开他胸口衣服,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有东西在皮肤底下爬动。

    白芍察觉到异样在外面敲门:“主子,怎么了?”

    “你先进来。”

    白芍推门进来,看到此场景一惊,忙转身关门后走过来:“这是……”

    梧月桐皱眉,指着那些爬动的东西:“像不像蛊虫?”

    “像,殿下怎么会中蛊?”

    “我先开副药,你亲自去煎,暂时将他的蛊压制再说,随便把夕歌朝赋喊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