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苗疆圣女暮云檀
    白芍不但喊来了夕歌朝赋,风吟也来了。

    “殿下只有你们三个侍卫?”

    “还有姒鸾,不过她负责培养死侍,不在京城。”

    “在我嫁进来之前,殿下近日有没有去过苗疆?”

    苗疆在商周地盘,凰止衍经常去商周,梧月桐也不知道他去了商周哪里。

    “殿下从未去过苗疆,苗疆善蛊,殿下没有把握是不会去那边的。”

    梧月桐只恨自己对蛊虫涉猎太少,此时居然不能明确凰止衍的状况。风吟担忧的看了床上脸色苍白的凰止衍一眼,道:“太子妃,其实我们几个只是负责对殿下办事,具体为何做这事我们从不会过问,不如将萧公子找来问问?”萧御是凰止衍的左膀右臂,凰止衍的事他肯定知道。

    “你去,尽快把他带来。”

    “是!”

    风吟一转身就不见了,其余三人就在屋子里等待。梧月桐走到床边给凰止衍擦掉冷汗,就算失去了知觉,蛊虫也一直在动,身体还是会很受不了的。梧月桐用针护住凰止衍心脉,也令他暂时陷入昏迷,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白芍端着药准备进来的时候,风吟和萧御也正好准备进来。三人一时不备撞在了一起,风吟眼疾手快将药碗接住了,难得药汁一点都没撒。而萧御则将白芍接住了,搂着她的腰令她站稳。四目相对,两人皆一怔。

    朝赋一把打开房门,道:“你们终于来了。”

    白芍和萧御忙分开,接过风吟手中的药碗就走了进去。

    “主子药煎好了。”

    梧月桐扶着凰止衍坐起来,将药一点一点喂到他嘴里。喝完药之后凰止衍呼吸平稳了许多,蛊虫也不爬动了,继续蛰伏了下去。

    不等梧月桐开口,萧御就道:“我知道是谁下的蛊。”萧御看了床上的凰止衍一眼,无奈摇摇头,“说来也是我们太忽略女人的心狠程度了。三年前,我们在商周无意救了被商周太子府死侍追杀的苗疆圣女,暮云檀。她伤得极重,对周隐庭也是恨之入骨,脸都差点毁容。对我们来说,周隐庭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所以我们极力救治暮云檀,打算拉拢她成为对付周隐庭的帮手。”

    “后来呢?”

    “后来,她对殿下下毒我们才知道,她不但是周隐庭的情人,还是他最厉害的一把刀。”

    “她故意用苦肉计骗你们?”

    “不,她的确被周隐庭抛弃过。可她知道暮云檀被我们所救之后,又把人给哄回去了。这个女人忘恩负义为了讨好周隐庭给殿下下毒,蛊虫应该是那个时候留下的。这三年并没有表现出来,这种蛊虫应该是有蛰伏期的,也是暮云檀给自己留的后手。”

    暮云檀怕自己最后又被抛弃,所以给自己留了后手。这个女人明知道自己爱上的是一个无情的男人,也要为了这个男人去对付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说,他们忽略了女人的心狠程度。

    这种女人,真的该死!

    风吟皱眉:“这三年殿下为何不杀了她?”

    “殿下说,让她亲眼见到自己希望破灭比杀了她要好得多。”萧御看向梧月桐,“太子妃,你能解蛊虫吗?”

    “既然我的药可以暂时压制住蛊虫,就证明这蛊也不是无药可解。我要做两手准备,你们去把我徒弟接来,由他来压制蛊虫,白芍和我去一趟苗疆,不,商周。”

    “你要亲自去?”萧御一脸不赞同,“若让周隐庭知道你的身份,他一定会不择手段把你留下的!等殿下醒了,我怎么和他交代?”

    “你也太小瞧我了。”梧月桐抚摸了一下凰止衍的脸,“坚持住,等我回来。”

    风吟接来了叶询,还带来了小白。许久不见梧月桐,小白几乎扒着她腿不放。梧月桐揉揉它的脑袋,交代叶询一些注意事项。

    “叶询,我把他交给你了,你照顾好他。”

    叶询郑重点头:“放心吧师傅,我们一定会坚持到您回来的。”

    “我和你一起去。”萧御皱眉,一百个不放心。

    “为了不让他痛苦,我会用银针一直封住他的穴道让他昏睡。他睡着,你怎么能离开?”

    “太子妃,带上我吧!”风吟上前一步,他得负责保护好梧月桐啊!

    “行了别争了,我以神农谷谷主的身份去,带上你们岂不是暴露了。给我好好守着太子府,否则唯你们是问!”

    路途遥远,梧月桐打算现在就出发,进屋换了衣服带上面具之后,两人就骑上马连夜出了京城。有太子府的手印,他们在诛凰可以横着走!小白跟在马后面奔跑,丝毫不逊色。

    所谓夜行千里,晚上赶路效率明显不错,一个晚上她们就出了两座城。在白芍的强烈要求下,让梧月桐留下来休息。在客栈定下一间房,梧月桐在床上休息,白芍趴在桌上闭目养神负责警戒。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窗台发生一声轻响,白芍猛地睁开眼睛瞬间拿起手旁的剑冲了过去。正从窗户进来的女子以刁钻的角度躲开了白芍的剑,两人快速的过了两招。之后女子拿出令牌,低声道:“姒鸾,自己人。”

    白芍收回剑,警惕的看着她。

    姒鸾无奈:“风吟给我传信,让我一路跟来贴身保护太子妃,你放心,周隐庭的人不知道我的存在。”

    两人说话都是压低声音说的,就是怕吵到睡着的梧月桐。之后两人各自守在房间的角落,闭目养神。

    梧月桐醒来看到姒鸾愣了一下,姒鸾忙将之前的说辞说了一遍,梧月桐点点头没有再问。三人吃了东西之后继续赶路自是不提,再说京城。

    作为一直关注太子府的二皇子府,昨晚的动静他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风吟他们武功太高,他们追不上。今日早朝凰止衍居然请病假没有上朝,这就令凰景行疑惑了。

    当下他就辍窜三皇子凰鹤君去探望太子殿下。

    凰鹤君闻言冷笑:“二哥居然会如此关心太子皇兄,真令三弟惊讶。”

    下了朝,两人就站在乾清宫正门前的阶梯上,周围是陆续离开朝二人行礼的官员,三皇子说话毫不避讳。凰景行笑容不变,道:“三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不关心太子皇兄?三弟可不能这样,太子皇兄素日对我们多好,你怎么可以不满于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