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只身前往商周寻
    凰鹤君冷笑:“二哥越来越会开玩笑了,三弟自叹不如。看来是婚事将近,二哥人逢喜事精神爽了。”

    “等二哥婚礼一过,三弟也要抓紧时间才是。”

    “这个就不劳烦二哥操心了。”

    两个皇子站在那明嘲暗讽,那些官员吃多了才会凑上前去找不快。所以皆绕开两位皇子走,他们站在那里就格外显眼。

    六皇子一脸担忧的看着两人,偏头对九皇子道:“九弟,二哥三哥不会吵起来吧?”

    凰恒昔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六皇子,淡淡道:“六哥多虑了。”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太子皇兄身子无大碍吧?我们一起去太子府看看吧。”

    “皇兄不喜欢被打扰,我们还是不要去叨扰他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的,九弟慢走。”

    凰恒昔面无表情的转身,在这个皇室哪有真正人畜无害的皇子存在。就算有,也活不到成年。

    九皇子一路来到太子府,管家忙把他迎了进去。一路来到正仪院,夕歌和朝赋走了出来。

    “九殿下。”

    “我哥到底怎么了?”

    “九殿下请入内。”

    直到看到躺在床上人事不省,身上插满银针的凰止衍时凰恒昔才吓一跳,他有猜到他哥又受伤了什么的,没想到这么严重。

    “究竟是怎么回事?”

    夕歌和朝赋只好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凰恒昔气笑了:“所以你们就这么让太子妃去了商周?”

    夕歌和朝赋低着头无话可说,他们其实也是有私心的,梧月桐是神农谷谷主,没有人比她更合适去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凰恒昔挽起袖子准备写信,镇守商周和诛凰交界处的是舅舅,只能写信给舅舅让他照看一下梧月桐了。

    萧御来的时候就看到气氛有些低迷,不由得开口道:“正准备通知你呢,你可以写信……”话音未落,就看到凰恒昔已经将信封口了。

    “飞鸽传书将信传出去,用密道,慢一点没关系但要稳。”

    也不知道诛凰有多少商周的探子,若梧月桐提前暴露只怕是很危险。凰恒昔看着萧御,皱眉道:“我哥一直昏睡也不是办法,你们手下有没有能模仿人说话的?”只要能模仿凰止衍声音,到时候带个面具还能糊弄过去。

    别看九殿下才十五岁,有太子的教导他和其他皇子比起来一点也不差。

    萧御点点头,正欲开口。叶询端着药进来了,随口道:“就算能模仿声音,太子殿下的气质也不是那么容易模仿的。特别是聪明的二皇子,只怕是瞒不过他。”

    “你是?”凰恒昔疑惑的看着他。

    叶询放下药碗,道:“神农谷,叶询。”

    神农谷?凰恒昔双眸一亮:“不知请谷主出山需要什么条件?”叶询一愣,看向萧御他们,九皇子还不知道?萧御微微摇头,表示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师傅云游不喜拘束,一时半会儿我也不知道她在那里。不过太子殿下是可以清醒过来的,只是醒过来会很痛苦罢了。”叶询说完转身拔掉了凰止衍身上的几根银针,不一会儿他就睁开了眼睛。

    “哥!”凰恒昔跑了过去,“哥你感觉怎么样?”

    凰止衍虽昏迷着,但他的意识是清醒的,所以梧月桐去了商周的事他是知道的。他抬起手摸摸凰恒昔脑袋,声音沙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忍受巨大的痛苦,所以他的脸色越来越白:“别告诉母后。”

    “你放心,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受伤的事告诉过母后。”兄弟两对皇后从来是报喜不报忧的,不想让她担心。

    “太子殿下,先喝药吧。”

    凰恒昔将凰止衍扶起来一点,将药喂给他喝,喝完了药,凰止衍面色好了几分。他看向夕歌,道:“姒鸾……”

    “主子放心,姒鸾已经和太子妃她们回合了,有姒鸾在,太子妃不会有事的。”姒鸾代表的是整个太子府的所有死侍,有这些力量他多少也会放心一点。撑着精神将事情吩咐下去,叶询又将他扎晕了。因为师傅走之前吩咐过,不能让殿下太过痛苦。

    再说梧月桐三人来到白杨城已经是半月以后,三人一来就被欧阳扶辰安排的人给带到了军营。这是梧月桐第一次以太子妃的身份见欧阳扶辰,说起来也是奇妙的缘分。

    “你这孩子,对商周什么都不了解,还敢只身前来。”

    梧月桐无奈一笑:“他有事,我不能不来。”

    欧阳扶辰叹口气:“我长年与商周打交道,多少对他们的情况有些了解。商周的周尧帝独断专行,特别不喜欢听反对的声音。这就造成了底下大批官员换血,大多成了谄媚之臣。太子周隐庭却截然相反,他礼贤下士,喜欢听不同的声音而选出可行性比较大的那一个。所以周隐庭在商周的地位很高,其余两位皇子皆不敢触其锋芒。但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做事不择手段又骄傲自满,止衍是他唯一放在眼里的对手。”

    “所以,他放着大秦不管,专门与诛凰作对?”

    “虽说是三国鼎立,但大秦的秦鸣帝已年迈,太子专权却无能,汝嫣皇后心狠手辣,整个皇室除了太子居然只剩下一个二皇子。皇室凋零,他们拿什么来和诛凰商周斗。”

    尤其是这个二皇子还出生卑微,活到成年真的是奇迹。

    “还有五日就是七夕了,七夕那日周隐庭会迎娶丞相之女,那个时候是最好混进去的时间。”

    “不,我觉得现在就得混进商周,我要进丞相府。”

    三日后,丞相府。

    “小姐,这是太子殿下让人送来的。”

    镜子旁边的美人素着一张小脸,清冷的容颜令人不敢靠近。辞安然看都没看那托盘一眼,淡淡道:“放下吧,你出去。”

    “小姐……”

    “出去。”

    丫鬟无奈,只能出去随便关上了门。

    辞安然看着面前的化妆盒子,突然一阵烦躁,狠狠将东西扫在了地上,这才心里好受一点。

    “这么漂亮的胭脂,丢了多可惜啊。”

    辞安然一惊,猛的抬头:“谁?”

    不知何时,房间中出现两个女子。说话之人一袭红衣,有着与她不相上下的容颜。旁边女子一袭青衣,正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你们是何人?”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你不想嫁给周隐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