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四十九日绝情蛊
    梧月桐没有抬头,这时一个丫鬟走了过来,道:“侧妃娘娘,殿下有事出去了,让您先去招待一下前院宾客。”

    “这种时候他出去做什么?”

    “不知道,殿下接到一个消息,就带着人出去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丫鬟离开后,暮云檀看向两人。本来皆低着头的二人此时却静静的抬头看着她,目光不善。暮云檀皱眉,正欲开口。

    梧月桐冷笑:“侧妃娘娘,我终于找到你了。”

    暮云檀狐疑的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来……”声音还未发出口,就被姒鸾用匕首抵住了脖子。冰凉的匕首接触到皮肤极快的划出了一条血痕,令她不敢再动弹。

    此处自然不能多待,她们得争取利用白芍为她们拖延的时间将暮云檀带出府去。

    没错,周隐庭之所以会这个时候出去就是因为手下人来报,找到了梧月桐落脚的地方。等周隐庭带人赶到的时候,白芍则在他们面前逃出去,引得周隐庭下令追,带着他们在京城兜圈子。

    太子府戒备森严,如何带一个大活人出去?有梧月桐啊,她直接站在风口撒上几把药粉,那些躲在暗处的侍卫都迷糊。然后姒鸾再将那些警醒的人给吸引注意力,梧月桐则成功将昏迷的暮云檀给带了出去。

    来到她们早就找到的秘密地下室,梧月桐将暮云檀扔在地上绑起来,等着姒鸾和白芍来此回合。

    周隐庭追着白芍兜了几个圈子,终于发现不对劲。

    “你们继续追,其他人回府!”

    “是!”

    府上一切如旧,宾客们还在喝酒吃肉,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但周隐庭一回来,就立马有侍卫来禀报,说有好多侍卫皆中了毒昏迷不醒,侧妃也被带走了。

    周隐庭气笑了:“看来是本殿下小瞧你了,全城戒严,掘地三尺也要把她们找出来!”

    “是!”

    入夜,周隐庭一身酒气的来到新房,猛地推开门的动作把两个丫鬟吓一大跳。周隐庭看了两人一眼,突然道:“本殿下记得,你有四个陪嫁丫鬟,还有两个呢?”

    “那两个不太安分,一进太子府就打小心思,我就把她们贬到厨房干粗活了。”

    “是吗?”周隐庭似笑非笑,一把上前抓住她的手。两个丫鬟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周隐庭看都不看她们,冷冷道,“出去。”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动作。

    辞安然道:“出去吧。”

    等到丫鬟离开了,周隐庭才揭开辞安然的盖头,依旧是一张清冷的脸,漂亮又寡淡。周隐庭抬手抚摸着她的脸蛋,最后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抬起头看着她。

    “嫁进太子府,你就是本殿下的人,帮着外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辞安然想别开他的手:“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安分,对你没好处。”说着一把咬住她的唇,压向床榻。辞安然想推开他,却徒劳无功,在被一把撕掉肩膀衣服的时候她不挣扎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空洞的眼神望着帐顶,辞安然只觉得未来一片茫然……

    暮云檀悠悠转醒,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在凳子上,面前坐着三个女子,旁边还蹲着一匹白狼,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好像随时都可以扑上来咬她一口。

    为首的女子摸了一下白狼的脑袋,白狼立马乖乖的趴下了。

    “醒了,感觉怎么样?”

    这像好朋友关心般的语气却令暮云檀毛骨悚然,因为女子这话一出口,她就感觉浑身刺痛,像是有几百根针在自己体内游走。不一会儿,她就脸色苍白,直冒冷汗。

    “你对我……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让你简单尝试一下我夫君所受的痛苦。”

    浑身刺痛之后又全部汇入腹部,暮云檀没忍住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红中带黑一看就是有毒。居然是,诛凰太子妃。

    “就算……你杀了我,你夫君的蛊……也解不了。”

    梧月桐淡淡的喝了一口茶,无所谓道:“苗疆会蛊的也不是只有你一个。”

    暮云檀嘲讽一笑:“他们怎么会出手救诛凰太子。”苗疆可是隶属于商周,怎么会去帮敌国。

    “总有怕死的不是吗?再不济,我就提前将苗疆收服了,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力。”

    暮云檀笑容逐渐消失,如果梧月桐拿整个苗疆人性命逼迫,一定会有人屈服。

    “灭了苗疆,你也会背负却千古骂名!”

    一个心狠手辣残忍嗜血的太子妃是坐不上皇后的,说不定连凰止衍也要受牵连。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梧月桐笑了:“骂名?原来苗疆圣女也怕骂名吗?为了周隐庭你出卖苗疆,出卖救命恩人,这种事,你做得还少吗?”

    “你懂什么,因为我爱他,我什么都可以为他放弃。”

    看着暮云檀一副因为爱放弃一切还很自豪的模样,梧月桐就觉得非常非常同情她。

    “对,那个你为了他能放弃一切的人,在你被抓走下落不明之际,还在与别的女人洞房花烛呢。”

    “你闭嘴!”美好的幻想被打碎,暮云檀表情一片狰狞。“说这么多,不就是想逼我说出凰止衍中的什么蛊吗?我告诉你,是七七四十九日绝情蛊。从苏醒那一刻开始,它就会游走于宿主换身上下,啃食心脉。四十九日之后宿主将会断情绝爱,失去神智,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痴儿。哈哈哈哈……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没想过让他死,可如果他成为痴儿,那对我夫君来说吗,可是绝顶好处啊,哈哈哈哈……”

    梧月桐冲过去,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拿出小瓷瓶卸掉她的下巴将药塞到她嘴里,直到她咽下去。她从未用如此狠的手段对付过一个人,可暮云檀真的令她起了杀心。不,杀了她太便宜她了。就应该把周隐庭拉过来,在她面前千刀万剐,看她还能否保持现在的心态!

    暮云檀被绑在椅子上,只觉得一只手狠狠拽住她的心脏,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就在这里,看着你的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来救你吧。”梧月桐转身就走,杀了暮云檀也得不到解蛊方法,她还得去一趟苗疆,四十九日,她的时间不多了。

    小白走在最后,看着坐在椅子上痛苦不堪的人,扑上去一口咬掉了她的耳朵。心脏的疼痛令暮云檀忽略了耳朵上的疼,居然使她毫无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