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调虎离山差一点
    如今京城全城戒严,就算是晚上,她们也不容易出去。

    但好在京城有四个城门,她们可以声东击西。

    姒鸾负责去南门引起骚乱,白芍去北门,而梧月桐则从西门出去。当然,前提是,守卫得被引开。姒鸾已经先出发去南门了,白芍将匕首交给梧月桐,郑重道:“主子,如果闯不出去,一定要保全自己。就算被抓到也没关系,你是诛凰太子妃,对周隐庭有利用价值。只有活着,我们才有办法去救你。”

    “放心吧,你和姒鸾也是,一定要活着。”

    白芍转身离开,梧月桐低头看着小白,笑了笑:“准备好了吗,我们要……杀人了。”

    南门突然燃起冲天的火光,西门的士兵们面面相觑:“莫非诛凰太子妃要从南门逃跑?”

    “她身边有很擅长用毒的人,我们赶紧过去支援。”

    “等等!”其中一个队长道,“万一是调虎离山之计呢?七小队,你们先过去支援,我和三小队继续守在这里。放跑了诛凰太子妃,我们一个都没好果子吃,还是稳一点比较好。”

    “有道理。”

    本来有三队人守着的,如今离开了一队还有两队。梧月桐隐匿在黑暗中,一动不动。只是有些担心姒鸾的情况,希望她能全身而退吧。

    过了一会儿,北门又升起求援的旗帜,之前说话的队长一拍拳头:“我就知道,一个南门一个北门,我们现在过去,三小队继续在这守着!”

    “是。”

    很快,东门只剩下了一个队。一个小队二十人,这二十人就是梧月桐要突破的防线。

    寂静的夜色中只有月光投射下来朦胧的光,空旷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一只优雅的白狼,他迈着悠闲的步伐一步一步走近城门。守城的士兵惊奇道:“你们快看,哪里来的狼啊。”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狼呢。”

    “狼皮没有一丝杂质,送给殿下殿下一定会喜欢。”

    “喂,不收城啦?”

    “南门和北门那么热闹,早就没我们事了,你们几个跟我走,抓狼去。”

    七八个人脚步匆匆的下了城楼,白狼像是被几人吓得乱了脚步,往城里窜了过去,那群人忙跟了过去。还剩十二个人……梧月桐在众人注意力皆被小白吸引过去的时候瞧瞧上了城墙,迎风撒了一把药粉。但因为城墙上是上风口,中招的只有两人。

    梧月桐知道意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只是下了让人昏睡的药粉。中药的两人打了一个哈欠,看了一眼四周就坐在地上,靠在一起睡着了。小白故意吸引着众人注意,尽量在城墙上的士兵看得到的地方跑,引得众人侧目,嬉笑。

    “那边那边,哎呀,跑那边去了。”

    “你们真笨啊,跑屋顶上去了!”

    “哈哈哈……”

    冰冷的匕首抵住脖子,清冷的女声在耳边呢喃:“别动。”

    这一变故使得城墙上的士兵们措不及防,他们纷纷拿起武器准备将梧月桐包围起来。梧月桐手上一用力,她挟持的士兵脖子就见了血:“再动我就杀了他!”

    几人面面相觑,毕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也没办法做到见死不救。

    见众人有顾忌,梧月桐挟持着士兵站在上风口:“我不想杀人,只要我能安全离开,你们就不会有事。”

    被她挟持的士兵突然道:“要是放你我们才真正有事!”说完突然用手肘撞向梧月桐胸口。还好梧月桐早有防备,及时躲开了,但手上的动作却没了谨慎,直接割破了士兵的脖子。

    温热的鲜血染红了她的手,她拿刀的手开始颤抖。这是她,第一次杀人。看着那个士兵捂着脖子躺在地上抽搐,鲜血还是不断的往外涌出来。那些人却没给她缓冲的机会,直接冲了过来。梧月桐忙往外跑,那些本来追小白的人也上来了,前后夹击她根本跑不掉。

    “这是你们逼我的!”梧月桐不会武功,但她有毒药。神农笔记上面不单单有各种疑难杂症的配方,还有稀奇古怪的毒药配方。她不会武功,毒药就是她的护身符。银针插入那些人体内,一开始他们不在意,不一会儿就全身开始麻痹然后倒在地上。

    因为周隐庭吩咐要抓活的,所以一开始他们是有所顾忌的,但见梧月桐出神入化下毒的功夫,他们也不留手了,很快梧月桐身上就挂了彩。小白也被伤了前腿,毕竟它咬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它的重量要扑倒一个人轻而易举。最后二十个人,死的死,伤的伤全部都倒在了城墙上。梧月桐不敢久留,搜出大门钥匙就要去开城门。

    一下城墙就愣住了,因为那里站了一个人。

    周隐庭看着一身挂彩的梧月桐,狼狈的样子依旧在月色下美得惊人,不由得满意的拍拍掌。

    “不管是胆识还是智慧,你都令本殿下刮目相看。凰止衍的女人,果然不俗。”

    知道从南门北门一起攻破,引开众人注意,自己从北门逃脱。一人一狼干掉一个小队,梧月桐还是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弱女子。这手段,他实在是佩服。

    梧月桐绷紧的身子突然放松了,舒尔一笑:“你怕了。”

    周隐庭挑眉:“我怕什么?”

    “你怕我夫君的毒解了你会输。”

    “笑话……”

    “你心里明白,论智谋论民心,你根本就比不过我夫君。所以,你只能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周隐庭沉默了,无言的看着她。视线下移投到小白身上,小白正低头舔着自己的伤口,察觉到他的目光立马抬头看他,好似下一刻就会扑过来。如此有灵性的狼,他还是第一次见。

    “听说神农谷谷主身边也有一头白狼,梧姑娘认不认识?”

    梧月桐看着他,没有说话。今日出手,她就猜到了自己身份会曝光。不过周隐庭站在她面前,是料定她无法从他手中逃脱,所以才有心情和她聊天。那暮云檀呢,他就不担心?

    “你要是再不去救你的侧妃,她可就真死了。”梧月桐恶意的提醒了一下,周隐庭一脸无所谓,“抓到你,她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

    真无情啊……不过她一点都不同情暮云檀,这一切都是她活该。

    周隐庭朝梧月桐走过来,闲庭信步般:“你乖乖跟我回府,别耍什么花招,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丝毫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