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整个苗疆来陪葬
    “你的保证,我可不放心。”

    不知何时,城墙上站满了弓箭手。他们皆身着夜行衣,冷冽的目光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梧月桐回头,惊喜道:“舅舅!”

    来人正是梧月桐二舅,齐曳!

    城墙弓箭手出现的同时,隐藏起来的侍卫立马将周隐庭围了起来。

    “桐儿,上来。”

    梧月桐警惕的看着周隐庭,转身朝城墙上跑去。

    周隐庭眯起眼眸,突然出手。他的轻功足以在箭矢射下来之前到梧月桐旁边,所以齐曳不敢下令放箭。就在周隐庭差一点就要抓到梧月桐的时候,凭空出现一人将梧月桐搂进怀里,还和周隐庭对了一掌,之后两边皆退后了几步。

    面具男子没有丝毫迟疑,抱起梧月桐就跳上了城墙,出了京城。齐曳也没了顾忌,直接下令放箭,为两人拖延时间。

    抬头看着面具男子冷冽的下巴,梧月桐眨眨眼睛,突然笑了。男子嘴角一沉,哪怕飞在天上也伸出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没好气道:“还笑,你知不知道刚刚多危险?”

    “哎,你伤好了?就这么用轻功?”

    秦凛鸿皱眉看着她碧色的裙子染满了斑驳血迹,无奈叹口气:“你都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来能行吗?我们直接去苗疆。”

    “好。”

    苗疆位于商周西北部,靠近商周大秦交界处。土地湿润,沼泽毒障比较多。这种对外人来说是天然屏障的东西,对苗疆本地人来说可是好东西。

    两人落脚找了一间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客栈,包下两间房就准备去换衣服。刚刚在路上买了两件苗疆本地人的衣服,一开始还是不要太引人注目比较好。

    秦凛鸿刚关上门面色就一变,单膝跪地吐出一口鲜血。肋骨隐隐作痛不说,身上其他地方也开始难受起来。刚刚情急之下与周隐庭对了一掌,怕是有了内伤了。

    梧月桐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换上衣服就去敲秦凛鸿的门,过了一会儿他才过来开门,脸色很是苍白。梧月桐见状忙握住他手腕:“是不是肋骨又断了你让我看看!”

    “没事。”秦凛鸿不着痕迹的躲开梧月桐的手,上下打量着她,“你穿这身衣服,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嘛。对了,你的伤怎么样?”

    见秦凛鸿执意不给她看,梧月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道:“都是外伤不碍事,我们现在需要打听到苗疆内部消息。”两人本来是站在门口说话,梧月桐眼角余光看到了楼梯口站着的小孩,不由得朝他招招手,道,“小朋友,你过来一下。”

    小男孩害羞又乖巧的跑了过来,扭着衣角看着她。

    梧月桐蹲下身子与他平视,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颗糖,道:“你回答姐姐几个问题,姐姐就把糖给你,你说好不好?”

    小男孩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卓云。”

    “多大啦?”

    “五岁。”

    “那你知道,苗疆最厉害的人是谁吗?”

    卓云点点头:“知道,是大长老,大长老比圣女还厉害呢!”

    “是吗?有多厉害?”

    “之前小艺乱吃东西,肚子疼得要死掉了。是大长老给他种了一只蛊,没过多久他就好了!”

    “那第二厉害的人是谁啊?”

    “是王,苗疆王!”

    “那第三厉害的人呢?”

    “是……”

    小男孩好骗,梧月桐三言两语就得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很守承诺的将糖给了卓云。

    秦凛鸿就一直站在一旁,目光温柔的看着她。等她问完起身了,这才开口:“我们现在去哪?”

    “去找那个叫小艺的孩子,他是大长老的孙子。”

    “你想用他来威胁大长老?”

    “权宜之计。”

    苗疆大长老是凌驾与苗疆王的存在,每一届圣女都是他负责选拔出来的。可这一届圣女令大长老失望透顶,所以他搬离了豪华的住宅,住进了一个小木屋。专门养他的蛊虫,两耳不闻窗外事。

    苗疆王担心他的安危,派一个人照顾他的起居。

    这天,这个小侍者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道:“大长老,外面有人求见!”

    大长老正在喂蛊,随口说了不见。侍者急了,道:“他们是一对夫妻,那女子奄奄一息快要死掉了,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大长老一顿,忙转身:“在哪?”

    木屋内,梧月桐一脸冷汗的倒在秦凛鸿怀里,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秦凛鸿则一脸焦急,看到大长老眼前一亮,道:“大长老,您快救救我夫人吧!”

    “今天有吃什么东西没?”大长老说着就过来给梧月桐把脉,结果被一把按住了命门。大长老抬眸看着梧月桐,对方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大长老叹口气,对小侍者道:“你先出去,暂时别让人来打扰我。”

    “是!”小侍者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梧月桐也放开了手站起来,道:“大长老请见谅,实在是事出有因不得已而为之。”

    大长老淡淡的打量着二人,虽然穿着他们苗疆服饰,但通身的气派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不知大长老可会解,四十九日绝情蛊?”

    大长老一愣:“那可是禁术!老祖宗明言绝不可以学的!谁中这个蛊了?”

    梧月桐和秦凛鸿对视一眼,皆避开了这个话题,只是道。

    “不知可有解?”

    “无解。”

    “不可能!”梧月桐拍桌而起,“没有什么是不能解的!你若是刻意隐瞒,可得知道后果!”

    秦凛鸿忙拉住她,防止她太激动。

    “大长老,我知道你为何说无解。因为能接触到禁术的人只有那么几个,他们下的蛊,就证明是你的仇人,所以你故意说无解对吧?可这个禁术若是你们苗疆圣女学的呢?她可是商周太子最好用的一把刀。”

    大长老闭了闭眼睛:“不管你们怎么说,无解就是无解。”

    梧月桐冷笑着从袖中拿出一个长命锁:“大长老,想清楚再说话。”

    大长老一惊:“你们!他还是个孩子!”

    “没错,他还是个孩子,苗疆七岁以下的孩子有两百多个。正好我还需要培养一批小药人,用这些人练手正好。”

    大长老握紧拳头,看着梧月桐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是你们逼我的!”梧月桐彻底冷下脸,“我与我夫君成亲才一月有余,你们就想逼死他。反正他死了,我就拿你们整个苗疆替他陪葬。既然大长老想不出来解蛊的法子,那我就先拿你的孙子练练手吧。”

    “等等!”大长老忙道,“我可以替你夫君解蛊,但我得亲自看过他之后才可以确定蛊毒程度。而且,还需要施蛊者的血液才行。”一般这种蛊就是用血液喂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