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功力大增蛊虫解
    “让他过来是不行的,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梧月桐说完拿出一颗药丸,“为了防止大长老做手段,还是请大长老昏睡一下。”

    看着梧月桐手心的药丸,大长老犹豫:“我要见我孙子一面。”

    “您放心,小艺他睡得很香。只要您乖乖给我们解完蛊,到时候自然能见到您孙子。”

    听到小艺的名字,大长老彻底死心了,连名字都知道了,他孙子肯定在他们手上。

    “我需要带上一些东西。”大长老当着两人的面拿出一个小白瓷瓶放进袖子里,这才吃下药丸,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沉睡。

    之所以立马让他昏睡就是怕他反应过来了在路上做手脚,在这种什么都没准备的情况下昏睡最安心。

    大长老到手了,没有森严的守卫更方便他们将人给带出去。可能不能出商周,那就又是一番斗智斗勇了。

    太子妃离开二十多天了,前几日太子还可以强撑着去上朝,后诛凰帝见他面色实在白得可怕就让他好好休息,暂时不用上朝了。皇后那边自然瞒不住,她甚至上了护国寺想找性无大师,却被告知性无大师早就离开京城不知去向了。

    叶询寸步不离的守着凰止衍,因为他发现近日这蛊虫越来越猖獗了,以前能压制两个时辰,现在半个时辰都压制不住了。看着叶询也来越凝重的表情,风吟他们也心急如焚。

    凰恒昔打发走了前来探望的人,走进来道:“太子妃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

    “没有,商周倒是传出来消息,里面引起了好几场骚动,应该是太子妃她们引起的。”

    齐曳之前是萧御做主通知的,此时他也联系不上齐曳。

    “别担心,会没事的。只是,不知道止衍能不能撑到她们回来。”

    萧御话音刚落,凰止衍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胸口的银针也开始松动。几人大惊,想上前去查看情况又怕打扰到叶询医治,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回来了回来了!”

    一直在城门口等消息的朝赋一路抱着一个人直接飞了回来,几人冲出来一看见是个老头,不由得道:“他是谁?”

    “这是苗疆大长老,来为殿下解蛊的!”

    “太子妃呢?”

    “他们在后面。”

    朝赋简单说了几句,将大长老抱了进去,对叶询道:“太子妃说他是吃了药昏睡着,让你给他弄醒。”

    叶询拿出一根针在大长老脑袋上扎了一下,不一会儿他就睁开了眼睛。这一睡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五六个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大长老还没开口,叶询就让开一步,让他看到床上的凰止衍。

    大长老知道了这个就是他要解蛊的人,遂走过去给他把脉。之后看向了胸口上插着的银针,惊讶道:“小兄弟,这银针是你扎的?”

    “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几根银针居然能压制住蛊虫,歧黄之术真是不可小觑。放心吧,这位公子的蛊我能解。其他人都出去吧,这位小兄弟留下来给我当帮手就行了。”

    几人对视了一人,最后选择让风吟留下来。

    凰恒昔和萧御几人就在门外等候,先等来的是被姒鸾背着的梧月桐,身后跟着白芍和浑身血迹的小白。

    萧御惊呆了:“你们这是……”

    “周隐庭为了留下太子妃,简直疯了……”姒鸾说完脚下一软就要摔倒,夕歌忙冲过去扶住她。凰恒昔将梧月桐抱起来,请大夫包扎之类的忙活起来。

    凰恒昔他们想象不到周隐庭派了多少杀手一路追杀他们,要不是齐曳她们一个都跑不了。不过也托福于周隐庭的追赶,让缩短了时间赶回京城。她们晕倒,多半是累的。

    梧月桐睡了一觉起来,看到一旁柔软的地毯上小白腿上裹着纱布睡得正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小白腿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差点把腿给割断。以后,她再也不带小白去那样刀光剑影的环境了。

    梧月桐穿衣下床,打开房门见夜色已黑,月明星稀之下一片寂静。院中桌椅旁坐满了人,目光皆看向那一处紧闭的房门。

    见梧月桐出来了,白芍忙跑过来:“主子,你感觉如何?”

    “我没事,大长老还没出来?”

    “没有,叶询一直在里面。”意思就是有叶询在里面看着,不用担心。

    一个时辰之后,房门终于打开,大长老摸着胡子走了出来,叶询随后而出。

    大长老对叶询道:“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你师傅,看看是什么样的名师才能培养出你这么出色的徒弟。”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梧月桐,后者面不改色的上前:“怎么样?”

    叶询点点头:“蛊已解,前辈为了修复殿下心脉,用掉了一只蛊王。”

    “蛊王?”

    大长老脸色有几分骄傲:“冰封的蛊王能护住他的心脉,等冰融化蛊王被吸收,他的内力也会大增,从此不惧任何蛊毒。”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梧月桐真心的行了一礼:“之前对前辈多有冒犯,实属救夫心切。前辈相救之情,梧月桐一定回报。”

    大长老静静的看着她,虽然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但他年轻时候也和诛凰打过交道。房子的格局也能大致猜出几分主人的身份,能得诛凰太子一份人情,也算是有益无害。但他不愿与诛凰有太多交集,这次如果不是梧月桐绑架了他的孙子,他绝不会来诛凰。

    所以他移开目光淡淡道:“只要我孙子没事就行。”

    “前辈先休息一晚,明日我让人送您回商周。”

    有丫鬟带大长老下去休息了,梧月桐让所有人都下去休息,自己留下来陪凰止衍。

    解蛊之后气色果然好了不少,也终于不靠银针也能睡得安稳了。

    梧月桐看着他消瘦了不少的脸蛋,很是心疼。

    “以后有我在,再也不会让你受如此折磨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凰止衍的手又睡着了,醒来发现他坐了起来正在摸她的头,眸光一片柔和。梧月桐欣喜的扑进他怀里:“你醒啦,感觉如何?”

    凰止衍抱紧她:“我没事,你可有受伤?”

    “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让我看看。”凰止衍皱着眉就要解她的衣服,被梧月桐装模作样的推了几下,斜睨他道:“一睡醒就这么不安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