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及笄宴上针锋对
    凰止衍微愣,反应过来之后忙收回手耳朵微红。

    梧月桐看着就想笑,她的男人还这么纯情。说起来他们结婚一个多月才同房了一次呢,还是不清醒的状态下。看他脸红梧月桐就想逗他,捧着他的脸深情款款的看着他。

    “阿衍,我想你了。”

    回答她的是凰止衍温柔中带着试探的吻,若即若离,最是令人欲罢不能。

    “哥你……”声音戛然而止,凰恒昔忙捂着眼睛跑了出去,“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能继续下去才有鬼了!

    凰恒昔捧着茶杯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他一大早就过来看他哥情况,一时没想到梧月桐也在。

    过了一会儿凰止衍和梧月桐走了出来,虽脸色苍白,但好在走路没问题了。

    “哥,今日你去上朝吗?我怕你再不去,父皇那边应付不来了。”

    之前还令凰止衍强忍着疼痛去上朝,后来脸色实在差得很皇上就让他在家休息,已经半个月了,该去上朝了。这半个月其余几位皇子动作频频,若不是凰恒昔在看着,还真的会对凰止衍有很大影响。

    “不急,你一大早过来还没用膳吧,一起吃点吧。”

    离早朝还有一段时间,两人用完早膳再去上朝也来得及。

    他们上朝之后梧月桐准备进药房,这时一封请帖被管家送了进来。吏部尚书夫人送来的请帖,请梧月桐去给她女儿主持及笄之礼。若是以往,以梧月桐的性子是不会去的。但她现在是太子妃,处理好人际关系很重要。

    所以她梳洗打扮了一下带着白芍赴宴去了。

    吏部作为六部之首,是被皇上牢牢抓在手中的,但这也不妨碍其余官员与他们交好。吏部尚书小女儿及笄之礼,尚书夫人就邀请了太子妃过来。

    马车停在了林府,白芍扶着梧月桐下马车。尚书夫人已经带着人在门口等着了,梧月桐一下马车她就行礼,笑道:“太子妃第一次参加宴会来的林府,臣妇甚感欣慰。”

    说起来,这还真是梧月桐成亲以来第一次参加宴会。

    梧月桐笑笑:“尚书夫人说笑了,前段时间殿下身子不太好,本宫也没有心思出来。”

    两人笑着闲聊了几句就朝府里走,及笄之礼来的也是一些和尚书夫人交好的人。可梧月桐却在这群人当中,看到了梧月槿。

    梧月槿如今已经是二皇子妃了,一身贵气愈发引人注目。

    梧月槿本来在与别人说笑,一抬头也看到了梧月桐。微愣之后笑容愈发温婉,姿态优雅的走了过来。

    “姐姐,妹妹总算见到你了。”

    梧月桐表情淡淡:“噢?不是应该盼着再也见不到我吗?”

    “姐姐真爱说笑,妹妹出阁之日姐姐也没回来……姐姐就真的对妹妹,厌恶至此了吗?”梧月槿说着就红了眼眶,一副受了欺负的白莲花模样。

    梧月桐静静的看着她表演,舒尔展开笑颜:“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啊,你不顾父亲气吐血也要嫁到二皇子府,你觉得我不应该对你厌恶吗?”

    尚书夫人有些尴尬,她没想到两姐妹现在成了两妯娌本该亲上加亲的关系变成了如此模样。她一开始是请梧月桐的,但怕梧月桐不来所以又请了梧月槿,因为除了太子妃就是二皇子妃地位最高了,没想到两人都来了却是如此尴尬的场面。

    梧月槿也没想到梧月桐会拿这件事回她,一时没有想好怎么反驳。毕竟她把父亲气吐血,在京城贵女圈也不是秘密。但她也不会就此,坐以待毙。

    只见梧月槿脸色瞬间惨白,身子摇摇欲坠:“姐姐居然……若不是姐姐想嫁给太子殿下,我又怎会……”梧月槿摇摇头,“罢了,从小是姐姐看上的东西,爹爹都会给姐姐弄来,妹妹永远都争不过姐姐。”

    这话就令周围夫人有些想入非非了,莫非太子妃嫁入太子府还另有隐情不成?本来也是,这梧月槿是京城第一才女,看起来又娇弱得很,太子怎么会放弃她而去娶一个空有皮囊的梧月桐呢?而且梧月槿的母亲还是继夫人,她在府上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有些夫人就看不下去了,但她不敢正面去嘲讽梧月桐,只是拉着梧月槿后退,道:“二皇妃别哭了,你这样的玉人当然斗不过那些心思叵测之人,好在二殿下宠你,也算苦尽甘来了。”

    梧月槿低着头,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宠她?她嫁入二皇子府才知道府里侍妾一大堆,凰景行在她房里呆了半个月就宠幸了侍妾,哪里能和太子比。太子府就梧月桐一个女人,本来这一切该是属于她的,她如何能不记恨!

    白芍有些忍不住了,这个女人当初就应该下手毒死她!

    梧月桐回头看向尚书夫人,笑道:“走吧林夫人,这里脑残太多,我怕传染。”

    脑残?

    众人没明白她什么意思,白芍却忍俊不禁,一看白芍脸色她们也知道梧月桐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了。却又不敢当面和梧月桐对峙,憋得着实委屈。

    尚书夫人早就想将梧月桐带离了,毕竟不管是梧月槿还是梧月桐,都不是她一个尚书夫人能得罪得起的。

    为人执行及笄礼梧月桐还是第一次,看着尚书的女儿十五岁花一般的年纪,正是逐渐褪去青涩走向成熟的时候。可毕竟才十五岁,及笄之后就要嫁人,这么小年纪生小孩……太危险了。

    及笄礼结束之后,梧月槿又凑过来了,连白芍都不得不佩服她的厚脸皮。不过在周围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梧月槿也不再维持她虚伪的笑容,只是淡淡道:“别以为我想看到你,是父亲让我们回家一趟。”

    梧月桐之前不在太子府,就算梧府送信她也看不到。之后又因为太子的事弄得府上人人情绪紧绷,大概把这事给忘了。

    回就回吧,毕竟丞相府还是她的娘家。

    太子妃和二皇子妃一起回家,佟氏和唐若颜就站在门口等着。一看到梧月槿,佟氏就红了眼眶。

    梧月桐上前将屈膝行礼的唐若颜扶起来,道:“这里没有外人在,嫂子就不用如此多礼,进去说吧。”至于佟氏,她看都没看一眼。

    梧月槿冷冷盯着梧月桐背影,就看不惯她那个嚣张的模样。佟氏拉着女儿左看右看:“瘦了,二殿下待你不好吗?”她女儿好不容易养回来的一点肉怎么又瘦下去了。

    “娘,不用担心我,倒是你,怎么越来越憔悴了?是不是唐若颜欺负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