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梧家往事凤凰令
    佟氏红着眼摇摇头,唐若颜是个聪明人,如今梧府掌家权全落在了她手里。她给自己的待遇都是继夫人应有的待遇,一点都没有苛待。毕竟这点表面功夫,她还是会的。佟氏憔悴是因为梧自南的态度,自从他被气吐血她没有去照顾之后,梧自南就对她冷淡了许多。可她心里也委屈啊,她勤勤恳恳照顾他十多年,却始终走不进他心里。如今她女儿要嫁给二殿下过好日子了,他却百般阻挠,还是为了原配的女儿,她如何能不怨呢?

    唐若颜带着梧月桐走进院子,边道:“让你回家一趟是为了你二姐的事。”

    “二姐?”梧月榕,梧月桐刚穿越过来就嫁出去的庶姐。

    “是啊,你二姐难产去世了。”梧月榕才十九吧,就去世了……

    来到书房,自上次怒急攻心之后,梧自南就沉稳了许多,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他鬓边已经有白发了。

    梧自南看到梧月桐,淡淡一笑:“桐儿,你来啦。今日早朝,见太子殿下气色好了不少,我也就放心了。”

    梧月桐突然有些鼻酸:“爹,我没事。”

    “你们几个姐妹,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桐儿,你过来。”

    梧月桐这才发现,唐若颜已经离开了,书房内就剩下父女二人。梧自南走到书架边,搬开一个花瓶,里面有个暗格,从暗格里面拿出一个令牌。梧自南留恋的抚摸了一下令牌,最后叹口气递给梧月桐。

    梧月桐接过令牌,才发现这枚不规则令牌上刻着半只凤凰,为什么是半只?

    “是不是好奇,凤凰只有半只?”

    梧月桐点点头。

    “你以为,当初你爹爹一个穷小子,如何能娶得大将军的女儿?而皇上又为何要将一个公主下嫁给一个丧偶的男人?”

    “就是因为这令牌?”

    “没错,桐儿,是时候让你知道梧家往事了。”

    在几百年前,天下还未大分,分裂小国数不胜数,战乱比现在还厉害。正所谓,乱世出英雄,那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英雄。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个族。谁都不知道那一个族是从何而来,叫什么名字。但他们每次出现,就能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直到天下逐渐形成三分之势,那个族再也没有出现过。

    如今已经过了三百余年,当初的事件只有在各国皇室中一代一代传下来了。直到性无大师六字预言出现,这件往事才重新被人重视。

    所以,性无大师的预言:翎凤现,天下归。翎凤指的是被凤凰令驱使的族人咯?

    “那爹爹,这凤凰令?”为何只有一半,又为何在你手中?

    “你祖父,就是凤族的后人。只有身上有凤凰羽毛胎记的人,才能找到凤族地址。只有完整的凤凰令,才能号令凤族。只可惜,已经一百多年没有胎记的人出现了,你也没有。”

    我有啊……梧月桐眨眨眼,她是穿越之后才带过来的,还是遇热才会浮现的那种。

    “这半块凤凰令就交由你保管吧,如果你的孩子能有胎记,你就把这事告诉她。我们梧家脱离凤族太久,你祖父毕生愿望就是能回去,也不知道谁能帮她完成心愿了。”

    梧自南有些伤感,他的凤凰令在皇室来说不是秘密,但因为他没有胎记所以受的关注不大。他的四个女儿,倒是早被注意到了。

    “爹,这事梧月槿知道吗?”

    “她不用知道,胎记只会传给心意相通之人结合的孩子,你哥没有,你没有,那就不会再有了。”

    所以梧自南这话是说,他对佟氏,没有感情咯?梧月桐笑笑,她倒是很满意这个回答。

    可能是因为长女梧月榕去世,令梧自南感触得挺多,所以迫不及待将这事给梧月桐说了。

    回去的马车上,梧月桐看着手中两样东西。一样是性无大师给的玉牌,让她迷茫之际去寻找他。一块是父亲给的令牌,凤凰令。如今,她不正是迷茫之际吗?

    “转道,去护国寺。”

    “是。”

    护国寺依旧香火旺盛,过往香客络绎不绝。梧月桐戴上了面纱,直接去了后院禅房。很惊讶的是,一路走来没有一个人拦着她。

    在进性无大师禅房之前,梧月桐让白芍在院子外面等候,自己走了进去。

    白芍不经意间抬眸,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旁闪了过去上了山,速度之快好像在追什么东西。见梧月桐进了禅房没有出来,白芍犹豫了一下,跟上了山。

    梧月桐进了禅房,就看到里面有两个人。性无大师还有一个小僧童,小僧童惊讶的看着她,道:“大师刚回来,你就知道啦?”

    性无大师温和的让小僧童出去,然后招呼梧月桐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清香四溢的茶。茶香袅袅配着檀香,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将你的迷茫说出来。”

    梧月桐拿出玉佩和玉牌,道:“大师觉得,我应该去找凤族吗?”

    “你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梧月桐叹口气,就算不是为了什么祖父遗愿,她既然拿到了玉牌,她就应该去找到凤族。如果她没猜错,凤族人一定皆是从小习武,加训练有素。比起军队,他们更是多了超高的武功。如果他真的有扭转乾坤之势,那人数一定不会少。这样一只助力,何愁天下无法统一。只是她犹豫的是,人海茫茫,半块凤凰令什么线索都没有。若大范围寻找,泄露了风声,只怕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相信自己,相信你的夫君。”性无大师温和的看着她。

    是啊,既然决定了要当凰止衍的助力,那这件事就一定要告诉他。

    话分两头,白芍轻功虽然也不慢,但也是追了好一会儿才追上的人。熟悉的身影正是萧御,不过他此时情况可不太好。正被一个黑衣人一掌打翻在地不说,对方的匕首也正要刺入他胸口。

    白芍二话不说一块石子儿踢过去,准确无误的打在他手腕上,令匕首偏移了几分,没有刺入心脏。白芍心沉了几分,她这一脚带了内力,一般会痛得匕首拿不稳。可黑衣人还是将匕首刺入了,可见武功之高。

    看着白芍冲了过来,黑衣人弃匕首不顾,抬手就对上白芍挥过来的一掌,打算一起解决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