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凤栖梧桐药池诱
    可白芍既然知道了黑衣人武功在自己之上,她又怎么会正面与他对上呢。她挥过来的一掌不过是虚张声势,在靠近黑衣人掌心的时候就收掌,顺便一把将萧御提了起来,同时迅速退后。

    黑衣人正欲追击,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白芍是谁,她跟在梧月桐身边三年,贴身伺候。医术虽然达不到梧月桐程度,但毒术却学了个七七八八,那一掌带着毒风打入黑衣人掌心,毒药已经跟随着黑衣人内力流转回身体了。

    黑衣人顿了顿,深深看了白芍一眼,转身就消失不见。他不得不找个地方祛毒再说,说起来也是他大意了,谁能想到白芍会下毒呢?

    白芍可不敢追,带着萧御就下了山来到禅房。梧月桐正好出来,见状一惊,忙向性无大师借了一间房间开始查看萧御情况。这一查看才知道,萧御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胸口还插着一把匕首。

    “主子,他怎么样?”

    “没事,虽然很严重,但没有致命伤。”梧月桐说完就专心救治。白芍缓缓松了一口气,看着脸色惨白的萧御,白芍心里有些复杂。萧御说她像一个朋友,白芍一直没有找机会问问他,可千万不能死啊。

    这一耽搁,梧月桐回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丫鬟道:“太子妃您终于回来了,奴婢这就去传膳。”

    “殿下用过没?”

    “没有,殿下一直在等你回来。”

    “那他人呢?”梧月桐说着就进了房间。丫鬟道:“殿下在药池。”

    太子府有个专门泡澡的地方,里面是引进来的温泉水。之所以叫药池是因为里面放了很多固本培元的中草药,对治疗暗伤很有帮助。

    药池戒备森严,四周皆是暗卫,但梧月桐走进去还是没有人阻拦的。

    凰止衍正靠在池边闭目养神,梧月桐走过去舀起一点水嗅了一下,放下手见凰止衍正温柔的看着她。

    “怎么样,可还满意?”

    “药配得不错,明日我再加几味药,效果会更好。”

    凰止衍看着她,突然伸手将她拽了下来,措不及防的梧月桐整个人跌了进去,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凰止衍搂着她,没有让她呛到水。

    梧月桐没好气的捶了他一下:“差点喝你洗澡水!”

    凰止衍没有说话,只是渐渐奇怪了起来。毕竟其中一个人不着寸缕,另一个人衣服贴在身上跟没穿一样,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温度渐渐升高。这种情况要是不做点什么那就太不正常了,一切都水到渠成,激情四溢……

    梧月桐搂着他脖子喘息,意乱情迷之间好像想起自己是要跟他说什么的,但很快她就没办法思考了,禁欲太久的男人惹不起……

    第二天意料之中的起晚了,醒来发现自己在某人怀里,两人同时睁开眼。四目相对,无限柔情。

    梧月桐抬手掐了一下他的脸,挑眉笑道:“太子殿下使坏起来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白天一副圣人君子的模样,到了床上就化身为狼了,她嗓子都哑了。

    凰止衍抿了抿唇,低头埋进梧月桐胸口,不出意外的耳朵又红了。梧月桐又好气又好笑,揉揉他的脑袋,用她前世的话来说,这不正是一只小奶狗吗。

    嗅着梧月桐身上的馨香,手中的皮肤细腻嫩滑,想着昨晚的美妙滋味,这一埋头又埋出问题了。梧月桐惊呼一声想推开他,却被动的代入他的掌控之中。只是这一次,行进到一半凰止衍停了下来。昨日药池中蒸汽袅袅没注意,现在在床上看得可是很清楚。梧月桐白嫩的大腿上,除了暧昧吻痕之外,还有血红的羽毛胎记。

    因为太震撼,凰止衍一时没有动弹,眼见着胎记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凰止衍更震惊了。

    “桐儿!”

    梧月桐低头看着他:“你才发现啊,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你一直没有给我机会。”

    凰止衍上来搂住她,**渐渐平息:“说吧,我听着。”

    梧月桐笑着埋进他怀里,一点一滴将凤族的事说给他听。

    “凤栖梧桐,”凰止衍听完之后低头吻了吻梧月桐发顶,“桐儿,你还要给我多少惊喜。”先是神农谷谷主,如今是凤凰令传承者。此事若是传出去,只怕天下人都要来抢他的宝贝了。好在胎记在大腿内侧,除了他谁都看不到。

    梧月桐又说了萧御的事,怕萧御父母担心,所以梧月桐没有把他送回家,直接带到了太子府。

    凰止衍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起身穿衣:“我去看看。”

    梧月桐支着额头光明正大的欣赏她男人的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看起来极好,古铜色偏白的皮肤看起来很嫩。光滑的背部上红痕……咳咳,梧月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本来动作有几分僵硬的凰止衍缓缓勾起嘴角,速度很快的将衣服穿好。

    萧御是在浑身燥热的难受下醒过来的,燥热的同时伴随着浑身刺痛,睁了好几次眼睛才渐渐看清眼前的东西。视线转移,床边趴着一个人。清丽的小脸因睡着少了几分清冷,看起来柔和了许多。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青影,一看就是一夜没睡。

    萧御视线柔和了几分,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一下她的脑袋。门却在此时被推开,萧御一惊之下抬头,正好对上凰止衍的目光。

    白芍也因为开门的声音醒了过来,起身揉揉眼睛:“你醒啦,感觉如何?”

    萧御心虚的不敢对上她的视线,点点头道:“我感觉挺好的。”

    凰止衍忍俊不禁:“白芍,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白芍乖乖走了出去带上了门,萧御目光一直跟着她出去。

    “咳,看来不用担心你嘛。”

    凰止衍调侃的看着他,身体状况不错啊,还有心思想这些事。萧御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差点就死了,要不是白芍,你就要失去我这个得力部下了。”

    “少贫,”说起这个,凰止衍表情严肃起来,“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我不知道,那人武功极高。我见他躲在性无大师屋顶上,本想看看他打算做什么,没想到我一靠近他就发现我了。我追他上山,他下手狠毒,一出手就想要我性命。不过,他虽隐藏的很好,但我还是能隐约察觉出来,他出自大秦。”

    大秦……凰止衍眯起眼眸,大秦太子秦睿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