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白芍身世公主身PK求收
    秦凛鸿的暗卫忙挡在梧月桐面前,这要是梧月桐出了什么事,他家主子一定第一个把他灭了,然后他家主子又被诛凰太子给灭了,那就悲催了。

    梧月桐将暗卫推开,直视之前拦住她的男人:“你确定能拦得住我?”这里可是清乐坊,萧御的地盘。萧御给梧月桐面子,秦凛鸿的房间他不会派人监视,但房间外面就不好说了啊。

    所以在梧月桐话音刚落之际,数十道深沉的气息已经锁定了那个男人,只要他敢动一下,那些人就能当场把他擒下。

    外面的动静屋内的两人自然清楚,秦凛鸿有些气急败坏:“你真的想把凰止衍给招来吗!”秦睿鸿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让你走!”

    拦着梧月桐的男人眉梢动了动,瞬间消失不见。清乐坊的暗卫正准备去追,秦凛鸿打开门看着梧月桐,眸中竟有哀求。梧月桐抬手:“不用追了。”一句话,暗卫们再次隐匿在了暗处,如同从未出现过。

    梧月桐进了房间,看了桌上的茶杯一眼:“是你大哥吧。”

    秦凛鸿一愣,苦笑一声点点头。

    “别的皇室,兄弟之间势如水火,恨不得你死我活,你倒是挺关心你大哥。”

    都说大秦皇后心狠手辣,造成皇室子嗣凋零,除了太子只有一个二皇子还活着。没想到兄弟两的关系,居然不像想象中那样差。

    “我这一身功夫,我皇兄教的,我的命,也是我皇兄保下来的。大秦皇后心狠手辣,可太子却是再心软不过的一个人。所以才有太子专权却无能一说。”

    “他为何来诛凰?”

    “我不知道,但他想见你,你要小心。”

    梧月桐点点头,若秦凛鸿所言非虚,那秦睿鸿想见她也不用太担心了。既然来了,梧月桐就随便帮秦凛鸿看了一下伤势,见好得差不多了他也就放心了。

    再说白芍,在看着萧御将药喝完之后才开口:“你说我像一位朋友,那位朋友是谁?”

    萧御一愣:“你真的想知道?”

    “想。”

    “好吧,她是……”

    夜色渐深,太子府一片宁静。白芍睁开眼睛,换上夜行衣就走了出去。府里巡逻的暗卫就算发现了,也不会阻拦,因为她是太子妃的贴身婢女。与其说是婢女,不如说是侍卫,因为她除了贴身伺候太子妃外从未干过丫鬟的活。

    临近清乐坊,白芍又停下来了,她有些踌躇。萧御说的朋友,是大秦七公主秦倾羽。她从记事起,就是神隐门的杀手。因任务失败,神隐门挑断她手脚筋将她扔在乱葬岗自生自灭。是梧月桐将她救了过来,还她健全的身体,虽然神隐门的武功不能再用,梧月桐却弄来了一本正统的武功秘籍给她。有内力基础,她学起来很快。她已经决定这辈子待在梧月桐身边,用这条命还她一世守护。可萧御的话,却令她的心起了些微波澜,谁都不想当孤儿,万一她还能找到自己的父母呢?

    可这个与她相像的人是大秦七公主,她何德何能与一个公主长得像呢?可若此言为虚,又无法解释秦凛鸿的行为。秦凛鸿喜欢梧月桐白芍看得出来,只是他把这份喜欢埋藏得极深,就怕两人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可秦凛鸿第一眼见到她眼中就闪过惊讶的情绪,惊讶过后就开口要将她讨去做媳妇。张口要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的婢女做媳妇,如果没有缘由白芍相信没有哪个男的会这么做。

    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呢……

    白芍想得太久,等她回过神来只觉得心中一惊,多年来养成的对危险的警惕性令她瞬间做好了防御。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没有杀气,她也不好直接动手,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月色笼罩下,两人的面容清晰可见。

    白芍惊讶挑眉,眼前这个男子与秦凛鸿三分相似,却没有丝毫柔美的感觉。秦凛鸿好看得太张扬,未免有些女性化,但眼前这个人,好看得恰到好处,令人一眼就有好感。再看他衣角下的暗云龙纹,他的身份呼之欲出了。

    秦睿鸿看着像只小刺猬的白芍,不由得笑笑:“我若想伤你,只怕你已经躺在这里了。”

    秦睿鸿所言非虚,白芍与他简单对打过,她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好歹是大秦太子,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诛凰,会不会太嚣张了?”

    “比起找到你,这点可能性危险算什么。”

    “找到我?”白芍皱眉,心里那个可能性无限放大。强压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白芍冷笑,“抱歉,我跟你似乎没什么交集。”

    “很快就有了,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左手手臂处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如朱砂痣一般。”

    白芍面色苍白了几分,再也维持不住镇定:“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哥哥啊,翎儿,哥哥终于找到你了。”

    白芍情绪崩溃了一瞬,很快收起眼泪:“此地不是说话之处,你跟我来。”

    白芍带着秦睿鸿来到一处废弃的山庄,环境差了点,但胜在无人看管,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白芍指甲掐着手心,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睿鸿,勉强保持冷静:“如果我是你的妹妹,那我为何在神隐门长大?”

    秦睿鸿眸中闪过一丝心疼,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母后年轻时太过强势,树敌太多,你与我皆是那些人报复的目标。尤其是我,因为我是太子,所以那些人更多的手段用在我身上。母后便难免重视我一些,对你有些疏忽。你的贴身宫女被收买,将你偷偷带出宫想来威胁母后。母后妥协了,前去赴约。客栈却被另一伙人放了火,待火扑灭,火里只剩几具烧焦的尸体。你的长命锁,也在残垣中找到。母后一直以为你死了,回来之后大病一场,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手段更加毒辣,更加不近人情。

    直到前段时间,我调查了当年大火的真像,发现客栈老板也有一个两岁的女儿。我觉得你有可能还活着,就想来找性无大师算一卦,没想到被萧御发现,还直接见到了你。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能确定,你就是我的妹妹,翎儿。大秦三公主,秦倾翎。”

    白芍听完已经泪流满面,原来她不是被抛弃的一个,原来她还有父母,有哥哥。她原本有名字,她叫秦倾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