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身世真相太残忍
    梧月桐用早膳的时候才知道白芍一夜未归,她淡淡的咽下口中的白粥,点头道:“知道了,让她回来即刻来见我。”

    “是。”

    凰止衍静静的用完早膳,才对梧月桐道:“中秋快到了,有什么需要置办的让管家下去办。今年,是你第一次进宫过中秋。”

    “放心吧,母后都提前告诉我了。”

    凰止衍揉揉她的脑袋,宠溺一笑:“乖,我去上朝了。”

    “好的,去吧。”

    凰止衍穿好朝服去上朝,走到门口的时候白芍正好回来。白芍抬头看到凰止衍忙低头行礼,凰止衍停下了脚步,淡淡瞥了一眼她通红的眼,道:“无论做什么,别忘了太子妃是你的主子。”大晚上出去,一夜不归,梧月桐也会担心。

    白芍头低了几分,等凰止衍走了,她才直接去了正仪院。

    梧月桐用完早膳就去了自己的小药田忙活着,凰止衍让管家给她开辟了一小块地,用来种珍稀的药草。开心的梧月桐亲了他两口,让某人心情好了一整天,训斥下人都没怎么凶。从那以后府上众人得出一个结论,只要太子妃高兴了,太子殿下就开心。小白则追着一只蝴蝶跑来跑去,悠闲得很。

    白芍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主子。”

    梧月桐抬头一笑:“你回来了……”在看到白芍红肿的双眼之后不由得皱眉,“怎么了这事,谁欺负你了?”

    白芍摇摇头:“没有,我有话和你说。”

    梧月桐在听到白芍说她是大秦三公主之后惊讶了一下,之后就没什么表情的转着手中的杯子。白芍一五一十的说完之后沉默了,和昨晚初知道身世的激动不同,她现在有些茫然。秦凛鸿说要带她回去,可她不想离开梧月桐身边。而且回去之后就是与诛凰敌对状态了,她怎么可能愿意和主子敌对呢。

    “此事**不离十,你是怎么想的?”

    白芍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想离开主子,可我也想去看看父皇和母后。”

    “晚上带我去见他,我需要和他谈谈。”

    “是。”

    凰止衍下朝之后照例问了一下管家太子妃在做什么,在得知太子妃在书房之后去了书房。梧月桐本来趴在书桌上翻看一本杂记,见到凰止衍进来忙坐直身子:“你回来啦。”

    凰止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一旁软塌上:“怎么了?”

    梧月桐走过去坐到他腿上,低声将白芍的事说了,说完之后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连秦睿鸿这个哥哥都知道重新查当年的事,大秦皇后这个母亲亲眼见到那场大火,冷静下来后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吗?”

    凰止衍放下茶杯,点头:“因为那场火是汝嫣皇后放的。”

    “你说什么!”

    “此事是萧御查到的,秦睿鸿也知道,不然他若真不想惹事,为何对萧御下杀手。若不是白芍及时赶到,萧御早就死了。”

    “所以秦睿鸿是骗白芍的?”

    “半真半假吧。”凰止衍揽住梧月桐,平复她的怒气,“白芍的确是大秦三公主,两岁那年被人抓走用来威胁汝嫣皇后。皇后觉得自己不能有这样的软肋,所以一把火想将所有人一起烧死,包括白芍。抓走白芍的人被汝嫣皇后的狠毒惊到了,对怀里的女童就很同情了。所以带着她逃走了,之后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白芍被神隐门收养,培养成了杀手。秦睿鸿想寻找自己妹妹也是真的,只是隐瞒了她丢失的真相。”

    自己的亲娘觉得自己是累赘,所以想把自己烧死。这种真相外人听来都觉得残忍至极,更何况白芍自己。

    “既然汝嫣皇后如此狠毒,那秦睿鸿还想把白芍带回去,不怕再遭毒手吗?”

    “秦睿鸿如今的能力想保下一个人还是可以得,更何况白芍已经长大了,有了自保的能力,汝嫣皇后也没必要再杀自己女儿留下话柄。”

    “不行!”梧月桐从他腿上下来,面无表情道,“大秦皇室这样冷血无情的地方,白芍决不能回去!”有那样一个母后,白芍回去还不知道会受什么样的委屈呢。至少留在她身边,白芍安全有保证。以后她有了喜欢的人,就把她风光嫁出去,一世安好多好。

    晚上,白芍将梧月桐带去见秦睿鸿。

    在与秦睿鸿谈话之前,梧月桐将白芍支开了。

    秦睿鸿笑了:“这次我可以肯定你只有一个人。”

    “我也可以肯定你不敢对我出手。”

    这里是诛凰京城,秦睿鸿是不想活了才会对太子妃出手。而且白芍就在外面呢,除非他这个妹妹也是不想要了。梧月桐不会和秦睿鸿待太久,她不想一次又一次挑战他男人的耐性。明知道大秦太子在此还不出手,不过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我不会让你带白芍走的,她是我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凭什么你一句话就想带走她?”

    “在你身边她只是太子妃的贴身婢女,跟我回去她才是大秦三公主。”

    “然后陪在一个曾经想烧死她的母后身边?”

    秦睿鸿微愣,也没怎么惊讶:“你知道了。”

    “知道也是迟早的事,老实说,这样狠毒的母亲居然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太子,不得不佩服基因的强大。我很欣慰,秦凛鸿和白芍没有一个残忍血腥的哥哥,但这不足以让你将白芍从我身边带走。”

    “你没资格替她做决定。”

    “她的命是我救的。”

    “我来还,就当我欠你一条命,你总有需要我还的那一天。翎儿必须跟我回去,得到她应有的一切。”

    梧月桐没有说话,秦睿鸿说得对,她没资格替白芍做决定。就算她的命是她救的,梧月桐也没想过让操纵她的人生。

    “那就让她自己做决定吧。”

    白芍被唤了进来,梧月桐让她自己做决定。结果当然显而易见,白芍选择留下来。

    “皇兄你……照顾好母后,就当当年的秦倾翎已经丧生在那场大火之中了吧。从今以后,我叫白芍,也只是白芍。”

    秦睿鸿无奈,只能深深叹口气,给白芍留下一个联络方式就走了。只要白芍改变主意,她随时都可以回家。

    回府的路上,白芍兴致不高。梧月桐微微一笑:“你知道的,你若是选择跟他走,我不会拦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