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中秋前夕风云动
    白芍停下脚步看着梧月桐,道:“我知道,但我也知道,你并不想让我跟他走。我跟在你身边三年,对你的了解自认比别人多。主子,因为我的身世并不像秦睿鸿说的那么美好对不对?”

    梧月桐揉揉她的脑袋,无奈一叹,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好事。

    白芍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天上的月光:“没关系,至少我知道自己不是孤儿就行。”

    哪有人真的不介意,只不过是白芍心里相信她罢了。梧月桐叹口气,算了,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很快,中秋的氛围就开始渲染京城的街道,那些月饼还有各式河灯都已经摆放出来了。京城夜市只有传统节日才会打开,那些小商贩每每都能小赚一笔。

    离中秋还有三日,附属国就使臣就陆续来到了京城。京城一下涌入许多陌生面孔,这就很考验皇城守卫军的能力了。

    一辆马车换换驶入京城街道,行人纷纷让道。本该顺畅无阻的转角,突然出现一个粗布衣衫的姑娘,干净利落的上了马车,一把掀开车帘。没想到马车里面,空无一人。

    车夫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位姑娘,直到对方恶狠狠的望向他,没好气道:“你们家少爷呢?躲哪去了?”

    车夫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眼看着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姑娘懊恼的一跺脚,下了马车,转身进了旁边的揽月楼。车夫见状松了一口气,驾着空马车走了。

    而不远处的酒楼二楼,躲在半掩窗户后的少年,也松了一口气。就在此时,少年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吓得他一把蹦了起来。

    萧御还维持着伸出手的样子,一脸惊讶:“干嘛呢你,鬼鬼祟祟的。”

    少年看看萧御,又看向一旁挂着温润笑容的凰止衍,突然哭着跑过去抱住他:“太子哥哥,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啊……”

    “哎,行了行了,你别肉麻了。”萧御将少年拉开,“说说怎么回事?”

    少年正是宋子庸,三年前被他爹爹丢入书院学习了三年,不许他外出,就连太子成亲都不让他回来。宋子庸只能努力在中秋之前通过那些老古董的考验,成功回京。可回京路上碰到了一伙山贼,那山贼头领是个女的,一看到宋子庸就要他做她相公。可怜的宋子庸一介文弱书生被逼与一个女山贼拜堂成亲……

    萧御笑的形象都没了,好不容易止住笑道:“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真和那女山贼成亲啦?”

    “怎么可能!”宋子庸一拍桌子,“我趁他们不注意,在他们酒里下了迷药我才逃出来的。没想到她居然追我追到京城了,哼,不过京城是我的地盘,看她还怎么把我抢回去!”

    萧御表示宋子庸这弱鸡艳福不浅,他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好的事呢。宋子庸表示你再喊我弱鸡我就弄死你,萧御来了兴趣想看看宋子庸怎么弄死他,于是两人时隔三年又掐起来了。

    凰止衍坐在一旁喝茶,静静的看着二人玩闹。突然楼下有了不小的骚动,凰止衍抬手推开窗户。

    只见宽敞的道路上出现了一辆宝马香车,四周紫色的纱幔层层遮掩之下,依稀能看出里面正襟危坐着一位女子。周围八个侍女穿着她们民族的服饰跟着香车走动,动作曼妙,身姿轻盈,漏在外面的腰肢更是不堪盈盈一握。面纱遮掩住眼睛以下,那双眼睛却格外漂亮。

    之所以引起骚动是这香车动静太大,几位侍女衣着清凉却不暴露,看眼睛就知道皆是美人,就是不知道里面的主子又是何等绝色?

    萧御和宋子庸也不互掐了,爬在窗子上光明正大的看。宋子庸看了半天来了一句:“都秋天了,她们不冷吗?”

    萧御扶额,果然是书呆子,关注点跟别人不同。

    凰止衍垂眸轻笑,舒尔抬头朝下看去,因为他察觉到了一道目光,与香车内的人四目相对。虽然看不清脸,但凰止衍很肯定里面的人正在看他。

    萧御挑眉:“想不到这一次西夏弄这么大的阵仗,殿下,怕是来者不善。”

    宋子庸点点头:“诛凰除了太子与二皇子,还有三位皇子没有正妃呢。”

    “哟,看来的确学了点东西啊。”萧御摸摸他的头表示赞赏。宋子庸拍掉他不安分的爪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然你以为我在书院那三年就学四书五经啊,我现在可是足以成为殿下的助力的。”

    “不错。”凰止衍笑笑,“正好兵部有个空缺,你就去兵部任职吧。”

    “兵部?”宋子庸撇嘴,“我想去吏部。”

    “殿下让你去兵部自然有他的道理,吏部已经呈现饱和状态,哪有那么容易安插人进去。兵部侍郎可是二皇子的人,你可得替殿下争口气。”

    “行,那我就去兵部。”

    附属国使臣进京有专门的使馆居住,但各国使臣难得来一趟京城自然不会一直在使馆待着,总会出来走动一下,领略一下京城的风土人情。

    这人一多,摩擦也就多了,这不,揽月楼很快就引起了纠纷。

    叶询听到骚动走了出来,看到锦岸站在二楼看着下面,便走过去询问。

    “什么情况?”

    “女子之间的摩擦,听店小二说是那个女子将油水甩到另一个女人身上了。”

    叶询:“……”

    行柒柒很不爽,本来她看重的小相公跑了,她一路追来京城,结果把人给跟丢了。但好在她聪明,跟着空马车后面走了一段路,眼睁睁的看着马车进了太傅府。太傅啊,那是一品官,不是她这个小山贼惹得起的。虽然小相公没了心里难受,但她行女侠看得开,大不了回去再抢一个压寨相公就是了。那离开之前得先吃饱饭不是,她就进了这件看起来装潢挺好的揽月楼。听说是个清雅的歌舞楼,有吃有喝还有歌舞欣赏那当然很美滋滋。

    可二楼雅间已经满了,都是一些客人长期预定的,她就只能在一楼大堂坐着。坐着就坐着呗,没想到进来一群女人,一身香风扑鼻令她鼻子痒的难受,就打了一个喷嚏。彼此她正在啃一个鸡腿,顺手甩了甩手上的油,结果那些女人就说她把油甩到她们公主身上了。

    行柒柒赶紧起来看,为首女子蒙着脸,那双眼睛倒是挺漂亮。一身紫蓝色的裙子上的确有几点污渍,不过她穿的衣服可不是诛凰的衣服,看来不是本国的公主。

    行柒柒觉得是自己的错,就想着开口赔偿,没想到对方侍女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两,行柒柒就不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