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中秋夜宴身有孕
    见太子妃起身准备离开,行柒柒忙道:“等一下,那个……你这是,不打算放我回去了?”

    梧月桐转身看着她:“至少在西夏公主离开之前,你得在太子府待着。”

    行柒柒松了一口气:“太子妃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梧月桐意味不明一笑,离开之前经过雪梨身边,低声道:“想办法套出她相公是谁。”

    雪梨点头,表示知道了。

    梧月桐走后,雪梨走到行柒柒面前行礼:“柒柒姑娘,以后在太子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找雪梨开口。”

    “太客气了。”

    行柒柒就想逛逛太子府,雪梨自然陪她逛。除了太子府几个重要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可以去的。逛着逛着,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雪梨屈膝行礼,行柒柒却呆住了。凰止衍停下脚步,刚刚已经从管家口中得知太子妃带回来了一个丫头,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

    “在做什么?”

    “回殿下,这位柒柒姑娘想要逛逛,奴婢负责跟着她。”

    “安排住处了吗?”

    “还没有。”

    “安排在松香院。”

    “是。”

    凰止衍走之后行柒柒才回过神,一脸惊疑不定的指着凰止衍的背影:“他,他是?”

    “他是太子殿下。”

    行柒柒深吸一口气,京城的风水养人啊,女的一个个那么好看,男的一个个都不输女的,唉怎么办,不想走了。

    雪梨观察着行柒柒的表情,开口道:“你说你是追着你相公来的京城,你相公是哪户人家的公子啊?”

    “他是……”行柒柒话语一顿,眼珠转了转,道,“太傅你知道吧,太傅有几个儿子啊?”

    雪梨若有所思:“太傅有两个儿子,你的相公是太傅府的公子啊?”

    行柒柒正欲反驳,可一想到那辆马车进太傅府门房还给车夫打招呼她就觉得没有反驳的理由,只好点头。这下轮到雪梨惊讶了:“太傅两个儿子都超过三十了,你怎么找个这么大年纪的啊?”这行柒柒看起来也才十五六吧,三十多都可以做她爹爹了。

    没想到行柒柒比她更惊讶:“什么?三十多?宋子庸顶多也才十七八吧!”

    “宋子庸?”雪梨挑眉,“你说宋子庸是你相公,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他就是我相公,我们都三拜天地了!”行柒柒急了,“你为什么不信啊!”

    “宋子庸是太傅唯一的嫡孙,他的妻子必须知书达礼温柔贤淑,门当户对这是一定要的。你一无背景二无过人之处,太傅怎么会给他的宝贝孙子娶这样一个妻子?”雪梨的话虽然难听,但也不是假的。作为太傅唯一的孙子,他的婚事可不会马虎。

    可行柒柒不懂这之间的弯弯绕绕,她只觉得雪梨看不起她,不由得脾气也上来了,没好气道:“宋子庸就是老娘男人,是老娘亲手抢回来的!三拜天地过就差洞房了!不就是太傅孙子吗,再不济,老娘重新抢一回!”

    雪梨被她这一番言论惊呆了,一口一个老娘也令她大开眼界。她先安抚好了行柒柒的情绪,带她去松香院休息,立马匆匆去正仪院复命。正仪院内,凰止衍正在一旁看书,梧月桐在一旁看医书,两人互不打扰却也温馨。

    “太子妃,问出来了,她说她相公是宋子庸。”

    梧月桐惊讶的抬头,眼角余光也看到凰止衍同样有些惊讶。

    雪梨就将行柒柒之前的话简单概括了一下,梧月桐点头表示知道了让她先下去。

    太傅是标准的太子一派,所以宋子庸自幼就与凰止衍交好。

    “阿衍,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先说说你为什么把她带进府?”

    “我怀疑,她母亲是凤族的。但这丫头警戒心挺高的,我怕直接问她会有所防备,所以打算慢慢套话。”

    “那就先把她留着,留在太子府别让她出去,先套出话再说。”

    “好。”

    中秋宴在即,各府皆忙碌起来,到了中秋那一日,梧月桐盛装打扮。平日她都是做轻便装扮,这是头一次打扮得这么华丽。毕竟这是梧月桐嫁给凰止衍之后,第一次在附属国面前亮相。

    凰止衍走进来看着自己妻子,雪梨和白芍在为她整理长长的裙摆。不管是姿态还是气质,梧月桐都衬的起这一身装扮。

    待白芍和雪梨整理好裙摆,梧月桐偏头朝凰止衍一笑,道:“怎么样?”

    凰止衍伸手:“今晚必定,惊艳全场。”

    “这话我爱听。”梧月桐牵住凰止衍的手,如最初一般,牵着手两人就能并肩走下去,永不分开。

    中秋晏举办在御花园,可以边赏月边用膳。宴席周围灯火通明,十步一岗五步一哨。进宴席之前需接受层层检查,严格把关,不法分子轻易混不进来。

    待众人寒暄,互相落座,稍等片刻就有了太监传唱。

    “皇上到——皇后到——太子到——太子妃到——”

    今夜最重要的四个主角过来了,众人分分起身行礼。男女分席遥遥相望,中间过道上,一脸威严的诛凰帝牵着皇后欧阳氏的手,从中间走过,走到首位前回头。凰止衍牵着梧月桐的手站在过道上给两人行礼,之后落座。诛凰帝这才开口,让众人起来。

    梧月桐落座后面前出现了一杯果酒,偏头看着梧月槿没说话。梧月槿笑容娇羞:“姐姐,妹妹闻着这果酒香甜得很,你帮妹妹尝尝味道可好?”

    “自己不会尝?”

    “妹妹身子不适,不宜饮酒。”梧月槿说完抚摸着小腹,笑得一脸意味深长。梧月桐心中一沉,明白了。

    偏偏此时正是刚落座,正安静的时候,两人的对话不少人都听得到。林贵妃便道:“身子不适可有请太医瞧瞧?”

    梧月槿起身道:“回母妃,已经传过太医了,太医说瑾儿已经有了一月身孕,实在不宜饮酒。”

    有了身孕?这下不但是林贵妃惊喜了,就连皇上都心情很好的问了几句。毕竟是儿媳中第一个有身孕的,如果是男孩那可是长孙,自然很受重视。

    周围也是一片道喜声,其乐融融。

    梧月桐面无表情的看向对面的凰止衍,想看清他的表情。凰止衍依旧一脸温润的样子,好像此事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梧月桐垂眸看着自己素白的手指,其实她若想要孩子,作为神医的她怎么会没有办法呢,只是她目前并不想要孩子……可这只是她的想法,凰止衍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