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离开京城再波折
    这个中秋宴一波三折,不过好在是完美落幕了。宴会一结束梧月桐和白芍就不见了,这让皇后想留梧月桐说几句话都找不到人。

    梧月桐去哪了?当然是让白芍用轻功带她回马车了,再不洗眼睛她要受不了了。

    白芍给梧月桐配药,洗眼睛,心疼得不行:“你干嘛用辣椒粉啊,那样多伤眼睛。”

    敷上冰凉的药,梧月桐感觉好多了,没好气的摆手道:“事发突然,手边只有辣椒粉,没办法。还好眼泪流得多,不然眼睛得废了。”

    白芍叹口气,想想又有些好笑:“你是不知道,殿下说宿如雪丑的时候,她那个瞬间愣住的表情。恐怕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说她长得丑吧!”

    梧月桐勾唇,她一点都不同情宿如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仰慕太子,不就是想逼凰止衍同意赐婚吗?不过,她的男人真可爱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梧月桐都快睡着了,凰止衍才回到马车,将梧月桐揽进怀里,叹口气:“你啊,掉几滴眼泪不就行了,干嘛伤害自己。”

    “我这不是为了逼真一点嘛?对了!”梧月桐坐直身子,背对着他,没好气道,“招蜂引蝶的男人,不跟你说话!”

    梧月桐眼上缠着白布,看不到凰止衍在做什么,她也不是真的生气,就是想闹一下。但对方真的没动静她又有些不开心了,悄悄转回身子,正欲开口,却被人一把按在车壁上,厚重的吻就落了下来。

    马车动了一下,等在外面的白芍和萧御对视了一眼,又各自移开目光。

    萧御摆摆手让车夫将马车驾回去,他则和白芍走着回去。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路,最后还是萧御忍不住开口。

    “前段时间,多亏你的照顾了。”

    白芍摇摇头:“没什么,我哥打伤了你,我照顾你也是应该。而且,你能活下来,是主子的功劳。”

    萧御停下脚步:“你是你,秦睿鸿是秦睿鸿,我从未将你们混为一谈。”

    白芍看着他认真的眸子,突然读懂了些什么,忙移开目光:“天色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萧御苦笑,是不是他以前逢场作戏太多,导致白芍都不愿接近他?可是他,好像真的喜欢上这个丫头了。

    行柒柒在太子府待了这么久早就待不住了,虽然太子府很华丽,但天天逛也是会腻的不是?而且太子妃又不让她出门,她觉得甚是无趣。中秋宴一过,她就巴巴的跑到梧月桐面前说要走了。

    “太子妃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可是我该回去了,我的那些手下们都等着我呢。”行柒柒挠挠脑袋,不怎么会说话,夸人也只会说她是好人。

    梧月桐抬眸看她,道:“是太子府不好吗?还是府上的丫鬟没有尽心伺候?”

    “不是不是,太子府怎么会不好呢,只是我野习惯了,老是在一个地方呆着也太无聊了。”

    “行吧,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不拦你,雪梨,让管家给她准备一些盘缠。”

    “不用不用,我自己身上还有盘缠呢,我现在就可以走,真的太谢谢你了!”行柒柒朝梧月桐一抱拳,转身就走。

    梧月桐瞥了白芍一眼,后者会意跟了上去。雪梨说她只要一打听行柒柒母亲的事,她就顾左右而言他,要不就是转移话题,还一副懵懂的样子装得非常深。既然这样,再强留行柒柒,她只怕是要反感了。既然问不出来什么东西,那就将她放出去,看看宿如雪这条大鱼,会不会上钩。

    从太子府出来,行柒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太子府一眼,那一眼眸光有些复杂。有些挣扎,又有些愧疚。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离开太子府之后,她循着记忆来到了太傅府。门房还是那么精神,从大门打开还是看不到人。行柒柒有些垂头丧气,最后还是神情沮丧的走了。

    离开太傅府之后行柒柒又有些茫然,她虽然是山贼头头,可她那个山寨是临时组建的,打着劫富济贫的称号。那天抢宋子庸是个意外,那是他们第一次抢人。实在是宋子庸太好看了,细皮嫩肉的一股书香气。她没读过书,只是小时候在私塾窗台上趴过几日,习得一些字不至于做一个睁眼瞎。对于读书人,她是有些喜欢和羡慕的。其实她看得出来太子妃对她好,只要她愿意也是可以读书的,只是……

    行柒柒将匕首握在手里,母亲对她说过,只要打听她这匕首的人一定要远离,所以她必须离开太子府。

    行柒柒决定离开京城,继续说她的山贼头头。不过离开之前得先填饱肚子,行柒柒进了旁边一家酒楼,打算吃饱喝足了再租匹马离开京城。

    她点了一桌子菜吃得正香,突然出现几个人将自己围了起来。

    行柒柒放下鸡腿,看了一眼将自己围起来的人,没好气道:“没看到老娘吃饭呢,要饭也等老娘吃完了再说。”

    几人对视一眼,一言不发就出手。一只手刚碰上行柒柒肩膀,就被行柒柒一把抓住整个人甩了出去砸翻了一张桌子。吃饭的客人立马做鸟散状,小二一直喊着没给钱都没人理。行柒柒以一敌八,几人皆是赤手空拳。

    可很明显几人抓不住行柒柒,眼看她就要逃出去了,一个女声有些恼怒的响起:“废物!”

    接着一个黑影一闪,行柒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卸了一条腿,行柒柒惨叫一声脖子一痛,就被人打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行柒柒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柱子上,脱臼的胳膊软软的垂在一旁还没有接上,身边的匕首被拿了下来,正在一个女人手中把玩着。女人长得很漂亮,眼角下那颗痣很独特,这双特别的眼睛,行柒柒一下就认出来了,就是那个西夏公主,宿如雪!

    宿如雪把玩着匕首,微微挑眉:“醒了。”

    行柒柒冷冷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宿如雪也不介意,只是起身走到她面前,打量着她道:“你要乖乖配合,就少受点皮肉之苦。”

    “老娘皮糙肉厚,你什么都别想知道。”

    宿如雪笑了笑:“你应该只有十六岁吧,那么嫩的肌肤要是留下什么难看的疤痕,以后还怎么嫁人?你放心,我不杀你,我就想知道这匕首是怎么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