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当面行刺是挑衅
    其实此时的行柒柒和宋子庸第一次见她时有很大的不同,之前的行柒柒一股男人气,此时穿着青色罗裙,梳着简单的发髻就像一个邻家小女孩。宋子庸不由得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

    这下轮到行柒柒惊讶了,他居然会停下脚步不跑,果然太子妃说的是对的。

    两人略显尴尬的对视了一会儿,看着行柒柒殷切的目光,宋子庸无奈道:“行姑娘,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成为太子妃的妹妹,但有些话该说还是要说清楚的。两个人在一起讲究两情相悦,勉强不来的。”

    行柒柒眸色暗淡了几分,但还是带着希望:“那我们……可不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宋子庸挑眉一笑:“当然可以。”

    行柒柒愣愣的看着这个笑容,这是宋子庸第一次对她笑啊,笑得真好看,一个笑容就足以让她沦陷一生了。

    话分两头,西夏公主赐婚三皇子。宿如雪本来就是来和亲的,所以该带的东西该带的人都带齐了,三殿下也等着娶正妃,内务府该准备的东西也都准备齐全着。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皇帝一开心就将婚期定在了十日之后,西夏公主从驿馆出嫁。皇后派了两个嬷嬷上驿馆教导宿如雪皇室基本的礼仪,却被挡在了房门外面不让进去。

    宿如雪贴身婢女雪啼脸色有几分苍白的朝两位嬷嬷道歉:“嬷嬷们见谅,我们公主身子不适,所以起得晚了些,请两位嬷嬷上偏厅喝茶稍等片刻。”

    两位嬷嬷都是宫里的老嬷嬷了,当初皇后出嫁之前的礼仪都是她们教导的,哪里见过嬷嬷都来了,未来皇妃还没准备好的情况,不由得有些不满。

    “那就烦请公主快点,这皇宫礼仪可和你们西夏不一样,公主可只有十日时间准备。”

    雪啼好言让两位嬷嬷下去吃茶等待,这才回房。而本该躺床上的宿如雪此时却穿戴整齐的坐在梳妆镜前,雪啼站在她背后一脸焦急:“公主,现在怎么办?”

    宿如雪放在梳妆台上的手缓缓握紧,那力道像是想捏碎某人的骨头。她为何不出去见教导嬷嬷?并不是她猖狂。傻子都知道还没嫁进去之前就得罪皇后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她还不傻。可是此时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满是红点,触目惊心,这让她怎么出去见人?这一切都是拜白芍那一把药粉所致,所以她将仇恨全部放到了梧月桐身上。

    “上妆,粉厚一点没关系,只要能盖住红点就行。”

    “是。”

    之后两个教导嬷嬷就惊悚的看着宿如雪将自己的脸涂得惨白惨白的来学习礼仪了,也是两个嬷嬷教养好没有笑出来,这一脸面粉跟唱戏一样。好好一个美人,审美怎么就突然歪了呢。

    看着两位嬷嬷隐忍的笑意,宿如雪就当是在锻炼自己的忍耐能力了,今日受到的屈辱,她会十倍讨回来的。

    很快,十日时间眨眼就到了。作为大哥大嫂,梧月桐是要和凰止衍一起去参加婚宴的。

    梧月桐与三皇子接触不多,只觉得他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性子有些孤僻,对她这个大嫂还算尊敬。

    很快,新娘子接回来之后,两人之间牵着红绸行礼拜堂。梧月桐觉得有些口渴,所以拿起杯子正欲喝。就在那一刻,变故突生。一枚飞镖迎面飞来,眨眼就要射中她。

    梧月桐眨眨眼,没有动。飞镖到他眼前就被凰止衍接住了,面色一沉立马给甩了回去。一个丫鬟应声而倒,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白芍也在那一刻来到那丫鬟旁边想擒住她,没想到丫鬟已经当场死亡了。为了留活口,凰止衍用飞镖射中的是对方的肩膀,可惜飞镖上抹了见血封喉的毒药,所以她当场死亡了。

    见她死了,梧月桐忙查看凰止衍的手,他刚刚徒手接了飞镖的!

    凰止衍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对于不明飞镖他不会徒手接,刚刚用内力隔开了。

    这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众人反应过来那丫鬟已经死了。

    凰鹤君脸色很难看,毕竟在他的府上太子妃遇刺,他难辞其咎。

    “太子皇兄……”

    凰止衍抬手制止他继续说话,扶着梧月桐起身道:“明日给孤一个交代。”今日毕竟是凰鹤君洞房花烛夜,凰止衍也不好太过为难于他。而且对方是直逼梧月桐而来,目的很明显了。

    两人离开之后,留下心思各异的众人。凰景行将手中酒一饮而尽,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个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一眼,勾起一抹冷笑。一旁的梧月槿拂了一下小腹,只觉得有些可惜,梧月桐就这么死了该有多好。

    马车上,梧月桐感受着凰止衍的怒气。虽然他生气也很少表现出来,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气氛沉闷。但梧月桐知道,他气得不轻。

    梧月桐握住他的手:“别生气了,我知道是谁做的。”

    “她这是**裸的挑衅!”凰止衍将梧月桐抱在怀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宿如雪都敢让人行刺梧月桐,明知道凰止衍在旁边她行刺不会成功她还是这么做了,那个行刺的杀手还死了,死无对证。宿如雪就是明目张胆的告诉他们,当着你们的面动手,你们能奈我何?

    “好啦,气坏身子多不值得。”梧月桐摸摸他胸口给他顺气,“既然人家的目标是我,那就交给我来对付咯。”

    凰止衍低头看她,微微皱眉:“你不会武功。”

    梧月桐眉头挑的老高:“不会武功怎么了,我这一身本事,还怕保护不了自己吗?”

    凰止衍被她逗笑了,捏捏她的鼻子:“我让姒鸾以后贴身保护你,白芍在明,姒鸾在暗,不许拒绝。”

    梧月桐乖乖点头,这样能让凰止衍放心就行。

    再说三皇子府,宿如雪被送入婚房之后,三皇子就下去彻查了。

    宿如雪揭开盖头,一张小脸还是那么精致,脸上的红点也没了。梧月桐毕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徒,毁人容貌这种事她还真做不出来。白芍以前虽是杀手,但她一身毒术是梧月桐教的,自然狠毒不到哪里去。

    雪啼有些紧张:“公主,殿下会不会查出来?”

    “查出来就查出来,难道我会怕他不成?”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推开了,凰鹤君面无表情的站在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