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莫大羞辱新婚夜
    雪啼一惊,忙行礼:“殿下。”

    凰鹤君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宿如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淡至极。凰鹤君冷笑:“是你派人行刺太子妃?”

    宿如雪没有说话,也可以说是无视他。

    凰鹤君走过去,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他。

    “我不管你是公主还是女皇,进了三皇子府,你就给我乖乖趴着!如若不然,我就让你成为诛凰建朝以来,第一个被休弃的皇妃!”

    雪啼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皇子哪有省油的灯,触到了他的底线,分分钟变成野狼咬你一口。凰鹤君将宿如雪甩在床上,转身出了婚房。新婚之夜明目张胆的让皇子妃独守空房,也算是莫大的羞辱了。

    宿如雪气得双眸通红,狠狠捶着床榻:“影子!出来!”

    一道黑影落在床后面,悄无声息。

    宿如雪指着外面:“去,杀了他!”

    影子一句废话没有正准备出去,雪啼忙拦住他:“不要啊,公主冷静啊!这里是三皇子府,我们杀不了他的!”连太子妃身边的丫鬟白芍武功都那么高,更何况是三皇子。三皇子母妃也是仅次于贵妃的贤妃,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公主行刺丈夫失败,不但会被休弃,怕是连命都会没了。

    屋子里的动静完完整整的传到了凰鹤君耳中,后者闻言只是冷笑:“找个机会将那个影子除掉。”

    “是。”

    他倒要看看,这个西夏公主,没了依仗,还能高傲到哪里去!

    参加完喜宴梧月槿回到二皇子府,喝了一口熬了许久的汤,只觉得身子有些凉。不由得开口:“殿下去哪了?”

    秋菊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殿下去了花姨娘那里。”

    梧月槿一愣,脸色有些难看了。这个花姨娘是最近刚进府的,听说是江南有名的歌姬,白少晨献给凰景行的。这个歌姬一副清高的样子,对梧月槿一点都不尊重,这令她很是恼火。可偏偏凰景行就喜欢这种调调,着实令她生气。

    越想越气梧月槿忍不住拍了一下一旁的桌子,这一拍倒是令她肚子疼了起来。

    见她脸色发白,秋菊忙上前担忧道:“娘娘,您怎么了?”

    “快请大夫,我好像动胎气了。”

    “快来人啊!快去请大夫!”

    院子一下变得手忙脚乱,大夫被匆匆请进来,面色有些奇怪。秋菊会意,将闲杂人等皆打发下去。

    梧月槿躺在软塌上,面前用纱帐隔开,手腕上放着一块丝帕给大夫把脉。大夫把完脉之后深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梧月槿淡淡道:“赵大夫只管开口,本皇妃恕你无罪便是。”

    赵大夫摸摸胡子,道:“皇妃娘娘母体余毒为清,孩子只怕是生不下来。”就算生下来,也只会是死胎。

    梧月槿脸色刷的惨白,什么叫余毒未请?她什么时候……不对,梧月槿想起来了一件事,她未出嫁之前是中过毒的,那段时间她瘦的不成人形,她体内的毒并没有完全祛除是吗?所以,她的孩子也留不住?她盼了多久才盼来这个孩子,现在全没了,全没了!

    见皇妃情绪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秋菊强压下心底的担忧,面无表情的对大夫道:“赵大夫,今日你给娘娘请平安脉,结果是母子平安,知不知道?”

    赵大夫低头,一时没有说话。

    “如果从你这里传出什么风言风语,你那六岁的孙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赵大夫浑身一抖,忙跪下来表忠心。皇室斗争何其惨烈,他一点都不想牵扯进来。

    见赵大夫还算识相,秋菊满意点头送人出去,回来之后梧月槿的情绪也渐渐平稳了。

    “娘娘,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梧月槿红红的眼眶透着疯狂,“自然是在梧月桐身上讨点利息回来!”如果不是梧月桐,她的孩子怎么会保不住,说来说起都是梧月桐……

    “阿嚏——”

    梧月桐打了一个喷嚏,觉得有人在背后骂她。行柒柒好笑的问她,道:“为什么是骂你不是想你?”

    “你不懂,京城骂我的人绝对比想我的人多。你刚刚说,你要去做什么?”

    “宋子庸要去荆川查案,我想偷偷跟过去。”

    “去吧,注意安全。”宋子庸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了兵部侍郎苏文庭的把柄,但此事还需要他亲自去查证一下。

    荆川离京城不远,出了京城北门过了几个小镇就是荆川了。

    这可是宋子庸进兵部办的第一件事,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他连夜带上小厮出了京城。行柒柒在得到消息之后,请示了梧月桐,也跟了过去。

    一连几日过了平静的日子,梧月桐一点都没有闲着。由锦澜负责的信息网已经遍布京城各个角落,如今她手下有了十个机灵的孩子,终于不用事事都亲自过目。虽然这些小乞丐接触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这些柴米油盐中也可以得出很多东西。锦澜打算将信息网扩散出京城,日后建立起一个完善的组织机构。梧月桐知道了她的目标表示很赞同,让她尽管放手去做,资金方面完全不用担心。

    就在梧月桐忙得不可开交之际,一道请帖送进了太子府。

    游湖?

    梧月桐抽抽嘴角,当场就想将请帖给撕掉。这群人吃饱了没事干可以游山玩水,可她很忙的好不好?再说了,大冬天游什么湖啊?

    请帖是九公主凰清霜派人送来的,皇室中没出嫁的公主也只有她了。这次游湖还请了不少人,梧月槿和宿如雪都请了,皇家三位新妇,她不去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去就去吧,正好她想跟宿如雪讨点利息。

    这一日,风和日丽。

    京城护城河上停了一座精致的画舫,处处彰显着皇室的奢华。因为这次游湖的人皆是大官女儿,还有几位身份高贵的皇家女子,所以皇城军早早将画舫围了起来,将那些闲杂人等隔开。

    梧月桐从马车上下来,雪梨给她披上了披风。入秋了,河边还是有点凉的。梧月桐看到画舫上人影憧憧,还是想感叹一句,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早有宫女看到了梧月桐的下了马车,忙迎了过来。

    “太子妃来啦,公主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梧月桐点点点头,带着白芍和雪梨上了画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